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讀汪曾祺很早,當時讀得並不多,卻受到一種深沉厚實的震動。

不是因為我本來就喜歡沈從文,喜歡到數度重讀《邊城》,我讀汪曾祺的時候甚至不曉得他是沈從文的得意門生。

但可想而知,會喜歡《邊城》,喜歡一方遙遠水土裡生活的小人物,理解他們有微小但兀自發亮的獨特性,一樣活得費盡力氣、活得輾轉曲折,一樣有他們的英雄之旅,怎麼可能不喜歡汪曾祺筆下的養鴨人、沒沒無聞的畫師、開繩廠的、賣滷味(燻燒)的、或是農家剩餘人口自願去當小和尚的少年。

儘管他們最終無法承受時代悲劇,例如戰亂、饑饉、階級鬥爭的折磨,淹沒於歷史洪流中,卻銘刻在一名讀者如我的心中。

因此,非常高興在多年以後,有了汪曾祺專門為台灣讀者選編的《茱萸集》30周年紀念版,收錄了讓人百讀不厭的名作〈受戒〉、〈黃油烙餅〉、〈大淖記事〉,以及我私心偏愛的〈異稟〉與〈雞鴨名家〉,同時亦收錄了數篇短篇小說作品。

汪曾祺說他的小說不講技巧和結構,果真如此嗎?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聯合文學的編輯林劭璜,領讀汪曾祺的《茱萸集》。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