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秀妍(이수연);譯/邱淑怡

《祕密森林》的一切,源於倒臥在黃始木檢察官面前的一具屍體。年幼時經歷腦部手術的副作用,使他失去絕大部分的情緒感知。始木原想憑藉他慣常的理性思考解決案件,但情況卻逐漸走向完全無法預知的地步。隨著調查內容愈來愈深入,具有殺人動機的嫌疑者也愈來愈多⋯⋯這群人之中,究竟誰是兇手?

始木與韓汝珍刑警在眾多嫌疑者中,鍥而不捨地追查真兇,正是《祕密森林》的故事主軸。而另一件重要程度與追緝真兇的主軸不相上下的事,則是這樁案件所呈現的意義。犯人的身分固然重要,但犯人為何要這麼做?讓這麼多人流下鮮血,究竟有什麼背景?而這個背景對所有的登場人物,又有什麼影響?最後,在這個時代看著這齣戲的觀眾們,又會得到怎樣的省思與感悟……?

一開始看起來相當缺乏人情味、冷漠的始木,和溫暖善良的汝珍持續交流,這之中產生的微妙轉變,也是貫穿整部作品的要點。兩人的互動從單純的辦案需求,逐漸轉移成人與人之間的往來。如同在混亂的緝兇調查中,始木不斷朝真兇步步逼近,其實他的心理狀態也以相當緩慢但確實的方式在變動著。犯罪的過程相當殘酷,但站在它面前的主角,卻在一片極為寒冷的藍色之中,隨著劇情的推移,開始出現黃色及綠色的斑點。滿懷著正義卻相當孤獨的始木,身邊的人與助力隨著劇情發展一個個聚集,全劇終那一刻,始木的生活已和以前截然不同,不再是一個人。

缺乏情感,實在不符合身為人類的條件。即便如此,主角之所以會被視為缺乏情感,其實是因為這個世界的「情感」,太容易被欲望及矛盾所同化。人類的情感包含溫暖、關懷與共鳴等等。但不知為何,總是被負面的情緒搶了鋒頭。

最必須維持正義的主角竟是沒有感情的人,實在諷刺。但這也表示,在正確的道路以及輕鬆的道路面前,即便布滿荊棘,也該不受影響地,一步步往正確的道路前進。

沒有人會主動選擇錯誤之路,只是正確的方向看起來過於困難、過於險峻,令人不由自主往旁邊那條輕鬆愜意的道路伸出一隻腳罷了。但即使起點相似,兩條路終究通往完全不同的方向,漸行漸遠地來到各異的結局。

我們需要那些明知第一步可能會犯下過錯,卻仍願意踏出步伐的人;那些隨著人生浪潮起起伏伏時,即便在料想不到的地方受了傷,也不會說出無可奈何、身不由己的辯解,懂得停下來思考、行動與承擔責任的人。

而這樣的人,也需要我們的陪伴。

※ 本文摘自《祕密森林:原著劇本(上)》,原篇名為〈企劃目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