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美桂老師說她在剛任教北一女那幾年間,由幾位文壇朋友帶去附近的書局,有次買到了名人這本書,當時為了怕受到打擾,她還躲進女廁一口氣把整本書讀完了。

我說:「這真是對一部作品的最高禮讚啊。」
(比捷運坐過站還猛,而我今夏最愉快的閱讀經驗是來回通勤的十幾趟捷運中讀完本書,並且坐過站三次)

我喜歡《名人》猶勝《雪國》或《伊豆的舞孃》或《古都》。

可能是主題(之一)並非男女之情的緣故。當然,在《名人》中,我還是深深地感受到愛情,但那是對名人的疼惜、對日本已經逐漸消逝的傳統棋藝之美,湧現的惆悵。

名人是德川幕府為了提倡圍棋的制度,只有技壓群雄,德望服眾才能獲得此一稱號,為終身制。

1938年本因坊名人秀哉體會到為因應新時代潮流的腳步,圍棋制度應該改革,決意退休。

《名人》寫的便是這位64歲末代名人與29歲的圍棋七段大竹最後對弈的觀戰記,先在報上連載,十三年後才結集成書。

川端以壓抑的筆法(畢竟是報導性質)寫出對名人堅持著圍棋是一種藝術表現,是一種道(或哲學)的景仰,也寫出了對新世代不體恤、不謙抑,一心求勝的進取心感到不以為然。

每次我讀到川端寫秀哉只有四十公斤、個頭矮小,但一坐在棋盤前,全心全意投入圍棋的世界哩,猶如一位巨人,不禁會想:

這不是另一位川端嗎?只要坐在書桌前開始寫作,就是一尊大佛。
而這世道,美感、肌理,這些講究怎麼就這樣日漸式微了呢?

這是一部超越文類藩屬的文學傑作,何況川端顯得更加可親,光這一點,讀本書就值回票價。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