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飯野亮一;譯/陳令嫻

丑之日開始成為鰻魚日

蒲燒鰻魚店不僅成功運用江戶前行銷,還完美結合蒲燒鰻魚與土用[3]丑之日。根據記載江戶時代風俗的《明和誌》(文政五年)記載,土用丑之日成為鰻魚日是始於安永、天明年間:「最近(略)進入土用時期,於丑之日食用鰻魚(略)始於安永、天明年間。」

日本的詩經《萬葉集》收錄了大伴家持吟詠夏季吃鰻魚的和歌:「苦夏不思食,無病三分虛,見我形枯槁,憐我漸消瘦,吾友石麻呂,勸吾多食鰻,此物滋脾胃,炎夏最宜食。」自此以來,夏季天氣炎熱,食慾不振導致身形消瘦、身體虛弱時適合吃鰻魚進補的觀念流傳至今。《養生訓》的作者貝原益軒引用大伴家持的這首和歌,用鰻魚治療夏季虛弱的病人(《大和本草》,寶永六年)。

夏天吃鰻魚進補的觀念結合土用丑之日,於是催生了土用丑之日成為鰻魚日。關於促成兩者結合的源頭,眾說紛紜;最有名的是平賀源內提議說。據說某家鰻魚店找上平賀源內商量,該怎麼做才能生意興隆。他建議對方在門口貼上「今天是土用丑之日」的布告,就能財源廣進。平賀源內是高松藩的武士,在寶曆六年來到江戶。雖然曾經短時間留學長崎,不過直到安永八年死於獄中為止,都住在江戶。他在江戶的期間似乎正逢土用丑之日開始吃鰻魚,因此平賀源內提議說在時間上並不矛盾。然而這項說法並未出現於任何文獻中,突然在門口張貼公告表示「今天是土用丑之日」,客人就能明白其意進而上門的說法也難以置信。

另一項膾炙人口的說法是神田和泉橋的春木屋善兵衛制定說。《江戶買物獨案內》(文政七年)刊登了二十二家蒲燒鰻魚店。其中只有春木屋善兵衛的店標示為「丑之日始祖」【圖五十六】。春木屋是名列在文化十二年餐飲店排行榜《江戶之華名產商人評判》的名店。在此之前的文獻並未出現春木屋之名,因此無法確認土用丑之日成為鰻魚日時是否已經開始營業。  

【圖五十六】春木屋善兵衛的店標示為「江戶前丑之日始祖」(《江戶買物獨案內》,文政七年)。

用易卦分析事物與社會現象的丈我老圃在《天保佳話》(天保八年,一八三七)中提到「土用鰻魚。夏天食慾不振、身體虛弱,因此在土用丑之日食用鰻魚進補。尤其丑為土,土用時期中的丑之日是土上加土」。根據中國自古以來流傳的五行思想,世上萬物無論有形無形,都屬於五行「木、火、土、金、水」之一。節氣的「土用」和十二干支的「丑」屬於「土」。根據五行說,鰻魚能滋養夏天因為天氣炎熱、食慾減退而衰弱的身體。尤其是土上加土的土用時期間的丑之日,吃鰻魚效果更佳。丈我老圃根據五行說,提倡土用丑之日吃鰻魚。

丑之日吃鰻魚成為例行公事

雖然無法確定土用丑之日成為鰻魚日的正確起源,鰻魚日倒是成為例行公事,流傳下來。

市村座於文化五年(一八○八)閏六月八日開始上演夏季狂言,戲碼是鶴屋南北的作品《彩入御伽草》。其中一幕〈兩國鰻魚店〉的登場人物鰻魚店的八郎兵衛說「夏天演戲會遇上土用丑鰻魚。我和其他朋友吃的都是江戶前的小鰻魚。」

「丑鰻魚」一詞在此時已經普及。如同「小串的鰻魚在土用丑之日要價四十八文」(《我衣》卷八,文化八年)所示,蒲燒鰻魚到了土用丑之日便漲價。寬政改革時,幕府在寬政三年下令「小串蒲燒鰻魚一串從八文降至七文」(《市中取締類集》)。然而到了寬政改革結束的文化三年(一八○六),價格又漲回原本的「一串八文」(《戲場粹言幕之外》,文化三年)。一串小串的鰻魚在文化八年的市價是八文,表示丑之日時漲到六倍之多。

儘管如此,蒲燒鰻魚店到了土用丑之日還是生意興隆,賣到江戶前鰻魚不夠吃,還得用上旅鰻:

◯「盛夏土用丑之日,人人爭相欲食鰻,江戶鮮鰻不足用,外地土鰻盈滿筐。」(《柳》七三,文政三年)

到了土用丑之日,蒲燒鰻魚店忙不過來:

◯「盛夏土用丑之日,眾人爭食蒲燒鰻,川流不息門庭鬧,上下奔波不得閒。」(《柳》七四,文政五年)

丑之日吃鰻魚成為例行公事:

◯「盛夏土用丑之日,宜食黏膩滑溜物,開脾健胃補精氣,莫如蒲燒烤鰻魚。」(《柳》七四,文政五年)

文化、文政年間是江戶庶民文化最為興盛的時期,當時江戶人到了土用丑之日紛紛競相食用蒲燒鰻魚。因此出現春木屋等號稱是「丑之日始祖」的店家。

巧克力業界培養社會大眾養成情人節就該買巧克力的習慣,蒲燒鰻魚界也成功打造土用丑之日成為鰻魚日。

註釋

[3] 譯註: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前的十八天,一般多指夏季的土用。

※ 本文摘自《蕎麥麵、鰻魚、天婦羅、壽司:江戶四大美食的誕生》,原篇名為〈土用丑之日與蒲燒鰻魚〉,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