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Fion

奮鬥者檔案

台灣妞,輔大織品系畢業,曾在台灣的日商工作。二○一○年來韓。經營粉絲專頁「台灣妞韓國媳」、Youtube頻道、網站「Hi A Day」,在PressPlay製作「和台灣妞當同學」韓文教學節目。二○一二年與朋友合出旅遊書《首爾我來囉!美食×咖啡×暖男的私房旅記》。

喜娜,輔大日文系畢業,曾在日本留學,來韓前在台灣的日商工作。二○一六年來韓。經營粉絲專頁「喜娜與小眼睛喔爸在韓國」。二○一七年與台灣妞合開工作室,經營粉絲專頁「普通人工作室ODNP50」及Youtube頻道「Ordinary People 50」。

首爾江南區的一間燉排骨專賣店裡,木色條紋的四人桌上,白色的陶瓷鍋滾著的是紅燒燉排骨,旁邊鑄鐵平底鍋則是西式的奶油口味。桌子前緣放著一個白色的攝影三角架,上頭架著一台掌心大的運動攝影機。坐在桌前的喜娜,右手戴起塑膠手套,把手伸進銀色鍋子裡,攪拌白飯、魚卵、海苔、香油所組成的韓國飯點,再一一捏成貢丸大小的糰子。

「這是什麼?」台灣妞問。

「주먹밥~」喜娜回答。

「拳頭飯糰!」台灣妞轉向鏡頭︰「주먹就是拳頭的意思,밥就是飯的意思。」

吃了幾口煮透了的燉排骨,台灣妞和喜娜驚嘆美味。台灣妞︰「這很好吃啊,完全是台灣人會喜歡的口味。喜娜你要記得把菜單照給大家喔。」

喜娜點頭應允︰「好好吃喔!我好會找喔。」

在旁側拍的我忍不住插話︰「你怎麼找的?」

喜娜的眼神離開鏡頭看向我︰「上網看韓國部落格找的。其實之前也吃到過很多雷店,不過我們都會打馬賽克、不會秀出店家名字。」

台灣妞開玩笑︰「要保護店家。而且我們會怕哈哈哈。」接著她挖了一匙蒸蛋,再度轉向鏡頭:「這個也好吃,是非常對台灣人口味的一道菜,」又夾起飯糰︰「還有喜娜用心捏的拳頭飯!」

我坐在她們兩人的對面,彷彿戴著VR眼鏡在看美食秀。凡人在現實生活中看到明星,都會忍不住評斷對方的長相、身材,「你本人比電視美/帥多了捏!」是長輩特愛發出的感嘆。年輕世代看電視的少了,多半改盯著電腦、平板或手機,以前的電視,變成Youtube、FB、IG,內容從綜藝節目、二十四小時小時新聞台,轉換成不同內容創作者的影片、貼文或美照。手拿遙控器的沙發馬鈴薯,世代交替成移動中也可獲取娛樂的低頭族。於是明星/名人的定義也跟著擴大,在網路上擁有大批跟隨著/讀者/粉絲的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知名度以及受歡迎程度,還可能大過發片的歌手。

從早期以文字為主的部落格,到Facebook崛起後的粉絲專頁、照片為主的Instagram,到現在影音當道的Youtube、直播,這群KOL隨著耕耘的領域不同,有著不一樣的稱呼︰部落客、網美、網紅、Youtuber、主播、內容創作者等。

這些台灣妞全部做過。部落格、粉專、出書、翻譯節目影片、寫專欄、直播、IG、拍Youtube影片……,所有可能的內容創作形式她都嘗試過。而業配文、團購、內容訂閱現在東大門韓貨選品,這些內容變現的途徑,她也都熟悉。

但一開始會走上KOL的這條路,卻是「不得不」的選擇。在台灣從事公關工作的台灣妞,「來韓國等於我的工作能力完全用不上,我很難進入韓國職場。」不知道自己在韓國能夠做什麼,結婚後當起全職家庭主婦,每天醒過來想著要煮什麼菜、做哪些家事。聽起來少了職場的壓力,但對原本是工作狂的她來說,卻是失去目標、很難適應,「才過三個月,我就崩潰了。」

不同國家的調查都指出,現在年輕人最嚮往的職業之中,Youtuber這個選項已擠進前幾名。在網路上創作內容、累積影響力、享受成名的滋味還能賺錢,似乎是最靠近名利雙收的完美職業選擇。

但對台灣妞和喜娜來說,賺錢不是她們創作的動機,而是嫁到韓國後「不得不」的一條生路。二○一一年開始在Pixnet(痞客邦)寫部落格的台灣妞,就曾在〈悼念那個住在台灣的我〉文中寫下︰「我本來在台灣是那種精明幹練、態度機歪的公關企劃,吃飯的傢伙就是和媒體打交道、寫活動企畫案……(中略)。但嫁到韓國這個決定,其實就是把我曾經累積下來的能力都斷送了,我在韓國連話都講不好,電視都看不懂,還搞公關勒!!別鬧了。」

