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崔維斯.蘭里;譯/姚怡平

丹妮莉絲如何成為世上最有權力的女人?是什麼因素,讓她有別於維斯特洛與狹海另一岸的領袖?為什麼這麼多人,誓言效忠她與她的理想?只要瞭解心理學在適應力與創傷後成長上的概念,多半就能回答前述問題,這兩種概念可保護個人的安全,避免創傷造成負面影響。

忍受火焰:適應力

適應力,有助個體度過負面的壓力反應,而在維斯特洛的世界,處處皆是負面的壓力反應。適應力,是指人有能力在困難的經驗後恢復原狀[3]。樂觀、希望、自信、內控等人格特徵,往往可提高適應力[4]。適應力分成三大類型,分別是:存活、復原、茁壯[5]

存活,是指個體無法回到創傷事件前的機能運作水準。存活型個體純粹是裝裝樣子,努力度過日常生活,但這並不表示他們已經放棄或內心軟弱。面對逆境與創傷還能繼續活著,本身就稱得上是堅毅的表現。士兵褻瀆羅伯的屍體,把他的屍身接上冰原狼的腦袋,到處招搖展示,而艾莉亞目睹此景後的反應,正符合存活類型[6]。她流露出眼神空洞等明顯的痛苦跡象,卻仍然想要活下去,想為死去的家人復仇。復原,是指個體回到創傷事件前的機能運作。

丹妮莉絲跟韋賽里斯一起長大,反覆受到創傷,很難辨識其機能運作的底線水準。然而,她第一眼看見卓戈,卻能為自己挺身而出,跟韋賽里斯說她不想嫁給他[7],這就表示她擁有一定程度的自我價值與信心。她一次次為自己、為僕人挺身而出。她嫁給卓戈之後找到了歸屬感,還努力習慣多斯拉克人的生活方式。姑且不論她的婚姻是怎麼來的,總之她也開始組成家庭。這些跡象都代表她正在從韋賽里斯的虐待中復原。

第三類的適應力:茁壯,不僅懂得跟創傷帶來的影響共存和恢復而已。茁壯型個體更進一步,從創傷經驗中成長茁壯,提升個人發展。在創傷後的成長,「茁壯」堪稱重要環節。以瓊恩為例,他愛上伊格莉,又失去了她,之後卻能跟長年的仇敵「野人」建立暫時的和平。

浴火重生:創傷後的成長

邁向創傷後的成長,創造意義是其中一條重要途徑[15]。經由這種認知過程,就能找出方法解釋發生過的可怕事物,並將這些事物融入自己的世界觀。要創造出意義,其中一種方法是藉由憂思,自問:「假使情況不是這樣呢?」、「假使我沒做那件事呢?[16]」憂思往往會讓個體陷入迴圈,加強內疚、羞愧等負面情緒。柯索說,丹妮莉絲接受巫魔女的幫助,才害卓戈生病,他即將死去。假使丹妮莉絲相信這種說法[17],可能就會不斷地自責,可能因此一蹶不振,滿腦子想著原本該有的好結局,就此灰心喪氣。

要從創傷經驗中創造意義,還能運用另一種認知過程:反思[18]。受到創傷的個體可反思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而自己在事件前所知以及自己現知,若有差別矛盾之處,也可經由反思來努力解決。只要採用同化或調適的方式,就能達成。

同化,是指個體試著維持先前的世界觀,讓事件符合該世界觀。丹妮莉絲跟卓戈新婚期間,或許就經歷這樣的過程,她希望一切要是能回到以前就好了。調適,是指有更好的機會可讓改變發生,個體會有機會改變自己的世界觀,使其符合自己的遭遇。丹妮告訴韋賽里斯:「這些人現在都是我的子民。[19]」從丹妮的話當中,我們得知她已經有能力調適。她深信自己擁有歸屬之地,而婚姻交易雖然帶來了創傷,卻也讓她置身更好的地方,成為更好的人。因此,她在創傷後的成長中,調適可說是另一個過程,一個尋找益處的開端。

.尋找益處

尋找益處,有能力從可怕又悲慘的事件中,找出正面的結果,例如:改善關係、對他人的痛苦抱以更多的同理心與慈悲心、減少恐懼、覺得能掌控自己的世界、學到寶貴的教訓、想要幫助別人、事情的優先順序改變、努力不要把人生視為理所當然[20]。丹妮莉絲具體表現出前述的許多益處,而最為顯著的益處,莫過於她對他人的痛苦抱以更多的同理心。她對受虐奴隸慈悲為懷,這點從她的故事中處處明顯可見,而且也是她非常適合當女王的原因之一。

創傷倖存者能認出的幾項益處可催化個體作出改變[21]。人要是體悟到自己可選擇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可掌控自己的人生,就會擁有莫大的能力。多半時候,丹妮莉絲、布蕾妮、艾莉亞不得不遵守男人(父親、兄弟、丈夫)的規則,她們的價值男人說了算。可是,卓戈、藍禮、奈德死後,這三個女人以自己獨有的方式,成為自己想成為的女人,也準備好過自己覺得適合的人生,不再依循男人制定的規則。此外,以前從來沒有人傾聽她們、看見她們,如今有人傾聽、有人看見,堪為有力的肯定。丹妮莉絲深受子民愛戴,也有幾位親近的好友傾聽她的話語;布蕾妮在旅途上跟許多人有了情感連結,例如:凱特琳、詹姆等人。於是,兩人不僅覺得有人看見自己,還擁有歸屬感與人生的意義,這是另一項可帶來改變的益處。

