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曉嫚

宋良韻拎著一袋手搖杯,邊拭汗邊在虛掩的鐵門口踢掉水鑽涼鞋,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進這層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新室友──林瑋書正俐落地指揮工人該將一二三四號書架配置到何處,宋良韻呼了口氣,虧林瑋書大學畢業後職場爆肝八年餘,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竟還有力氣捎上這許多不是錢的紙張。

奉長輩命令來協助姐姐喬遷的林道儒,手足無措地站在紙箱八卦陣之外,宋良韻塞給他一杯多多綠茶半糖少冰,讓這位插不上手的靦腆男孩,至少能插上一句話:「謝謝。」

宋良韻抬了抬眉毛,她工作場域遇到的男性幾乎不道謝,也不會臉紅,經紀人、看櫃檯的行政以及負責跑腿的老弟小弟,對小姐的溝通都是用虧的:「這件衣服好可愛啊,可愛到客人不會介意你嘴巴這麼機掰,就直接點你了。」

前來模擬選妃、淋浴完後赤裸裸趴在按摩床上,等待小姐來翻面的客人們則是千奇百怪,有的沉默異常,有的之乎者也掉書袋,有的會滑手機看猥褻的幼女ACG圖片助興,也有不少喜歡叨叨絮絮,或問各種經典的蠢問題:「你為什麼要做八大?」「你媽知道你在當小姐嗎?」「你幫我做都不會爽嗎?!」

客人們拋出廉價的關心,無非不是要凹個免費的乳交口爆顏射內射,一名五十歲的阿伯堪稱奇葩,「妳不覺得,我的老二很漂亮嗎?」昏暗的燈光下,他捏著自己老二,洋洋得意地獻寶:「粉紅色的、又乾淨、形狀又好看、大小又適中,多少小姐想騎上來我都不讓她們騎,萬一弄髒了怎麼辦?」

「……」阿伯看自己的屌越看越美,宋良韻覺得自己已讀不回很給面子了。

「妳看到我的老二,都不會想騎上來嗎?」

這是宋良韻聽過最刷下限的騙炮臺詞,但她仍甜笑著回應:「真的耶,你這麼一說,它真的是很漂亮,要不要我拔下來送博物館參展?」

其實鬼扯嘴砲些什麼不重要,不說謝謝也不重要,出來玩就別忘了帶錢,千百句謝謝,不如從口袋裡掏出小費上道。

「你看我一身邋遢又沒化妝,但是去飲料店的路上,居然還可以遇到痴漢。」

「欸?!」林道儒這才正面轉向披掛著粉紅色薄開襟外套的宋良韻,即使已被允許打量個夠本,他的眼光還是立刻從低胸細肩帶的乳溝間彈回宋良韻臉上,沒來得及欣賞她的韓版寬褲、腰臀比○‧七的致命曲線,呵呵,是一本正經的男孩啊。

「上帝給男人兩個頭,血液只夠一個地方用。」忙著挪移家當的林瑋書,多年財金記者的訓練讓她成為優秀的逗點,比口齒笨拙的弟弟還有餘裕men’s talk:「那痴漢沒對你怎麼樣吧?」

「是沒怎樣,就是嘴砲多少錢給不給上,我叫他滾一邊去,別來煩我。」見林道儒瞪大了眼,宋良韻回以一笑:「我的才華就是吸引痴漢,但叫我真的給上?呷咖麥耶。」

這份輕描淡寫讓林道儒更不可思議,林瑋書指著紙箱山的頂端,一個被麥克筆龍飛鳳舞寫上「清潔工具」四個大字的箱子:「弟,幫我打開那一箱,我需要抹布。」

宋良韻正要伸手去拿,「我來就好。」林道儒急忙將飲料放到一旁,終於有個明確指令讓他捲起袖子,「怕你弄髒。」

「沒關係,這件舊外套不怕髒。」

宋良韻的粉紅外套袖口起了些毛球,這件二手衣是從另一名小姐手上接收過來的,外出能預防曬出肩帶痕、冷氣房內又好保暖,扔了可惜,宋良韻便不客氣地從休息室的垃圾桶中將它撿回家,洗一洗又是一件好衣服,大經紀人最看不順眼她這從少女時代養成的窮酸氣,總是咕噥:「一個月賺多少錢的女人,還穿得跟乞丐婆一樣?」

