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羅怡君

每次跟家長聊到內向小孩,一定會有人提問:「要怎麼鼓勵內向的小孩,才可以讓他比較……?」這句話的後面可以接「勇敢」「開朗」「積極」,或是任何家長希望改變的方向,但不論是哪個詞,都讓人感覺當個內向小孩,人生注定有些灰暗。

事實上並非如此,他們的人生之所以感到灰暗,說不定正是我們這些外向人造成的。回想一下讚美孩子的內容,有沒有任何是他行為背後的初衷?而不是因為他做了哪些「有進步」的事?每個孩子都需要鼓勵,不分個性內外向;每個人也都需要得到肯定,無關乎年紀大小。正向的言行互動能提升人的自我價值感、產生正向循環的力量。內向小孩並沒有比較特別,只是我們鼓勵別人的「招式」,絕大多數都是外向者會喜愛的方式,比如說:「你想不想去玩這個?你看大家都玩得很高興耶!」「我覺得你畫得很棒耶,要不要參加學校比賽?」

這些看似鼓勵或讚美的話,就像開車開錯方向,油門加速得再快、再賣力也只是離目標愈來愈遠,內向者聽來不僅覺得無關痛癢,甚至有可能因此感到不勝其擾。反而會因為感受到過度期待而更顯畏縮:「原來媽媽想要我玩這個,但我不想跟大家一起玩遊戲怎麼辦?」「去參加比賽要是沒得名怎麼辦?比賽題目要是我不會畫怎麼辦?」內向孩子就像含羞草一樣,稍稍碰觸就急忙閉合起來,好不容易開啟的話題又瞬間冷卻。叫我們做父母的該如何是好?

以我自身經驗來說,幾次下來後,我試著重新調整視角、放慢速度,仔細在生活裡觀察妹妹「原本的樣子」,明確表達對她的欣賞和疼愛,這一切才突然有了驚人的轉變。

用不完的面紙是對家人的細膩觀察

一向不喜歡引人注意的內向者,任何動作都很低調,即使是為他人付出也不著痕跡。我這個當媽媽的喜歡換包包,但是裡面的小東西像是護唇膏、面紙常常忘了一起換,只是也從來沒缺過,一直都用得很順手,直到有天突然驚覺怎麼面紙都用不完?才知道原來是妹妹默默觀察後,因為了解我迷糊的程度,會細心地定期在不同包包裡補齊面紙。

她把每個家人的喜好記在心上,跟著爸爸出門採買生活用品,彷彿腦中有個雲端資料庫一樣,精準地補齊各自常買的品牌和口味;再大一點,知道媽媽出門常常丟三落四,便主動補位的拿鑰匙、詢問媽媽手機帶了沒;媽媽一兩次忘了帶錢包之後,她隨身也都會放些零錢在身上了。

你也曾經得到這樣的照顧嗎?或許你的孩子會主動幫忙提東西、在你生病時惦記著你、關懷著你?提醒你吃藥?當下讓你覺得感動的每一刻,你都有對孩子親口說出自己的感受嗎?

目標具體化逐步拆解壓力

內向孩子有重視承諾的一面,既不希望自己食言,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再加上容易負面思考、盡往壞處想,可以想像他們心中巨大的壓力。

願意接受壓力不代表有「抗壓性」,過大壓力對身心發展無益,但適當壓力卻能轉換為成長動力,這中間的差異便是懂得將壓力拆解成具體任務,透過逐步達成階段性目標降低壓力帶來的焦慮,進而完成最後的任務。

以上台說話為例,我們鉅細靡遺地一一列下上台前該有的準備工作,從找資料、分段寫稿、分段背稿、整篇順稿默背、加上簡單動作、走位,每一個小步驟搭配時間做成表格,把小小的「目標」視覺化,孩子知道怎麼努力,就能把注意力放在完成每件事情上,而不只是憑空想像徒增恐懼感。

安排進度表時一定要拉長準備期,甚至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有「檢查點」,以防進度落後造成另一種挫敗焦慮。年紀小的孩子還無法自行拆解各項任務,非常需要大人一起討論引導,正如前面所言,一旦進入任務執行,更能發揮內向孩子自律、重承諾的特質,讓他們從中再次肯定自己的本質。

你太快了,所以看不見我的好

還記得金城武那支膾炙人口的廣告詞:「世界愈快,心則慢」嗎?花蓮鳳林小鎮也以「慢食」(slow food)與「慢活」(slow living)的條件通過審查,成為國際慢城組織(Cittaslow International)會員。刻意的「慢」對應日常生活加緊步伐的「快」,彷彿警醒著我們愈做不到的事,就會愈容易引起廣大的共鳴,想想我們內心真的充滿矛盾。

