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忠憲;譯/宋佩芬

在行駛的道路上搖下車窗,吵到彼此臉紅脖子粗,氣氛激烈到好似雙方馬上要停下車打一架一樣。如果開車的時候突然有車子插進來的話,一般人真的會氣到怒髮衝冠。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發火,但只要一握到方向盤,就會冒出易怒的個性。一坐上駕駛座就無法調節怒火,對其他用路駕駛也是一種安全威脅,我們稱這種症狀為「路怒症」(road rage),這在都市裡到處都很常見。

不久前,在韓國有件因插入別的車道失敗,引爆駕駛激烈怒火被代稱為「三節甩棍事件」引起社會廣泛的關注。在高速公路上,對方不讓出車道為由,而生氣的男性駕駛,開車擋住對方車子後,手持三節甩棍地下了車。不斷破口大罵,要求對方下車,對方駕駛嚇到不敢亂動,該名男性駕駛就利用三節甩棍把對方駕駛座玻璃打破。說是因為氣到不行才這麼做的三十幾歲男性駕駛,只是個平凡的上班族而已。有些人會在高速公路上突然變換車道,再下車找碴;接著又故意急剎車,造成他人因連環車禍而死亡。也曾發生過因停車糾紛吵到最後,有人持空氣槍殺害一對新婚夫婦的事件。

車子是隨著我們的意志、我們想要的方式去移動的,就像是我們身體一樣可自由自在地運行。當我們的車子在運行中遭受妨礙時,就會感覺到自己的自由被干涉了一樣。我們對於他人侵犯我們私人領域的行為,總是相當敏感,而車子也是相當私人的空間。我們可以在車裡盡情欣賞自己喜歡的音樂,可以盡情歡唱,也可以進行梳妝,不用在意別人。一般駕駛會認定車子行駛中的前方空間屬於私人領域,因此當有人在沒取得同意的情況下,將車子駛進來時,駕駛會感覺到私人領域被侵犯,並將對方視為入侵者,憤怒也會本能地湧上心頭。

問題是我們該不該發洩出怒火呢?即使生氣,只要三秒內看不到對方有任何反應的話,怒火就會慢慢減弱,但是能擁有三秒從容感的人並不多。都市裡到處都有很多生氣的駕駛在洩憤,可見要他們喘口氣不是件容易的事。

憤怒調整失敗的人們

不只是在行車糾紛上,上班族每天在公司要面對不少無法調整憤怒的人們,大部分還是他們的職場上司。

那是個星期一早上,因為周末有個重要的記者座談會,所以累積了一堆要做的事情……今天老闆的午餐時間有一場採訪,羅海慶主任從一大早就在準備預測提問和回答而忙得不可開交。而隔天公司內部還要舉辦一個小活動,才剛一完成採訪問答正準備要喘口氣時,就接到部長打來的電話了。

「羅主任,明天活動企劃案上交了嗎?」

「啊,部長,因為您沒有給我任何回覆,所以我還沒有提交企劃案。」

四天前,羅主任早已將活動的企劃草案寄給部長了。她原本計畫是收到部長的回覆後再呈交企劃案,可是,部長卻沒有任何回覆。羅主任以為部長太忙,所以她打算今天下午再提醒他。

「羅主任妳瘋了嗎?活動就在明天了,還沒提交企劃案?腦子放哪了?真是連基本概念都沒有。」部長大發雷霆地怒吼。

「妳週末不帶腦子地玩瘋了,是吧?羅主任,妳給我馬上寫悔過書,並一起把企劃案放到我桌上!這次我絕不會放過妳,妳給我等著。」部長的聲音漸漸變高,甚至語帶威脅。

她之前待過的公司裡,企劃案只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甚至還可以在活動結束後再提交企劃案。可是這間公司不一樣,必須在活動前提交企劃案,並取得管理階層的批示才可以進行工作。未能掌握工作進展這是她的錯,但是從一大早就在準備採訪事宜,根本就沒有多餘時間;再加上還要準備記者座談會,她根本就忙不過來,這點部長應該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才對。然而部長卻對她喝斥些難聽的話,讓她內心的失落感油然而升。

