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謝伯讓

關於自由意志的討論很多。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有許多論證、現象以及實驗結果,似乎都支持「人沒有自由意志」。 (見參考文章1,2,3,4)

今天要和大家討論的,不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而是要直接假設「人沒有自由意志」,然後探討可能會產生的後續問題。而這其中最容易想到的一個問題就是:

如果沒有自由意志,那還需要法律和懲罰嗎?

關於這個問題,很多人的直覺就是,如果沒有自由意志,那我們的社會根本就不需要法律和懲罰。

因為,就像是我們不會去懲罰一個從天而降砸死人的隕石一樣,我們也沒理由去懲罰一個完全無法決定自己行為的殺人犯。

對於上面這種說法,我們今天要來予以反駁,並提供大家一種不同的看法:

即使沒有自由意志,也有理由懲罰人的犯罪行為

薩波斯基的《行為》

這個看法,和行為科學家薩波斯基(Robert Sapolsky)的見解十分類似。薩波斯基在其最新的大作《行為》中提到,即使沒有自由意志,人的犯罪行為也應該受罰,因為懲罰的目的在於「遏止再犯」。

此話怎解?

我們先來打個比方吧。試著把「毫無自由意志的行為人」,拿來和「配有自動駕駛軟體的車輛」做比較。接下來,只要試問我們會如何對待一輛出錯的車,就可以類比到人類身上。

首先請問,當一輛智慧車在路上撞死人時,該如何處置?

隔離式的懲罰

答案應該很簡單,自然是「懲罰」該車,而懲罰的最簡單方法之一,就是隔離式的懲罰,又就是禁止該車輛再度上路。同理可推至人類。當一個人殺了人,也可以隔離式地「懲罰」此人,也就是禁止該人再於社會中繼續行動,以免造成危害(至於懲罰應是監禁或死刑等則先不討論)。

學習式的懲罰

接下來,我們可以再進一步討論。如果這輛智慧車具有強大的學習能力,那我們是否會透過其他的「懲罰」方式,來改變其行為?答案同樣顯而易見:如果該智慧車能夠學習,那透過負向回饋學習等方式來進行「懲罰」,理應有效。

同理推至人類,即使人沒有自由意志,但只有學習機制正常,學習式的懲罰理應有效。

但是,如果智慧車因故沒有學習能力,那麼負向回饋學習式的「懲罰」就不會有效。此時進行隔離式的「懲罰」方式(如禁止上路)即可。

而人類也是如此。如果一個人因故沒有學習能力,那我們可以推論此人可能有生理狀態上的異常,此時的負向回饋學習式的「懲罰」(如體罰)就不會有效,但是,監禁之類的隔離式懲罰仍應實施,如此才能避免此人在社會上持續造成危害。

總而言之,懲罰有兩種作用,一是隔離行為人,使其無法再造成危害,二是透過學習機制,使其改變危險行為。即是「人類沒有自由意志」,此二方式都仍應有效。

那死刑呢?在同樣的人車類比下我們試問,如果一輛智慧車撞死人,我們會不會對這輛車充滿了憤恨與仇恨,以致想要壓碎肢解它?如果不會,那麼和智慧車本質上相同的人類犯下滔天大罪時,是不是也應該用對待智慧車的方式來對待人類?憤恨不平地想要處死犯人而後快的心態背後,真的只是比較節省成本的一種極端隔離式懲罰嗎?還是其實已經混入了原始的情感報復元素?

行為高度複雜但不神秘

你或許會覺得,把人類比喻成智慧機器,好像有些不對勁?別忘了,前提是「人類沒有自由意志」。如果人類沒有自由意志、如果不存在「機器中的鬼魂」,那把人類比喻成智慧機器,應該只是剛好而已,不是嗎?

人類的行為之所以很難預測,可能不是因為人類擁有神秘的「自由意志」,而只是因為每一個行為,都涉及橫跨時間軸多點的無數複雜因素。這種高複雜度的唯物觀點,就是薩波斯基在其新書《行為》中的行文主軸。

如果你還想知道人類行為的本質,切莫錯過《行為》這本大作。從一個行為發生前一秒的神經變化,到數分鐘前的無意識資訊影響,從幾小時前的內分泌活動,到幾天前記憶與神經可塑性,再加入青春期、胎兒時期的影響,甚至是表觀遺傳學及數百年來的演化因素。《行為》將帶你抽絲剝繭,讓你看見人類行為的過去、未來與真相。

參考文章:

  1. 科學人144期二月號《不思議的知覺
  2. 科學人157期三月號《自由意志是虛幻還是真實
  3. 泛科學,《我們擁有自由意志嗎?
  4. 貓頭鷹出版社,《大腦簡史

本文介紹:
行為:暴力、競爭、利他,人類行為背後的生物學》。本書作者/羅伯.薩波斯基;譯者/吳芠;出版社/八旗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事物的奇怪順序:神經科學大師剖析生命源起、感覺與文化對人類心智發展的影響
  2. 無所不在的演化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