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煜軒

「酒杯舉高高,明年業績衝最高;酒杯拿低低,明年賺錢賺很多!」主持人高喊著俗又有力的台語順口溜開場。尾牙開始了,台下百分之九十五的員工們兩個月來的辛苦排練,也要結束了。

這一年來,少了〈江南Style〉、〈姐姐〉、〈小蘋果〉這些尾牙必跳的神曲,籌辦尾牙的同事們更需要絞盡腦汁選曲、編舞,不像幾年前只要跟著影片,還可以隨便敷衍過去。

就在大家翹首議論今年打頭陣的到底是男扮女裝,還是裸露到多清涼的美女會上台表演時,幾位身材壯碩的同事打扮成「粉紅豬佩佩」一家小豬,就在「可愛的佩佩,大家的好朋友……」主題曲旋律中進場。主題曲接近尾聲時,扮成小豬的同事們疊起了羅漢,讓唯一扮成「人」的小胖經理站在他們頭上,祝大家「豬事大吉」,但是要注意「非洲豬瘟」,所以演起了行動劇,把扮成小豬的所有人踢下台,以宣示防範非洲豬瘟的決心。

抽獎時間,行銷處的新人小琪抽到三萬元現金的大獎。想不到董事長當場抽考小琪,要求她背出行銷規範的 SOP。小琪背不出來,三萬元當場飛了。小琪看到台下臉色鐵青的行銷處長,心想這下可要吃不完兜著走。三萬塊沒領到,還算小事,讓整個行銷處丟臉,事情可大條了!

處長在台下急得要大家趕緊把 SOP、企業文化、核心價值,用各種方式做成小抄,趕快背熟,以免等一下如果抽中大獎卻背不出來很丟臉。頓時,全場同事們飯也吃不下了,而被念到名字,抽到大獎的,反而還更緊張。

另一組財務部的同事們剛表演下台,想說總算解脫,要好好來大吃一頓時,卻看到桌上一道清淡的「塔香絲瓜」,大家都皺了一下眉頭。想想算了,吃養生的也不錯。沒想到,接下來上桌的是「絲瓜蛤蜊」,緊接著是「蛤蜊薑絲湯」。阿宏忍不住抱怨:「該不會是在玩菜單接龍吧?」「那我猜下一道是『薑絲大腸』」,「再來是『大腸麵線』」……大夥兒苦中作樂起來。

勞動意識的照妖鏡

吃尾牙算上班嗎?當然是!尾牙都辦在晚上,不然就是在週末,這都是員工的下班時間,所以參加尾牙絕對是一種變相的加班。我曾任職的外商公司,尾牙雖然都在週末,但是參加的員工,都有幾千元的「參加獎」,而這是給員工的最基本的時間成本。

何況在歲末年終,會計部要關帳,各個部門有一堆專案要結案,基層員工們卻還要費盡心思,每天上班時抽空選曲、編舞,下班後再至少加班一小時以上來排練,就算同事再有才華,再怎麼喜歡表演,尾牙表演也絕對是個沉重的負擔。難怪最近有個營造業的朋友跟我說:「我明年一定要找個可以幫我們部門搞定尾牙表演的員工!」

實際上勞動部已經認定,下班時間,全體員工都要參加的尾牙,依法,老闆應該發加班費,就算廣大的上班族不敢向老闆爭取,但你如果是懂得精算成本的主管,應該算得出來吧。

政府都規定吃尾牙要付加班費了,現在勞動意識抬頭,如果員工要求為了尾牙表演,而練習了好幾個月的加班費算下來,公司到底該支付多少錢。而舞台表演本來就是一種昂貴的高度專業,同事們為了戲劇效果,在舞台上犧牲的形象,更是難以用價格來衡量。

尾牙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主管和公司的勞動意識。

※ 本文摘自《職場冷暴力》,原篇名為〈檢測基層員工:每年都花很多時間負責尾牙表演?〉,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