「部長很抱歉,可是我上週已經寄給您了,不是嗎?因為我沒有收到部長的回信,所以……」

「羅主任,妳現在是在怪我囉?竟敢把責任踢給我!妳這是在哪學的啊!妳給我寫辭呈,給我滾!」

一聽到要她寫辭呈,羅主任便大哭了:「部長,我不都說我做了嗎?你幹麼這樣?你也知道我沒有在玩啊!」

羅主任雖然也吼了回去,但是想說的話還是卡在喉嚨裡出不去。電話掛斷後,羅主任跑到廁所裡大哭痛哭。她不是因為連小失誤都不包容的部長而感到傷心,而是因為她感覺自己好像成了出氣的對象、發洩壓力的道具,對自己的處境感到很傷心。一想到部長的臉就氣到很激動、牙齒顫抖,而想到自己就心痛不已,但是自己卻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解決。羅主任不知不覺中完成了企劃案,把它放在了部長桌上。

怒氣容易向弱勢發洩

這是美國演化生物學家大衛.巴瑞許(David P. Barash)在觀察金鵰生態時的故事。他一接近位在峭壁上的鳥巢,金鵰媽媽就感受到孩子有危險,便馬上露出腳爪朝他衝去。巴瑞許馬上停止動作,盯著金鵰媽媽看,這時卻發生了稀奇的事。金鵰媽媽發現自己沒有贏的勝算便轉移方向,朝剛好經過附近的鷦鷯群猛烈追去。把鷦鷯當成食物吃下去的話,對金鵰來說牠們實在太小隻了,而且鷦鷯動作也很快,不是那麼容易就被捕獲,所以金鵰媽媽朝牠們追去是沒有意義的行為。牠這突如其來的行為只是一種情緒發洩,遇到比自己強的對手就沒輒,取而代之只好欺負更弱的對象。

雄狒狒若是在與同齡層狒狒打架中落敗,便會開始觀察周遭,挑看起來較弱小的年輕雄狒狒欺負。接著,不爽的年輕雄狒狒會去打雌狒狒,被打了好幾下的雌狒狒會把氣出在年幼的狒狒身上,捏或是咬牠們,而這一連串的事是在十五秒內發生的。在動物社會裡,發洩情緒在別的動物上是正常的事;人類也是一樣,經常把好欺負的人當作是出氣筒。

憤怒和發洩情緒一樣,傳遞力很強,容易擴大、被扭曲。憤怒是由上往下傳遞開來,因為下面的人很難對上面的人發洩情緒。任何地方都存在著上下強弱的關係,怒氣這種東西,具有從「強勢」處往「弱勢」處宣洩的特性。人類的情緒有著傳染力,當我們看到別人幸福時,自己的心情會變好;看到別人生氣時,自己也會不知覺地憤怒。幸福的情緒是緩緩地漫延開來,然而憤怒傳遞的速度卻是非常快,沒有任何一個情緒比憤怒要更快擴散開來。

最近興盛的社群網路便擔任著培養憤怒、擴散憤怒的溫床,臉書或推特不再是單純展現自己的地方,而轉變成人們表達激憤、憤慨的地方。人們總是相對平靜地解決悲傷,但當感到憤怒時,卻經常激動地提起它,希望引起他人共鳴,這也是為什麼社群網路漸漸成為怒氣的培養皿。

曾有韓國財閥因為自家空服員,未將夏威夷豆拆開來放在盤子裡,而在機艙裡大鬧一番,甚至要求飛機飛回去,並要事務長下機的俗稱「大韓航空堅果回航事件」。在這件事被揭露之後,透過社群網路的力量,「堅果回航」成為了資方橫行的代名詞。一兩天內,社群網路到處充斥著許多篇文章和惡搞作品,不斷擴散與產生憤怒。造成全球沸沸揚揚的「堅果回航」事件,恰好展現了憤怒透過社群網站散播出去的影響力。

※ 本文摘自《憤怒也好,生氣也可以》,原篇名為〈活在憤怒社會中的人們〉,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