還有一項可催化改變的要素就是,解放與自由的感覺,包括:察覺掌控感、訴說祕密、選擇原諒等等。創傷倖存者在創傷經驗期間往往覺得失去掌控感,等他們日後有能力找回掌控感時,就可以找回內在資源,著眼於成長[22]。同樣的,對自己人生中熱愛的事物握有掌控感,或者擁有成就感,那麼自尊和能力也會隨之增加。解放奴隸,對抗那些利用弱勢的人,成了丹妮莉絲的終生志業,布蕾妮則是誓言找到艾莉亞與珊莎,這兩個人都有了人生目標。

要在創傷後獲得成長,個體必須採取行動,不能空想著發生的事情有何意義與益處[23]。然而,不僅付諸行動而已,付諸行動的目的是為了行正當之事,因而獲得成長的機會[24]。正如本章開頭引用弗蘭克的話,人生的精華在於個體運用自己獲得的東西,努力行正當之事。丹妮莉絲轉化內心的創傷,就此有理由為劣勢的一方而戰,為自己深信的目標挺身而出,永不放棄。子民親眼目睹她每天落實,進而愛戴她。她的行動為子民帶來希望,讓子民感覺好過一些。她不僅解開他們的鐐銬,也真心喜愛他們,竭盡全力確保他們溫飽又安全。她無微不至地關心子民,子民尊稱她「母親」,還在她的鼓舞下,勇往直前,為所當為,好讓她引以為榮。

.破除鐐銬

丹妮莉絲從不懂世事的小新娘,變成眾多子民的女王與領袖,瓊恩從史塔克家的私生子醜事變成總司令,布蕾妮從格格不入的女孩成為毫無防衛能力者的護衛。這些轉變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她們找到個人的力量,探索新的可能,建立緊密的關係,更加珍惜人生,並發展出全新的世界觀。前述各種特性可幫助人們從掙扎與創傷事件中找出意義,並且在事件發生後生存下來,在這世上找到自己的定位。此外,人們也可藉此從創傷中找出益處,例如:對他人的痛苦抱以更多的同理心。前述種種作為加起來就可帶來創傷後的成長,讓個體茁壯。

不是每一個經歷創傷事件的人都能像丹妮、布蕾妮、瓊恩那樣茁壯成長。有些人只會恢復到先前的機能水準;有些人會決心繼續走下去,卻仍受苦於創傷帶來的一些負面作用,例如:情境再現、情緒關閉、過度警覺等;有些人甚至會放棄生命,試圖傷害自己,或置身於危險之中。創傷本身不是正面的事物,也不是該追尋的事物。然而,看到了劇中角色的生命歷程,就能明白那些有著可怕經歷的人,是如何抓住機會成長,變成更好的人。

為什麼我們喜愛倖存者?

簡短的答案就是,倖存者讓我們的心逐漸充滿希望,就算當中有人是狠角色,也無損於我們的喜愛之情。

完整的答案稍微複雜一點。根據研究顯示,個體若花大量的時間陪伴創傷後成長跡象的創傷倖存者,往往也會開始顯露出成長的跡象[25]。這個就稱為:「同感創傷後的成長。」此現象可能造成以下結果:改善人際關係技能、更珍惜他人的適應力、更瞭解自己與別人,以及更珍惜人生。

觀眾與讀者並沒有跟丹妮莉絲、瓊恩,或布蕾妮同處於第一線(畢竟她們都是虛構的角色),卻仍然花許多時間觀看她們的故事。我們希望能有個更好的世界,而她們就在那裡生活著。她們的喜悅、力量、成功,感覺就像是我們的一樣。

註釋

[3]Hobfoll 等人(二○○七年)。
[4]Rajandram 等人(二○一一年)。
[5]Woodward & Joseph(二○○三年)。
[6]第三季第十集〈彌莎〉(二○一三年六月九日)。
[7]第一季第一集〈凜冬將至〉(二○一一年四月十七日)。
[8]Dekel 等人(二○一一年)。
[9]Barrington & Shakespeare-Finch(二○一二年)。
[10]McElheran 等人(二○一二年)。
[11]McElheran 等人(二○一二年)。
[12]Lichtenthal 等人(二○一○年)。
[13]第二季第十集〈凡人皆有一死〉(二○一二年六月三日)。
[14]Rajandram 等人(二○一一年)。
[15]Lichtenthal 等人(二○一○年)。
[16]Joseph 等人(二○一二年)。
[17]第一季第九集〈貝勒聖堂〉(二○一一年六月十二日)。
[18]Joseph 等人(二○一二年)。
[19]第一季第四集〈跛子、私生子、壞掉的東西〉(二○一一年五月八日)。
[20]Lichtenthal 等人(二○一○年)。
[21]Woodward & Joseph(二○○三年)。
[22]Dekel 等人(二○一一年)。
[23]Shakespeare-Finch & Barrington(二○一二年)。
[24]Hobfoll 等人(二○○七年)。
[25]Barrington & Shakespeare-Finch(二○一二年)。

※ 本文摘自《權力遊戲的極限生存法則》,原篇名為〈長存與生存:領袖冶煉於龍焰之中〉,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