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維恩

從前我們常常看到一個個短宣隊,帶著龐大的物資、弟兄姊妹所捐的衣物、金錢的奉獻,在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內,捐贈給一些落後地方的居民,然後問他們要不要接受耶穌的愛。之後帶著美好的見證與照片回國,向教會報告說這個村莊有幾百個人歸向耶穌,成為基督徒。這樣的傳福音方式,我在聖經裡怎麼樣也找不到。

我的意思不是把物資帶給有需要的人是不對的,也不是說教會不要再差派短宣隊出去。這本來就是基督徒應該做的事,也應該持續努力地做下去;但若想完成耶穌給我們的大使命,讓全地的萬族萬民都瞭解神的愛,建立屬於當地的教會,我們要知道,這個過程絕對遠遠超出那一、兩個星期短宣隊所能做的事情。

搬到島上之後,居民們開始每天過來跟我們交換東西,有些甚至直接伸手跟我們要。

剛開始的前幾年,每天都會有人問我:「維恩,可不可以給我一個電池、手電筒、打火機,或是魚鉤?」一開始只要我們有的,都很樂意給他們。不過我們很快就發現,這樣對他們一點幫助都沒有。島民知道我們的資源比他們多很多,認為我們「給東西」是天經地義的責任。他們拿著我們給的東西,回去賣給別的族人。島上有將近兩千個居民,我們沒辦法幫助到每一個人,那些沒有拿到電池、手電筒的人就開始生氣,這些事情成為我們融入當地生活的阻礙。

我們是外來的宣教士,不管他們多麼喜歡我們,在他們眼中,我們一開始都是一隻隻的肥羊。當我們無條件地給予物資,也只是繼續牢固他們對我們的看法。

等到被煩得受不了時,有一天我直接跟一個島民說:「這些電池給你,但是我們家好久沒有吃到水果了,你可不可以把你菜園的幾串香蕉帶給我們?」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島民的眼神,他看著我,眼神好像在說,從來沒有期待過我會這樣子問他,之後他滿臉笑容地回答:「嘿,我不知道你們白人會想要吃我們的香蕉耶。沒問題,我下午就拿過來給你!」

當天下午他歡歡喜喜地拿香蕉過來,還特別跟我說:「我什麼東西都不要,這些香蕉就是送給你的!」然後快樂地離開了。

那一天,我深深明白了一件事,當我們一直無條件地幫助島民,那是一種施捨。 但是當我們把需要告訴他們,請他們幫助我們, 那是一種對他們生命的尊敬與肯定──當你是一個被需要的人,那你就是一個有價值的人。

自從我開始請他們幫忙生活上的許多事情,我們跟島民的關係完全改變了。是的,在生活水準上,我們永遠是他們一輩子所遇過最有錢的人。不過當我們把需要告訴他們,「你今天釣魚的時候釣到一隻大的,切一塊給我好嗎?」、「明天你去菜園,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嗎?」我們與島民的關係便開始有很大的改變。

他們生病,我們給予醫療上的幫助,換我們生病了,他們也看在眼裡。有一次我因為腎結石發痛──那種痛是一輩子從來沒有感覺過的──我像個小孩子一樣在家裡面嚎啕大哭,島民在外面也聽到了。我希望我一輩子不會再經歷那樣的痛。可是從那天之後,我不再只是一個發放抗生素跟退燒藥的宣教士。在他們眼中,我跟他們一樣,都是一個會痛,會生病的人。

當我們停止施捨,不在他們面前隱藏軟弱,讓他們了解我們也是有需要幫忙的那刻起,人與人之間的地位就平等了,文明社會與原始部落的距離就拉近了。

本文介紹:
走到比錢更遠的地方》。本書作者/陳維恩;出版社/格子外面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擁抱生命
  2. 微聲盼望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