這種個人與群體節奏的矛盾也延伸到生活和教養裡:我們明知道需要花時間等待孩子成長、需要給孩子時間摸索,但又偏偏「等不及」的出言指導、插手協助,各種明的暗的引導,就是巴不得孩子盡快適應環境、完成我們認為該有的進度。

當心思細膩、言行謹慎的內向者,處在什麼都想有效率、快速省時間的社會裡,高速運轉的結果就像顆快速耗電的電池,一下子就消耗殆盡,別人不是以為這顆電池有問題,就是認為這顆電池應該被淘汰,直接換顆新的「比較快」。

但說真的,內向者到底有多「慢」呢?我永遠記得有一次妹妹對我大吼:「不是我太慢,是妳太快!」當頭棒喝!對啊,為什麼不是檢討是否是我太快,而是檢討她能不能再更快?當時我們母女倆就像日本綜藝節目裡的紅白大對決,一邊守護慢的意義、一邊彰顯快的價值;「快」與「慢」本來就是相對的概念,只有「時間」才是客觀的絕對值,所以我們決定用計時器互相記錄生活的爭執點,再來討論誰太快誰太慢的問題,結果如何呢?吃晚飯二十分鐘、洗澡約十五分鐘、刷牙最快三分鐘、寫功課看狀況,平均大概一小時內結束……。我看著這紀錄說不出話來,從客觀看來一切都很合理,為什麼我會覺得她慢呢?

妹妹在一旁慢條斯理地開口:「媽媽我跟妳說,妳心情不好的時候我會變慢、妳寫稿寫不出來的時候我會變慢、還有妳想睡覺的時候我也會變慢……。還有其實我都知道每天要做什麼,可是妳每次都會事先提醒我,這樣就變成好像我很慢、或者都是妳說了我才做的感覺。妳太快提醒了啦,等我忘了再說嘛。」

是啊,似乎是我自找麻煩。如果我不急不趕,就不會忽略孩子的自律,而認為都是我一再提醒;如果我不急不趕,就不會忽略孩子正用自己的節奏完成事情;

「妳說的沒錯,是我太快,太快的後果就是看不見妳的好了,對嗎?」

「慢」得有意義

另一方面,即使我不得不承認妹妹是個極為自律的孩子,她的「慢」還是展現在其他地方:比如對他人建立信任感的時間、某些新領域的學習,或是對任何變動的調適,相對來說,她都需要更多時間。

外向的孩子活潑大方、不吝於表達,但對內向的孩子來說,僅僅是練習開口,可能就要想方設法、練個一兩年後,才敢與人眼神接觸,並自然地開口說謝謝;光是不怕眼睛被水弄溼、洗澡時頭臉碰水不害怕,前前後後也花了三年的時間來適應;更不用提教她一兩年的眾多學校、才藝班老師,在她心裡真正信任的也只有一位而已;還有伴隨學校生活而來的同儕人際關係,好不容易看似發展順利的時候,又因紛沓而來的種種評價感到挫折,而回到原點。

若用「速度」作為評估指標,恐怕這就是別人眼中標準適應力不太好的小孩。我們通常沒有耐心細看他們在「蘑菇」什麼,甚至會認為他們的煩惱都是庸人自擾,而急忙獻上各種策略、方法,想「拉他們一把」。然而若把這個「慢」當成「釀」,就能發現內向者正透過這些「蘑菇」的過程,展開「認識自己」的探索之旅。

因為謹慎,他們體會過無數次恐懼時刻;因為不善於說不、他們經歷過無數次硬著頭皮上場;因為感受細膩、他們每天都在跟別人的眼光打仗;因為不想吸引別人注意、他們隨時都得想辦法讓自己更低調……。若我們能陪著孩子正視這些時刻,就能培養出極具優勢的能力和韌性。體會過無數次恐懼時刻,因此知道如何安撫自己的心;經歷過無數次的硬著頭皮上場,因此學到如何控制自己的恐懼;每天都在跟別人的眼光打仗,因此學會活得自在;隨時都得想辦法讓自己更安全,因此更習於觀察和思考……。

只要我們懂得「慢」的意義,就不會認為只有快才是唯一價值,當內向孩子獨處時,那是他們穩定內心的重要時刻;那些「混亂又豐富」的各種思緒,給他們帶來認識自己的重要禮物;這些看不到、無法評量的抽象能力,才是我們尋尋覓覓想要找到的獨一無二。

想要「釀」出一瓶好酒,時間絕對是關鍵因素,等待是必要的功課,我們絕對不會嫌太慢的,不是嗎?

※ 本文摘自《愛,我的內向小孩》,原篇名為〈內向小孩在家裡〉,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