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吳媛媛

瑞典的義務教育不是最完美的,但在充沛的資源和意願下,他們確實是卯足了全力。在新興網路媒體帶來的一片亂象中,為了培育一個個未來的媒體讀者和媒體工作者,讓媒體發揮最大的民主效用,瑞典各團隊不斷針對考試結果和社會趨勢進行大小規模的研究,並在教學和考題上加以對應和改革。

在媒體識讀的教育上,瑞典高一的社會科和國文科之間有很緊密的配合。社會科課綱有許多與媒體相關的學習目標,比方說學生必須理解一個「事件」從發生,到經過各媒體挑選、描述而成為「新聞」的一連串過程,練習看到一則新聞的時候,如何一步步往後推,掌握事實呈現的各種可能性。另外學生也必須熟練檢視資訊來源的四大原則。

一、時間點原則:距離事發時間點越遠的敘述和資料,有效性也會越低。

二、第一手原則:和事件當事者之間的轉述人數越多,離事實越遠。

三、可信度原則:這篇報導或評論是誰寫的?由什麼機構發布?他們有相關專業和知識,值得信任嗎?

四、傾向原則:每一篇報導和評論背後都有一個價值和目的。這篇文章的作者本身有什麼傾向?他是為什麼目的而寫,為誰而寫?

學生在社會科上學習了這些知識後,國文老師必須有意識地提供素材和機會,讓學生反覆練習。高一國文課上,瑞典學生閱讀涉及各種領域的新聞、評論和科普文章。而在寫作練習上則是以摘要文和辯論文為兩大主要體裁。寫摘要文考驗學生閱讀理解、統整、簡化和正確引用原文的能力,而辯論文章更考驗學生的邏輯思考和表達能力。這兩種文章都有很嚴格的行文規範和評分標準。拿辯論文章來說,文章起頭必須清楚點明立場,接下來的每一段都提出一個論點支持立場,各段開頭的第一句話必須總括整個段落,然後在最後一段再次總結全文,這個結構只要缺了一點,就會被老師扣分。

記得我以前在成人學校修高中瑞典文課時,覺得這些作文練習綁手綁腳的,不但寫作過程枯燥耗神,寫出來的文章也沒什麼文采韻味可言。但是當我更加頻繁地閱讀瑞典報章,我才理解,忙碌的現代人必須閱讀大量資訊,因此作者有義務將自己的想法用最有組織、讀者最好吸收的方式表達,降低閱讀時間和門檻。同時,學生能在規則方圓之內清楚表達己見,也表示他們對自己的立場和論點有透徹的理解。

這類文章的評分不看重文采,學生特意雕琢漂亮的文字也不會採計分數,參與社會辯論不是「文采好」的人的特權。不論用多麼質樸的語言,只要理論適當邏輯清楚,就有改變輿論的力量。瑞典的高二國文課是以純文學為主題,到時文采自有發揮的舞臺,不過這又是語言的另一個功能了。

※ 本文摘自《思辨是我們的義務》,原篇名為〈增強民主的社會和語文教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