部落格是她訴苦的地洞,用文字崩潰過一遍,現實生活似乎就好受一些。

嫁到韓國,卻成了仇韓者眼裡的「叛國賊」

台灣妞在二○一○年來到韓國,那時正是韓流的上升階段。時間往前推一點,○八、○九年可說是韓樂的爆發期,Wonder Girls的〈No Body〉、Super Junior的〈Sorry Sorry〉、少女時代的〈Gee〉……這些歌曲風靡全球,也是台灣企業尾牙表演的必備橋段。

韓流愈盛,對韓國抱有敵意的台灣人卻也愈多。從半導體業的競爭、世足賽的小手段、到媒體爭求點閱率的聳動文章如「韓國人說孔子是他們」,在這樣的推波助瀾之下,哈韓的多了,仇韓的卻也不少。此時嫁到韓國的台灣妞,「跟全天下的女人一樣,只是遇見了一個對他很好的男生,遇見了一個想要在一起度過後半生的對象,所以嫁過來了。」但在仇韓者眼裡,她卻成了某種叛國賊。

「如果你的朋友是一個嫁去韓國的台灣人,請不要約了他老公吃飯,卻一直用中文講說死韓國人你好啊,還微笑握手。而你朋友身邊的韓國老公是帶著一片誠意來見你們,之後還會提到說,你朋友人真好,那家餐廳真好吃,讓你的朋友只能苦笑。」身份轉為韓國媳婦的台灣妞,莫名成了仇韓者的洩憤對象,固定要面對的疑問和質問包括︰韓國人是不是都很大男人、韓國人打比賽真的好髒、你老公會不會打你……,就連訴說異國生活的苦,都常常獲得一句「誰叫你要嫁給韓國人」。

她把抒發心情的部落格、粉絲頁,轉換成台韓交流的工具。透過網路分享自己在韓國的所見所聞、蒐集來的資訊,用輕鬆的方式分享生活,讓更多台灣人了解韓國原來是怎麼一回事。「我覺得韓國人有很機車的地方,也有很好的地方,不可以因為有缺點,就抹滅他們的優點。」台灣妞解釋︰「我要站在一個比較中立的角色,來做交流。」

自學社群經營,直播拍片樣樣行

FB粉絲專頁已成競爭激烈的紅海,似乎人人皆可當「小編」。台灣妞在二○一一年七月十九日開版,算是很早期的進入者。粉專里程碑上寫著︰

二○一三年 粉絲數破四萬人了

二○一四年 六○○○○耶!!拉炮

二○一五年 台灣妞韓國媳破十萬~壓逼

到現在粉絲數已有近四十萬人,成長的速度很是驚人。有什麼秘訣?

「現在坊間很多粉絲團經濟學,但我們那時候沒有。」台灣妞說︰「我沒有領頭羊,沒有人教我。但因為韓國發展得比台灣早,我就上網去查韓文的資訊。」

於是台灣妞總是走得很前面,嘗試過許多社群內容的新功能。三百六十度攝影機一出,她就入手帶著去拍照、拍片;臉書開放直播功能,她立刻直播教大家做韓國料理;臉書演算法加重對影片的權重,她把好笑的韓綜片段翻譯成中文,影片分享數屢屢破千。

效果普通的,她試過就放下。效果好的,例如直播,她一再精進做到更好。畫面太空?那在背景擺東西做裝飾。一個人講話太吃力?她放音樂填補空白。料理的韓文名字太難解釋?她先做好海報字卡。

「做料理的食材要先準備好,然後怕直播時場面太乾不知道講什麼,就要先想好今天有哪些主題可以講。」專業的綜藝節目幕後,有音效、美術、腳本作家、攝影師、製作人……,一個人做直播,她自己摸索出眉角。

互動親切自然,「妞粉」黏著度高

台灣人使用臉書的比例很高,不管什麼品牌講到網路行銷,似乎第一步都是「開個粉絲頁吧」。粉絲頁變多、臉書演算法一改再改,後進者要增加粉絲數愈來愈難,先進者也有「觸及、互動降低」的難關。

評估粉絲頁影響力,可從幾個數字判斷。粉絲數、單篇貼文按讚數留言數分享數、觸及率等。有些粉絲頁有四、五十萬的粉絲,點進去一看,每則貼文卻僅有兩、三百人按讚,互動和粉絲數不成正比,代表黏著力不夠。有些是因為早期用錢買讚,成了僵屍粉絲;有時則是FB想逼你下廣告,只要貼文透出業配訊息,FB的演算法給分較低,曝光成效也就較差。

有網路行銷專家認為,粉絲專頁破了十萬人,會是一個新的門檻。FB官方對小型粉專(粉絲數幾百到一萬上下)常常是大方支持、觸及互動都不錯;但是粉專一旦養大,FB就會開始要你吐出廣告費來換取曝光,帶著點養、套、殺的味道。

