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丹尼爾.克羅斯比;譯/陳重亨

之前我們說過,你的身體有兩個主要作用:求生和繁殖。而要做到這兩件事,就要維持生理平衡。我們身體的恆定溫度是華氏九十八.六度(即攝氏三十七度)。如果體溫過低,身體會自動把血液從四肢輸送回軀幹。要是體溫太高,就會排汗以進行冷卻。

在這個過程中身體為了爭取協助,一旦偏離平衡即會讓人感到不舒服,所以你會想要加件衣服、或者是開冷氣(或者以我的情況來說,會停止運動)。正如凱莫勒(C.Camerer)、羅文斯坦(G.Loewenstein)和普雷列克(D.Prelec)的研究指出:「快樂並非人類行為的目標;更實際而言,應該說快樂是生理平衡的訊號,是一種帶來訊息的訊號。」一般來說,當生理偏離平衡狀況,趨於兩極時,我們在決策上都會變得更糟。[1]

尋常那種平安無事的溫和而正面的感覺,被認為可以幫助我們保持認知靈活、發揮創造力來解決問題,對一切都能產生正面影響。而悲傷則會消耗精神能量;若是處於生理平衡範圍內的樂觀振奮,則會帶來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但正如我們之前所了解到的,重要的財務決策並不是那種讓人感到普通快樂的小事;事實證明,金錢對我們太重要了,所以要做出財務決策時,生理刺激馬上變得強烈,導致我們迅速脫離平衡狀態,轉而趨向驚慌落跑。生理刺激的過度反應會降低工作記憶和認知能力,就像是感到很冷時,血液會從手腳末端流走一樣,我們一碰上金錢問題,認知處理能力也會從大腦流走。[2]

生理失衡的身體改變我們的偏好,不一定會以我們認可的方式。我們都希望自己根據理性、道德和歷經時間考驗的原則來做出決策,但研究顯示,它其實跟我們的進食比較有關係。美國聯邦法官傑若姆.法蘭克(Jerome Frank)曾諷刺說:「正義只是法官的早餐。」根據班古里安大學(Ben Gurion University)的夏伊.丹吉格(Shai Danziger)研究,沒想到還真的有點道理。丹吉格的研究是針對以色列監獄在十個月內舉行的一千一百一十二次假釋委員會聽證結果進行分析。[3]

研究發現,法官們剛吃完早餐時,有六十五%的囚犯會獲得假釋。但之後假釋率就開始下降,而在午餐前降到最低;吃完午餐以後,某些法理學上的奇蹟又出現啦!法官們開始心慈手軟寬宏大量,但假釋率會再次逐漸降低,直到……你說對了,吃完下午茶點心以後才會再上升。

丹吉格的研究結果實在是讓人震驚又沮喪。這些假釋判決跟整個社會的人命和福祉都大有關係,應該是運用法學專業冷靜地做出判斷,而不是受到渴望士力架巧克力棒的影響。雖然目前對於投資決策還沒有類似的研究,但餓肚子這種小事會對決策結果產生重大影響,好像也不是沒道理。華倫.巴菲特每天消耗八百卡路里的可口可樂,說不定就是他的成功祕訣呢!

另一項研究顯示,飢餓的人不但渴望食物,還渴望金錢,而且更貪婪。相關研究指出,斷食的人比吃飽的人更願意接受風險較高的金錢賭注。達納.史密斯(Dana Smith)的研究報告說,這種趨勢並非人類所獨有:「這個發現也獲得動物文獻的支持,吃飽的動物會比較厭惡風險,而飢餓時就會去冒險。這大概就是演化選擇的特徵,在飢餓狀態下促使探索和冒險,才有可能找到新的食物來源。」

如此看來,生理上某些部分的失調,會以可預測的方式來影響看似無關的財務決策。如果身體的飢餓可以概括為財務需求,內臟調節說不定也可以。荷蘭的研究人員用一種很不尋常的方式進行這項調查。

梅爾珍.圖克(Mirjam Tuk)帶領的研究人員把受測者分成兩組:第一組都喝了七百毫升的水,第二組只喝五十毫升。然後要求受測者進行一項任務,在即刻獲得小額獎勵和等待長時間以獲得更大獎勵之間做出選擇。令人震驚的是(至少對我來說!)那些喝很多水、說尿意很急的人,比那些喝水不多、尿意不急的人更常選擇等待以獲得更多獎勵。圖克及其團隊提出的解釋雖然令人驚訝,卻也跟前述的飢餓溢出效應不謀而合。研究報告說這叫作「抑制的溢出效應」,受測者不去上廁所的身體抑制,連帶也讓他們更有耐性等待更大的財務回報。[4]各位現在可以暫時放下這本書嘍,財務成功的祕訣也是需要尿尿的。

決策時碰到的生理障礙根本沒人曉得,最危險的是它們都偷偷地來。各位要是問以色列法官怎麼做判決,他一定會說自己是根據一大堆卷宗資料,而不是他的胃。我們都以為自己擁有自由意志、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起個人責任,不認為身體因素會決定我們的行為,但其實這些影響對任何投資人來說都是不利的。不過我們也必須問一下,要是我們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受到影響,那麼我們是否能夠控制或駕馭自己身體對於風險和不確定因素的反應呢?我們是否能夠透過過練習,讓生理更常維持平衡呢?

經濟學家羅聞全(Andrew Lo)曾找來各種年資的交易員,檢查他們的自主神經系統(ANS)反應,包括呼吸、皮膚溫度、臉部表情和血容量。正如我們所預料的那樣,羅聞全發現,經驗豐富的交易員對市場波動的 ANS 反應,會比剛剛入市的菜鳥少得多。經驗豐富的交易員可以更好地維持生理平衡,這對認知會有更多好處,但還是會顯示出「顯著的生理反應」。金錢就是讓人很有感嘛![5]

我們剛才看到的那些飢餓的以色列法官,平均擁有二十二年的專業資歷,而那段期間他們的判決占以色列所有假釋判決的四成。這些人雖然都是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但他們的客觀性還是會因為飢餓與否受到影響。我每次看到極限運動員表演危險動作,比如說騎摩托車後空翻,我都會想不知道要摔斷多少骨頭才能達到這種專業程度。市場變化帶來的極端生理反應,擁有足夠經驗的投資人是能夠緩和它的影響,但永遠無法完全擺脫。不過在那個過程中,要付出多大代價?

註釋
[1] C. Camerer, G. Loewenstein and D. Prelec, ‘Neuroeconomics: How neuroscience can inform economics,’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March 2005), p. 27.
[2] F. G. Ashby, V. V. Valentin and U. Turken, ‘The effects of positive affect and arousal on working memory and executive attention,’ in S. Moore & M. Oaksford (eds.), Emotional Cognition: From Brain to Behaviour (John Benjamins, 2002), pp. 245–287.
[3] E. Yong, ‘Justice is served, but more so after lunch: how food-breaks sway the decisions of judges,’ Discover (April 11, 2011).
[4] M. A. Tuk, D. Trampe and L. Warlop, ‘Inhibitory Spillover,’ Psychological Science (April 2011).
[5] A. W. Lo, ‘The Adaptive Markets Hypothesis: Market Efficiency from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August 2004).

※ 本文摘自《非理性效應》,原篇名為〈財務成功的祕訣:先去尿尿〉,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