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惠男;譯/何汲

不久前,在我和好友們一起聚會的場合裡,一位朋友說:「天啊!我沒想到我的兒子竟然會這樣。他以前都不會這樣,結婚後都只顧著他老婆。他怎麼能這樣對我呢?」我噗哧一笑,回應她說:「兒子結了婚當然要配合他老婆,為什麼妳會認為應該要配合妳?」朋友的兒子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會,需要父母照顧的孩子了。他已經長大成人,遇到相愛的女子並且結婚共組家庭,凡事與自己的妻子慢慢協調契合才是對的。當然,我也有個適婚年齡的兒子,並不是不能理解朋友的落寞感。即便我兒子遇到再怎麼相愛的女子,還是希望他最好能說出「當然是媽媽更優先」的話,不過我也暗自告訴自己說:「我不應該這麼想。」

女兒結婚後,會多一個女婿,兒子結婚後,會多一個媳婦。但是我們在迎接新家人時,不知不覺間使用了暴力。不僅將兩臂交叉於胸前,以「當然是你要來配合我們家」的態度來看待媳婦與女婿的所有行為,這樣理所當然會有很多令不滿意的地方,並且對他們百般挑剔,彷彿只要不符合我們家人的期待,就要當場解雇對方一樣。然而,媳婦和女婿並非初入某公司,必須學習與熟悉該公司的規矩,領月薪的新進人員。若非要解釋清楚的話,他們其實是待在截然不同的環境裡生活了三十多年後,如今才進入我們家門,因此對我們家的文化當然毫無所悉,就跟外國人沒什麼兩樣。

當你遇到完全不了解韓國文化的外國人時,會如何對待他呢?你可能會親切地向他介紹韓國的文化,萬一有不合口味的食物,或許也會建議他不要吃;如果他有不合宜的舉動時,也會盡量尊重彼此的差異,而且還會慢慢地等待,直到對方適應韓國文化為止。媳婦與女婿也是一樣。婚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文化的交流,因此需要具備尊重彼此差異的態度。如果希望媳婦與女婿能夠早日「成為我們家族的一名成員」,而試圖改造他們的話,只會讓雙方的關係更加尷尬。他們在截然不同的家庭裡生活了超過三十年,並沒有義務遵循及配合婆家或岳家的文化,因為再怎麼努力去配合,也不可能完全契合。更何況我自己生的女兒,也有不合我意的時候,媳婦怎麼可能完全符合我的心意?而且和媳婦與女婿一起生活的人也不是我,而是我的孩子,或許他們終究將創造出有別於我們家的另一個迥然不同的文化。

因此,在迎接新家人時,具備「開放的心胸」(open mind)非常重要。若是想要彼此融合,需要花費相當時日,所以必須給進入我們家這個陌生環境的媳婦與女婿一段適應期才行。此外,也必須拋棄只有我們家的方式才正確,這種固執己見的思維,並且「爽快地」認可並接受媳婦與女婿的優點。只要努力配合彼此即可,不要期待雙方成為如同兒子或女兒般的關係。

我先生最近只要接到女婿的電話,就會忙著向周遭的人炫耀說:「喂,你經常打電話給岳父嗎?今天我女婿打電話給我了。」我們有了這個女婿不過才兩年左右,我先生原本並沒有特別期待女婿會打電話給他,所以每回接到電話時,都非常地開心;但是另一方面,他認為兒子理所當然應該打電話問候父親,所以沒有接到兒子電話時,會覺得很不是滋味。像這樣對兒子與女婿的不同期望,便是這兩者之間的差異,這是無法跨越的鴻溝。女婿絕不可能成為兒子,同樣地,媳婦也永遠不可能成為女兒。因此,婆婆說出「我會把妳當成自己的女兒對待,妳也把我當成自己的母親」的話,是不可能實現的渴望。雖然婆婆是希望表達親近之意,但是這句話講多了,反而會對媳婦造成心理負擔而出現反彈。

所有關係都有界限,迅速認知到彼此的界限時,關係反而才會有所進展。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婆媳之間的關係。苦惱著「為什麼我跟婆婆還是不太合?」的媳婦,雖然不得不跟婆婆保持互不干涉的關係,但是只要彼此能想到「雖然不太合,至少還是關懷著家人的婆婆」,或是「雖然不太合,但至少還是與我兒子共同生活的善良媳婦」,在不合拍的感情之間,自然會萌生感謝之情。如此一來,不太融洽的關係就會逐漸改善,變得更好一些。

若是能保持這種程度的距離,不就夠了嗎?

本文介紹:
你和我之間》。本書作者/金惠男;譯者/何汲;出版社/大田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婆媳學問大
  2. 人際剝削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