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作者:張文亮

普羅科普維奇是烏克蘭人,大學時念地質學系。一九四一年,德軍入侵烏克蘭,他加入軍隊,看到同袍慘重的傷亡。二次大戰後,烏克蘭又被俄國併吞。普羅科普維奇與家人避居海外,一九五○年,他們到了美國。他先做雜貨店的店員,又做了幾份臨時性的工作。直到一九五八年,墾務局招募人員,他去應徵,才有正式的工作。

美國加州北部的水多,中南部的水少,但是工業、農業與大都市都在中南部。一九三三年,聯邦政府開始進行北水南送的工程,建造幾座很大的水庫蓄水,與長一千一百二十九公里的輸水圳路,直到一九六○年才完工。完工後,墾務局負責維護。普羅科普維奇的職位不高,專責水路巡視。主要的工作內容是量測水路的淤積,這是一份低層的工作,但是他認真、踏實的做,沒想到有了驚人的發現──這項大型的工程建造,竟然成為外來種生物入侵的管道。


圖說:加州灌溉水路成為河蜆入侵的管道。

透過工程管道入侵

他帶著水底採泥器到現場採樣。當時的水路流速湍急,他要採集湍流下的泥沙非常不容易,以前做這份工作的人就隨便做,採多少算多少。但是他耐心的改良水底採泥器,讓採上來的底泥不會掉落,直到採集到所有的底泥。而後他發現一個前所未見的現象,底泥中竟然含有大量的亞洲河蜆。這些河蜆密集生長,一平方公尺的水底可以生長一萬至兩萬隻。一九六二年他發表這項結果,認為生長在水底的河蜆會黏住底部,增加水流的阻力。

河蜆原生長在臺灣、越南、中國南方,經常棲息在水底,分布在淡水區域至感潮灘地,屬於一年生的動物,產卵很多,只能活在乾淨的水中。河蜆含有豐富的營養分,經常成為桌上的佳餚之一。在亞洲,沒有人視其為令人困擾的物種。

二十世紀初期,亞洲的移民將河蜆帶到美國加州,可能有人養殖來吃。一九三五年,有人發現在加州沙加緬度河有若干河蜆,數量不多,分布範圍狹窄,所以並沒有引起太多關注。

可是普羅科普維奇在水路底部卻發現從未看過的大量河蜆,這是河蜆大量生長的現象。冬天時,水路停止輸水,他到水邊想清除河蜆,才發現河蜆緊黏在水路側邊或是水門上,非常難清除。一九六四年,他寫道:「我們對這些河蜆完全不了解,這麼大量生長在水路裡,將會有什麼影響也不清楚。很多人認為這只是水路管理上的小麻煩,用機械動力可以去除。但是無論我用什麼方法,都無法將這麼多的生物清除乾淨。即使清除了許多,剩下的河蜆還是會繼續繁殖,這個問題將會一直產生,難以徹底解決。」

快速決策的陰暗面

他又繼續觀察這現象,寫道:「原來亞洲河蜆比美國河蜆更適合棲息在混凝土的水路,牠們比較耐熱,在強勁的水流處,會躲入較深的底泥中。這代表工程建造物所產生的水域,竟有篩選生物品種的效果。亞洲種占了優勢,將取代美國原生種河蜆。」其實調查泥沙才是他的工作,研究河蜆是個意外,可是他無法忽視這樣的大發現。

一九六六年,他沿著輸水系統擴大調查區域,發現亞洲河蜆已經藉由水路散布到加州中、南部的河川、池塘,甚至在感潮地帶氾濫成災,以致原本在海灘的蜆類也逐漸被其取代。他寫道:「人口增加、都市發展、工業製造,都需要用水。水資源政策在大量需求的壓力下,政府很容易驟下決定,建造大型的工程來滿足所需。在工程技術上,輸水並不困難。困難的是,事先並未考慮到大型建設讓外來生物入侵所帶來的影響。」

河蜆造成發電廠危險

他又寫道:「國家的工程建設,應該朝向人的需求與環境保護互相協調,這需要事先仔細的調查與規畫。若倉促決定執行,未知的問題將接踵發生。工程案不該加速通過,而需思考潛在的問題,以免未知物種入侵。」

這個發現後來引發「環境危機的覺醒」,促成一九六九年美國訂下《國家環境政策法》,要求工程進行前要通過「環境影響評估」,減少工程對環境負面的影響,幫助國家決策者預先有危機意識,以做正確的決定。

法令雖然通過了,可是河蜆的分布範圍仍持續擴大。一九七○年,亞洲河蜆已經襲捲美國南部諸州。一九八○年,美國百分之九十的河口都出現亞洲河蜆過多的問題。熱帶地區的生物,竟然成為溫帶地區的困擾,這是眾人都意想不到的。尤其在較寒冷的水域,發電廠與核電廠排出來的水溫較高,讓亞洲河蜆在冷水區找到新的熱點,億萬隻在排水管口群聚生長,阻礙排水,造成危險,強迫美國發電廠每年必須關廠一段時期,派員下水清理。

洞濁地質是環評的關鍵

一九六六年之後,普羅科普維奇沒有持續追蹤河蜆,他回歸本業,探討水路經過山腳時,漏水可能導致山坡滑動;地下水管破裂,可能造成地面陷落的危害;地下水超抽,導致地盤下陷等問題。他將地質與工程的問題連結在一起,使地質條件成為環境影響評估的重要因子。

一九八○年代,核電廠設置的場址的安全評估,成為全球工程安全最具爭議性的問題。普羅科普維奇寫道:「核電廠的選址,不能位於地質斷層帶與地滑區,是所有工程中最首要的安全要求。無論人類的經濟發展多麼渴求豐沛的發電量,地質條件是首要的考慮。人類的需求與必要之間,要有道切割線。在哪裡切割,是核電發展與工程安全之間,難解的問題。」

一九九○年,發現亞洲河蜆夾帶的細菌也入侵美國的水域,造成水生物感染傳染病;二○○○年代,發現亞洲河蜆入侵近海的生態保護區,即使派人清除也清理不完;二○一○年代,河蜆仍在阻塞美國的發電廠與核電廠的排水口,而且擴散到英國、德國……。

普羅科普維奇的研究資料如今珍藏在加州大學的圖書館內,見證他所說的:「人類太依賴科技,以為科技可以解決許多的問題,卻忽略了科技也會製造問題,而且是更多、更多的問題。」

※ 本文摘自《有誰聽到座頭鯨在唱歌》,原段落名為〈第8章 好吃的河蜆其實很可怕〉,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