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雖然沒什麼信心,但她仍準備了幾個禮拜,然後開始在電腦鍵盤上頭敲下文字;看見自己腦中的幻想開始凝成螢幕上的句子,感覺十分奇妙。第一回的連載進度沒遇上什麼麻煩地如期寫完,第二回也一樣;她漸漸覺得,自己似乎真的能寫小說。

可惜小說的標題太普通了點。下次要想個更吸引人的名字才行。還有下次咧;她在心裡輕笑,但隱隱覺得這不是妄想。

她的小說,叫做〈我們和他們〉。

※ 

遙遠的銀河彼端有兩顆行星,一大一小,形成一個雙行星系統,繞著一個位於兩星之間的重力中心──亦即質心──彼此運行。較大的行星叫「鈉」,較小的行星叫「鈦」,鈉星政府一直宣稱鈦星是鈉星的衛星,但許多鈦星人並不這麼認為,他們舉出大量實證,表示鈦星自古就是顆獨立行星。

事實上,鈉星政府之所以會有這種說法,主因並非天文學中對「行星」和「衛星」的定義問題,而是鈦星上頭目前主政的政權,早先曾經統治過鈉星。

大約半個世紀前,鈉星政權內部發生鬥爭,原來是各個領主之間爭奪共主位置的政治拚鬥,後來愈演愈烈,擴大成慘烈的內戰。連年內戰讓平民苦不堪言,終於有人看清:自己沒有必要為了封建社會特權階級的權力鬥爭賣命;以「權力共享、利益均分」為中心思想的民間力量開始崛起,挑戰特權階級的統治地位,又經過數年戰爭,民間力量獲勝,奪得鈉星政權,殘存的領主勢力被迫流亡鈦星。

兩星政權隔著太空,剛開始還偶有相互攻擊,但不久之後就兩方政府就發現:整頓自己的行星才是首要任務。於是戰鬥少了,建設多了,兩顆行星開始各自發展。

令人意外的是,鈉星上的新政權雖然主張「權力共享、利益均分」,但卻在取得統治地位後,迅速成為一個表面上主張全星共榮,實際上遂行中央集權的政治體系;而流亡到鈦星的鈉星領主們則彼此整合,先建立了一個不大牢靠的封建政體,再經由原生種鈦星人及鈉星異議分子的長年衝撞協商,漸漸形成近似全民皆可參政的民主體制,主政階級不再專屬於鈉星人,而鈉星人與鈦星人通婚產生的後代,也漸漸認定鈦星就是自己的母星。

也就是說,先前因為理念不合而終於分隔兩星的政治體系,後來的發展卻朝著當初自己反對的那個方向前進;而在不相聞問數十年之後,兩個行星上的住民開始一點一點地重建關係。

首先是兩方政府開放探親,再來是逐步開放商業互動。商業活動日漸頻繁之後,對交通便利的要求也就多了;交通管道日漸便利之後,流竄在兩星之間的犯罪行為也就多了。

事實上,在兩星政權仍然不相往來時前往鈉星,可以用犯罪所得享受奢華的生活,鈉星罪犯甚至可以劫持星際飛行器光明正大地在鈦星降落,接受鈦星政府的諸多禮遇,成為鈦星政府宣傳鈉星政權種種低劣落後行徑的宣傳明星。

※ 

這是她對於故事場景的原初想法,關於兩星的地貌資源、發展經過、社經力量和彼此之間相互牽制又相互試探的情勢,她愈寫愈多、愈寫愈細,也愈寫愈有興緻。但她明白,光是這些場景設定,還無法構成故事,得要有足夠分量的事件發生,才能產生情節。

男友從那些蒐集大量推理謎題的書本裡頭找出幾則,綜合在一起,變成一個多人命案。她本來覺得這樣太複雜了,自己應付不來;但男友告訴她,這些謎題的線索都不困難,多來幾個看起來才夠分量。

「而且,」男友告訴她,「妳可以讓命案發生在其中一顆行星上頭,讓那顆行星的警察去查案子,找到所有證據,但沒法子破案。」

「啊?」她不明白。

「然後,警察把線索告訴另一顆行星的偵探,」男友續道,「這個偵探聽完線索,就把案子解決掉。」

「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說過了,這是最適合妳的推理形式;」男友回答,「這種模式根本就是為妳的場景量身訂做的啊。」

※ 本文摘自《FIX》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