文/博亞諾夫斯基;譯/彭菲菲

太陽光就像身體內部的一座時鐘,視季節調整身體細胞。無論是陽光的強度、亮度以及色溫對細胞都具有影響力:「冷色」的白光比「暖色」的黃光更能驅動身體細胞,而傍晚時的那種微紅的太陽光則可讓細胞寧靜,因為光線觸發生產激素,而激素可以平衡甚至改變情緒。沃西伯格證實「它(陽光)會影響我們對調情以及談情說愛的意願,並且影響我們對性行為的需求。」只不過不會影響成激情。

不僅是陽光,暖和的氣溫也讓人容易與他人親近。有名的「囚徒困境」[1]實驗多少可以應證這個主張,有研究員在二○一三年運用特別的方式模仿這實驗。當時研究員告知志願受測者,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認定他們應該被拘禁,但是只要這些受測者能合作幫「同房的牢友」作證,對方就肯定可以少一條罪。實驗過程中有些參與者的雙手被溫熱過,有些則沒有。實驗結果顯示,手掌有被溫熱過的參與者比起那些沒有的,更願意合作幫助「同房的牢友」。其他許多實驗也都證實溫暖似乎可以促進合作。另一份二○一四年的項實驗報告指出,諸如一杯熱茶也能增加人的同情心。

當人的身體遇熱時,靜脈血管會擴張,血液流動較緩慢,心臟需要更強的馬達,而人需要更多的氧氣,因此身體會變得相當疲憊和無力。根據調查結果顯示,人的滿足感在氣溫過熱時會因而下降。另一項針對荷蘭青少年所做的調查顯示,青少年在盛夏時期會覺得周遭的「敵人」比「朋友」來得多。科學家用老鼠在實驗室進行的試驗結果,有助於解釋何種生物因素會造成這種懷疑。動物在非常溫暖的環境中,會減少排卵,同時會顯得煩躁不安。生物氣象學家對住在每個地區的人民設定所謂的當地最佳氣溫,也就是身體費最少力去調節相對體溫的氣溫,這對於中歐人而言,最佳氣溫是攝氏十七度在陰涼處,陽光可提升幸福感也是不容諱言的。

「秋天時情況則剛好相反,我們的心情隨著黑夜時段的增長,特別是在氣候惡劣的十一月份時,往往會感到壓抑,同時情緒也相對低落。」沃西伯格如此表示,此時身體會再次產生更多的褪黑激素。因此研究員推薦人們到戶外散步,使人感到振奮,而這不單只適用於陰鬱天氣時。秋冬時節人們只要有三十分鐘的戶外活動,就有助於產生足夠的血清素,提升情緒。

然而,天氣對心情的影響仍然是有限的,相較其他也會影響生活的因素,天氣只能發揮次要作用。根據德國和美國的長期研究顯示,壓力、個人遭遇、睡眠障礙或其他生理問題,通常會抵消天氣對心情的影響。因此,專家認為所謂的天氣症候(biowetter)不具絕對而只會有相對影響。儘管許多德國人聲稱自己對天氣變化敏感,但是內心煩躁、頭痛或緊張的狀況,通常也不能完全歸因於天氣變化。即使像阿爾卑斯山著名暖風(Alpenwind Föhn)[2]會引發頭痛現象,也沒有得到科學證實。

專家們並非全盤否認天氣會影響人們的感受。然而,許多人對相同天氣的反應卻大相逕庭。目前為止,我們只能明確指出少數幾個具直接影響的天氣因素:

  • 花粉引發的過敏反應。
  • 過度的紫外線輻射會損害皮膚細胞。
  • 臭氧會引發呼吸道問題。
  • 「綜合溫度熱指數」(thermische komplex)會影響身體:溫度、濕度和風提供熱或冷的壓力,甚至在極端情況下會導致心臟病、風濕病或失溫狀況。

令人感到棘手的是要如何分辨哪些影響是相關的,因為影響身體的因素太多了;研究員在此用了共振效應一詞,指的就是風、濕度、溫度、壓力、空氣化學或輻射同時起作用。無庸置疑的是,天氣共振(wetterakkord)結合所有因素是會影響人的,但形成的效應卻又往往令人感到費解。

談到愛情生活,冬天的天氣似乎讓人能有許多發揮的空間,而經由實驗證明,人們也的確傾向在寒冷的季節選擇觀看浪漫電影。二○一四年時還有另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實驗結果顯示,冬季時女性只會在排卵期期間選擇紅色或粉紅色的衣服,而紅色和粉紅色被認為是激發性慾的顏色。寒冷季節中除了有令人驚豔的交配喜悅,還藏有更多的祕密。

藝術家也會用浪漫的眼光關切天氣。下一章會透露畫家如何不經意地記載了氣候史。

註釋

[1]「囚徒困境」是一九五○年美國蘭德公司的佛雷得(Merrill Flood)和德雷希(Melvin Dresher)提出,之後塔克(Albert Tucker)以囚徒方式闡述,並命名為「囚徒困境」。兩個共謀犯罪的人被關進監獄,但是被分發到不同牢房也無法串供。如果彼此互不揭發對方,則雙方會因為罪證不確定,各坐勞一年。假若一人揭發,而另一人沉默,則揭發者會因功獲假釋,而沉默者則會因不合作而入獄十年。假若彼此互相揭發,則兩人會因證據確實,都將求刑八年。由於囚徒無法信任對方,因此傾向於互相揭發,而不是同守沉默。

[2]根據世界氣象組織的定義,Föhn 通常是發生在山的背風面下山時,感受到的一種溫熱乾躁的風。

※ 本文摘自《天氣製造愛》,原篇名為〈天氣讓人有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