「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幫你姐搬家?」

「剛好休假。」

「然後老爸老媽堅持要他來。」林瑋書顯然不太高興弟弟來充當爸媽的眼線,檢視她未來一年會待在什麼樣的環境,一邊當自由接案寫手一邊養病:「我可是全能極限搬家王耶!能自己搞定的好嗎?你好不容易休假,不是應該去約會?」

「呿,跟誰約啊。」

瞧林道儒被虧得訕訕地,宋良韻笑著答腔:「你做服務業?」

「呃……算是吧。」

「算是?」

「第一階段快結訓了,再一陣子要去實習。」

「連鎖店嗎?是餐飲?服飾?」宋良韻心想,做服務業臉皮卻這麼薄,以後可有他好受了。

「都不是。」林道儒搔了搔臉頰:「……是警察。」

「什麼?!──」

宋良韻驚叫,只差沒加上京劇甩頭騰騰騰倒退三步,真是可悲的本能反應,畢竟做八大行業便注定得跑給條子追。昏暗的美容室遮掩小姐厚重的妝容、鬆弛的小腹或下垂的臀部,客人們則在幽暗中釋放自我,每回燈光大亮,就是警察登門臨檢了,大家像被遙控器按下快進一般,滑稽地八倍速套上衣服,搜查哪裡掉了胸罩內褲保險套,確保包廂內的尺度是普遍級,好避免大夥兒全被招待到警察局半日遊,「公司」方面有一份耳提面命的教戰守則,「我們都是做純的,今天來按摩的是熟客,我就多給他一些殺必死……」而眼前不過是隻將跳出條子育成所又容易臉紅的菜鴿,都足以把她嚇得寒毛倒豎。

比起宋良韻,更侷促不安的反而是林道儒:「啊啊,看來這個職業的社會觀感真的滿差的。」

「不不不,不是那回事!」宋良韻連連搖手,慶幸林道儒道行淺,沒看出蹊蹺:「瑋書說你是念師範大學的,我還以為──」

「到處都是流浪教師,有開缺的學校都是代課,當萬年代課不是辦法啊。」

「小韻你吵死啦──」

隔壁房間的門忽然打開,飄出冰庫一般的冷氣,夾帶陳年煙草味混合香水味,凍得林道儒打哆嗦,一名蒼白的紙片女子裹在絨毛睡衣中,一雙鳥仔腳踏著繡花的羊毛止滑室內拖,她瞇著一雙大眼,盯著手上的iPad Pro,在叮叮噹噹的遊戲配樂中,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高速滑個不停。

「哇靠都幾點了?Tiffany你睡到現在──」宋良韻顧忌一旁的林道儒,才把「是來得及做頭髮化妝打扮去上班嗎」吞回去。

「今天新室友喬遷捏!我要跟公司請假,等一會叫個外賣吃吃。」Tiffany頭也沒抬,又將門關上了。

宋良韻吁一口氣,Tiffany那一掛酒店妹最近瘋一款手機遊戲瘋到不要不要的,正式名稱不知道是叫什麼傳說,還是什麼對決的,打一個回合要十幾分鐘,玩到妹子們被點了檯,仍拖拖拉拉不肯出休息室,被偷時間的客人自然是抱怨連連,酒店方面隨即下了禁玩令,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十六歲就下海的Tiffany,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遲到一分鐘扣五十元,換算一小時就扣錢三千元,遲到兩個小時,酒店就會要求小姐自買全場,一天不進公司的大框要萬把塊,這時Tiffany手機裡存的一長串恩客名單就派上用場了──

「大哥~Tiffany今天頭好痛、身體好不蘇胡,沒辦法去上班,但是經紀人好凶喔T_T奪命連環摳人家去公司」

「踢昏你妹妹還好吧」

「沒精神的Tiffany不能見人啦,大哥救救人家O_Q包人家今天嘛,人家下次放假時補償你~」

「好喔,但是今天哥哥沒空捏」

「今天人家醜醜不好看,感冒好了就補償大哥,放假一起出去玩~來,打勾勾嘛」

「打勾勾,約好下次囉,妳就在家好好休息」

「謝謝~~~下次來店裡玩,Tiffany請大哥桌面和果盤喔<3>
Tiffany倚著枕頭冷笑,幾通撒嬌簡訊,就有冤大頭甘心一面不見,捧著白花花的銀子替她填坑,如此還不蹺班玩個夠本,對得起誰?

※ 本文摘自《性感槍手》,〈1. 穿越來的女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