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你要拚命思考,如何做出好書大賣特賣,想出方法後徹底執行。如果鞠躬哈腰有用的話,那你鞠到腰斷掉也沒關係。

我製作的書籍,基本上是以訪談內容起草。我會打破沙鍋問到底,連對方不願在訪談或原稿中提起的事情都問得一清二楚。假設訪談的氣氛很熱絡,你問到了十成的內容,真正寫成原稿以後,大概只會留下八成左右。所以在訪談時得侵門踏戶,問到十二成的內容,這樣取捨後也還有十成的精華。不要去討好對方,切中要害才有意義。過度敬重對方的後果,就是只能問到千篇一律的回應,對方的回答也不會超出某個範圍。當編輯的不能自己消音打碼,要知道編輯是讀者的代表,不是作者的粉絲。

我聊任何話題都會追問到底,被當成不懂人情世故的傻瓜也在所不惜。通常對方也會放下心防,說一些平常不敢講的真話。比方說,當作者聊到自己跟某位女性吃飯,一般性格比較嚴謹的編輯不會追問什麼,因為這些隱私沒辦法寫在書上。我就不一樣了,我會傻傻地追問下去,問清楚那個女性到底是誰。被當成沒禮貌的白目也沒在怕,只有打破沙鍋問到底,才會得到真心話和赤裸裸的人性。

編輯有個很重要的特質,你必須讓別人自願說出不可告人的祕密。我這個人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但大家都會告訴我各種八卦。用形式化的方式工作,是絕對無法卸下別人的心防。

對我來說,做出好的作品賣給讀者才是目的,我再怎麼喜歡作者,也不會把討好他們當成目的。我不會投鼠忌器,只要能做出更好的作品,再尷尬的事情也說得出口。當下惹人厭也沒關係,事後書大賣就好了。這就好像踩到地雷依然能衝向終點一樣,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如果書完全賣不出去,雙方的關係再鐵也不會繼續合作。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做生意跟交朋友不一樣,雙方都必須拿出成果跟實力才行。你要明確表達自己的想法,孕育出最好的作品。合作過程被當成白目也不打緊,反正書賣得好人家也會對你改觀,這樣才能超越編輯與作者的關係。

就結果來說,我跟那些合作過的作者,也都超越了編輯和作者的單純關係。例如我跟見城徹合作,後來跑到他開的公司工作;堀江貴文成立網路沙龍,也邀請我擔任編輯教授;NewsPicks 的執行長佐佐木紀彥,還跟我一起成立網路學院。除了他們以外,我跟很多合作過的作者都建立起超越書本的聯繫。因為我重視的是目的,而不是作者的臉色。有能力拿出成果的變態,比無能的好人更容易獲得工作機會。我找堀江貴文擔任商業漫畫雜誌的總編輯,也是在酒會上拜託一下就 OK 了。一般人很難談成的大案子,我傳個 LINE 或打通電話就談成了,大家都願意賣我面子,他們相信我辦事有某種程度的成果。

討好他人千百次也無法獲得信賴,不要害怕衝突和爭執,拚命衝向目的地就對了。

※ 本文摘自《除了死,都只是擦傷》,原篇名為〈為了終點的勝利,別掛心中途的衝撞〉,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