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傑洛米.海曼斯、亨利.提姆斯;譯/李芳齡

印度反貪腐運動人士安納.哈札爾(Kisan “Anna” Baburao Hazare)現年 80歲,他不穿連帽運動衫,數十年來倡導師法甘地的非暴力抗議行動來追求社會正義,以「絕食至死」等個人犧牲行為,抗議貪腐官員和不公的法律。換言之,他的社會運動生涯大多採行典型的運動人士傳統,做多數人沒有勇氣或主動去做的那些事。

2011 年,哈札爾發動他有生以來最大的抗議活動,敦促印度政府通過《公民監督法》(Jan Lokpal Bill),這項全國性反貪法案將強化肅貪機構調查專員的權力,讓上至總理、下至基層的所有政府層級公務員為廉潔當責。[28] 哈札爾的這項運動引起印度百姓的共鳴,他們已經受夠了日常生活中遭遇到的大大小小貪腐行為,這些弊端侵蝕了人民對政府機關的信任。

2011 年 4 月初,在他的訴求遭到印度總理拒絕後,哈札爾宣布開始絕食,直到通過這項法案為止。[29] 絕食抗議是一種強而有力的手段,尤其是在有甘地這個歷史典範的印度,這種行動具有極大的道德威信,而且這種行動涉及的戲劇性往往能吸引媒體關注,這對任何對抗強大利益的運動而言是重要的氧氣。不過,絕食抗議也有缺點:其他人除了表達支持,無事可做(除非他們也加入絕食行列)。哈札爾知道,若一個運動人士的目的是為支持者提供自主力,他必須訴諸更多行動。

哈札爾開始嘗試新戰術。他請求支持這項運動的印度人發簡訊給他,大多數的印度人有手機,尤其是新興中產階級,手機滲透率幾乎是百分之百,他們是哈札爾的支持群眾中的骨幹。於是哈札爾申請了一個簡易代碼,總計收到 8 萬則來自印度百姓的簡訊,成果算是不錯。[30]

接著,他稍稍修改戰術。在印度和許多其他開發中國家,人們習慣使用「未接來電」作為相互溝通的一種方式,若你和朋友相約喝咖啡,但在路上遲到了,你留個「未接來電」給他們;想讓女友或男友知道你想念她(他),留個「未接來電」(沒錯,在一些文化中,向愛人示愛的方法之一是掛掉他們的電話)。為何會留「未接來電」呢?因為不計費,也不費力。

這個小小的戰術改變,創造了大大的不同。哈札爾對外提供一支電話號碼,請求支持其反貪運動的印度人留「未接來電」給他,結果數量從 8 萬躍增至 3,500 萬。[31]

3,500 萬通「未接來電」是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的接應抗議行動(我們還找不到比這個數量更大的抗議行動),怎麼發生的?行動電話普及率顯然是一大功臣,換作是十年前就不可能發起這樣的行動,此外也顯示了印度新興中產階級的巨大力量。這是一個如何以新力量模式建立群眾的好例子,其重點是使用一個既有行為(在印度,留下未接來電原本就是人人在做的事)來降低參與障礙,讓參與過程沒有摩擦。

提升人們的參與程度

你可能會問,那又怎樣?3,500 萬通「未接來電」實際上成就了什麼?不就是點擊行動主義(clicktivism)嗎?《異數》的作者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在《紐約客》雜誌上撰寫長文分析這點,他指出線上行動主義太容易參與了,以至於最終都是以「弱連結」(weak ties)為主,不像「強連結」(strong ties)的行動主義,人們冒著生命危險參與,彼此形成面對面的深度關係。[32] 從某種意義來說,葛拉威爾的論點是對的:投入程度很重要。如同本書第 5 章將探討的,任何運動或新力量社群的「超級參與者」(super-participants)做了一些最重要的工作。不過伴隨著讓更多人加入而來的,是有大好機會可以形成影響力,哈札爾的運動提供了例證。

對哈札爾而言,有龐大數量的支持者非常重要。首先,龐大人數構成了極高的道德正當性,人數多到令政府不能漠視。更重要的是,哈札爾把那些電話號碼轉化為實體世界裡的力量。在「未接來電」行動的兩週後,他握有舉世最大的支持者電話號碼名單,接下來呢?

哈札爾陣營和名單上的人接洽,請他們協助號召數 10 萬人參加在德里和其他城市的抗議行動,[33] 展現了從線上動員到線下動員的超凡力量。雖然,這些行動並未促成《公民監督法》的通過,但仍然迫使印度政府接受了他的一些訴求,他在 2011 年的行動幫助推動印度反貪腐相關法律的大幅變革。聚焦在對低度開發國家人民灌能的組織/The Rules(由傑洛米創立領導的社企組織 Purpose 育成的一個組織)開發出一種技術,幫助其他人和組織做哈札爾所做的事,這項名為/Crowdring 的工具讓其他國家的運動人士可以推出他們的「未接來電」行動。[34]

若運動建造者像哈札爾那樣,懂得如何把人們從較膚淺的參與推向力度更強的參與,那麼葛拉威爾對「低障礙」行動主義的弱點評論就不成立了。我們稱此為提升參與程度(participation scale)。

註釋

28“Jan Lokpal Bill and Parliament,” The Hindu, September 6, 2011. 
29Jason Burke, “Indian Activist Anna Hazare Refuses to End Hunger Strike,” The Guardian, April 7, 2011. 
30Jonathan Arp, “Call to Action,” Makeshift, Fall 2013. 
31/The Rules, “Changing the World with Millions of Missed Calls,” Social Tech Guide, May 9, 2014. 
32Malcolm Gladwell, “Small Change,” New Yorker, October 4, 2010. 
33Burke, “Indian Activist Anna Hazare.” 
34/The Rules, “Changing the World.”

※ 本文摘自《動員之戰》,原篇名為〈如何建立群眾?〉,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