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周慕姿

在必須察言觀色、溫柔體貼、在意和諧、情緒界限模糊的訓練下,不意外地,許多女性變得很善於取悅與順從。有些人會說這是「女性的武器」,但誠實地說,這不是武器,而是女性「生存的要件」。

有個女性朋友與我分享了一個經驗:

「小時候,我常常被大人說我臭臉、沒禮貌,但其實我只是沒有表情而已。

我哥跟我有一樣的狀況,就是沒表情,看起來有點兇。我哥也不太喜歡跟親戚打交道,常常自己拿書坐在一旁,但大人不太會說我哥什麼,我媽還會幫我哥圓場:『這孩子只是比較害羞。』如果是我做同樣的事情,反而會被我媽念,說我臉臭、看起來很兇、很不屑,而我只是沒表情。

後來我開始訓練自己微笑,的確,大人比較滿意了。

但後來我發現『笑』這件事,好像變成我的反射動作,甚至是面具一般。笑著笑著,連遇到該生氣、該說『不要』的時候,我都不會了……」

有許多女性有「無法拒絕」的困擾,我自己也是。

記得剛出書時,收到許多演講邀約。當時的我,從沒有處理過這麼多邀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要拒絕,又擔心別人對我印象不好,畢竟「這是別人給我的機會」……於是,牙一咬,全部都答應了,使得我那一年的工作量過載,身體健康也出了狀況。

當時的我,一想到要拒絕別人,內心就出現很深的焦慮感──在意別人感受,害怕別人失望、對我印象不好;對拒絕別人的要求有罪惡感,覺得自己「應該」要調整自己、配合別人……

後來我留意到,我時常取悅他人。若拒絕並重視自己需求,就會出現焦慮與罪惡感,這是我長期的習慣,甚至是一種反射動作,常常跑出來影響我的決定,讓我放棄自己的需求。

而我也發現,不管是工作或生活上,如同我有類似困擾的女性,所在多有。我才注意到:這可能是一個文化、社會訓練下的生存法則,而非僅是一種個人特質。

有些女性因過往成長經驗的訓練,慢慢習慣委屈、習慣被不公平地對待或忽略。雖然被如此對待,充滿了許多抱怨與不安全感,但為了因應、安撫自己的不安全感,開始藉由「順從」的行為,甚至升格至「取悅」周遭人們的需求,來讓自己「被看見」,來證明自己有用、有價值。

也就是藉由認同那些可能正在壓迫自己的人的「需求」,縮小自己的需要,來讓自己安於這樣的「不公平」;並藉著取悅與順從,獲得被注意、被稱讚、被重視,以此方式,來讓別人、團體、社會接納自己,從而得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對於有些女性而言,「犧牲需求與感受,以獲得好評價」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沒有被教導「如何無條件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也可能從沒被這樣對待過。在這個社會裡,我們需要很努力,努力察言觀色,把自己的需求降到最低,以獲得更好的評價,獲得想要建立的關係,以及成為團體接納的一分子。

過往的「文化纏足」讓我們學到的經驗是:如果只「做自己」,不付出任何「犧牲與痛苦」,是不可能被這個社會接受的。

※ 本文摘自《他們都說妳「應該」》,原篇名為〈取悅與順從:學會習慣內心的委屈〉,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