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自2018年,我們開始有強調教人說人話的學測作文。大考中心公佈了2019年學測國文寫作,「知性」大題的五份佳作作品,它們共同的特色是:

  1. 開頭就切入主題。
  2. 幾乎不用成語,也不用國文課本強調的修辭法。
  3. 不引用名言佳句,用平鋪直述的說理來證成結論。
  4. 甚至不用難字華藻,用簡單明確的詞彙表達意思。

對於去年學測今年學測,我都曾表示對試題的肯定,並寫文章分析題幹和寫法。現在看到佳作作品,我更確定國文寫作的「知性」題目改革是走在正確的方向,因為它的要求跟傳統作文幾乎相反。

在過去,作文常常要這樣寫才會高分:

  1. 開頭要先鋪陳和醞釀,不直接進入主題。
  2. 用成語和修辭法讓文章有美感和內涵。
  3. 引用名言佳句來增加文章的可信度。
  4. 避免用通俗詞彙以免別人發現你是現代人。

這些文字特色的問題很明顯:真實世界裡幾乎沒人這樣用中文。你平常不會這樣跟別人講話,也不會這樣寫報告、論文、研究計畫和企劃書。這些元素和技法或許是某些文學傳統所必須,但並不是容易使用的論理工具。

文學圈裡的事情我不懂,不過根據朱宥勳的說法,你也不該照這種寫法去投文學獎。這樣看起來,似乎傳統作文也不能代表文學,它們頂多只代表部分國學研究者對文字的偏好

在論說文的領域,不管是社會評論還是研究論文,上面這些文字特色在一些情況下反而會構成缺點:

  1. 鋪陳和醞釀可能讓文章的重點更不明顯,而且浪費別人的時間。
  2. 成語和修辭法很多時候無助於說明或舉證,也難以感動人,就只是讓文章冗長而已。
  3. 試圖引用名言佳句來舉證,會犯下「訴諸權威」的謬誤。
  4. 無謂的難懂詞彙會降低文章的易讀性。

人類生活對論說的需求既普遍又明確。我們每天都需要跟想法不同的人溝通意見,我們必須聽得懂別人試圖說服自己接受他們的想法時提出的話語,也必須能說明自己的想法,使得別人就算無法被說服,至少也能藉此更理解我們在想些什麼。

或許你不同意上述說法,但當你覺得有必要提出道理來指出我的錯誤,你的這個需求反而印證了我的說法。

大考中心把論說技術放到學測國文寫作的層級,是正確的選擇,如果我們無法阻止考試領導教學,至少要讓它往正確的方向領導。

有些老師會建議學生在議題底下不要採取明確立場,用「雙方各打五十大板」的中立策略去寫作。從這次佳作試卷多數作品在第一段就明確表示了立場,我們可以看出這做法並非必要。國文作文並不要求文章沒有立場,而是要求學生要以理服人。這要求非常務實,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避開自己的立場,也不可能避開以理服人的需求

面對這樣的國文寫作改制,過去有一些老師私下表示很擔心,他們沒有受過論說文寫作的教學訓練,不知道怎麼教。現在面對大考中心公佈的佳作文章,我們大致可以確認大考中心並沒有像傳統作文那樣,在國文寫作添加僅僅出於自己喜好的武斷條件,規定你作文應該要怎麼寫。

國文寫作目前區分「知性」和「情意」,對應傳統的論說和抒情區分,至少在「知性」這一題,我們可以知道,只要正確理解題目,發想初步而言還算有道理的說法,並且平鋪直述地把人話給說清楚,就可以得分。

*感謝朱宥勳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怎麼寫作文?:

  1.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大考時寫作文,你寫的都是實話嗎?
  2. 【陳培瑜睡醒活在繪本裡】先讀不談寫作的繪本,再談作文怎麼寫
  3. 每一間教室裡,都有孩子是被放棄的;除了這裡──專訪《最動人的教育》作者亮語夫妻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