台灣妞的粉專有近四十萬粉絲,照常理來說互動應該會更難。但是她的貼文讚數還是動輒破千,就算是沒有圖片的一百三十字短文,也可以在兩小時內獲得一千多個讚。

詢問粉絲們為什麼喜歡台灣妞,回答大多是︰覺得她很親切自然、她的貼文跟影片很好笑、可以輕鬆的獲取關於韓國的資訊及知識。而我認為,「直爽」與「正義感」,是她的獨特魅力。

網紅大多呈現出生活甜美喜悅的一面,台灣妞自己也認為︰「粉絲加入粉專,就是想要看你快樂的生活。」但她卻勇於觸碰敏感議題,直指傳統媒體的錯誤,或甚至拍片解釋爭議。

天下雜誌粉專,在二○一七年七月發佈一篇標題為〈儒家是韓國的 你服嗎?〉的文章,立刻激起許多仇韓人士的憤慨,而向來努力澄清「韓國人並沒有說過孔子/屈原/圍棋/端午節是韓國的」的台灣妞,忍不住跳出來寫文。

許多版友支持台灣妞的立場,也湧向天下雜誌的粉絲專頁留言。原報導記者還來到台灣妞的貼文下面留言反駁,並要求台灣妞道歉。爭執到最後,天下雜誌將原文改標為〈南韓儒家書院申遺,華人為何跳腳〉。如果網路論戰要分輸贏,這一仗算是天下雜誌醜一。

而今年四月爆發的韓國直播主「大陸男」(대륙남)與台灣司機吵架的影片,在韓國網路熱燒,引來許多韓國網民辱罵台灣。台灣妞在影片下用韓文留言解釋卻被網民攻擊,於是她連夜拍了一部近二十分鐘的影片,把大陸男影片中的五大誤會點,一一用韓文解釋清楚。最後大陸男把影片下架,也公開道歉。台灣妞的出擊,算是獲得理想的結果。但做這樣的影片不會獲利,引來贊同的同時,還會引來各種批評。最讓她受傷的留言,卻來自同胞。

「我們的韓文不是母語,要拍一個這麼長的影片,要很有恥度,就是抱著被韓國人嘲笑韓文不好的心理準備。」她說︰「但是卻有台灣人留言,罵我的韓文程度不好。我覺得你罵我處理不好,我們可以討論有沒有更好的處理方式。我很意外有台灣人留言說我韓文程度不好……就有點被人身攻擊的感覺。」

強心臟的KOL,不覺得自己是個「咖」

KOL這份職業,我覺得有些部份類似AKB48「可以面對面的偶像」以及「讓歌迷跟著她們一起成長」的概念。過往明星/藝人/名人都有點遙不可及,只有在公開活動才能遠遠地見到。但是KOL的人氣從零開始累積,過程全部看得見。留言私訊,大多能獲得本人回應。這種親民、貼近人心的互動和信賴感,也是許多廠商願意花錢找KOL寫業配文的原因之一。

但在網路成名,必須有顆強心臟。像是做直播就考驗EQ以及表情管理,「有時候你在那邊打招呼,嗨~~然後有人留言『你今天看起來好胖喔』,」台灣妞說︰「要即時面對觀眾的情緒,只能臉笑得很抽搐。」

「但你的版友們都蠻善良的。」喜娜說。

「對,通常這時候會有別的版友回他『你怎麼這麼沒禮貌!』」台灣妞大笑。

「沒錯!如果有人問問題,還有人會幫忙提醒『剛剛妞已經說過了喔!』」喜娜補充。

從一個嫁到韓國的台灣女孩,到現在成為FB上擁有近四十萬粉絲、Youtube二.六萬訂閱戶、IG上四.二萬個追蹤者的KOL,走在路上會被認出來要求合照,但台灣妞還是不太習慣自己「有名」這件事。

「我每次寫文,都沒有想過媒體會想拿去做報導。我只是轉述韓國新聞說了什麼、加上我個人的觀點。但台灣媒體會引用,下一個標題『住在韓國的台灣媳婦說了什麼什麼』。」她不覺得自己是個值得被報導的發言角色︰「我什麼咖啊我?」

自謙不是個值得被報導的角色,但握有網路發言權的台灣妞,在起伏之間看盡人情冷暖。「很多人需要我幫忙時,才會來聯絡我、套交情。」走紅之後,交朋友通常變得更難。

她跟喜娜在二○一六年認識,當時她已經是粉絲十幾萬的KOL,喜娜如何走進她的心房?兩人又怎麼共下開工作室的決定呢?

同為放棄台灣職場的工作狂

嫁到韓國的台灣女生,從早年至今,至少也有上千位。二○一六年來的喜娜,對二○一○年來韓國的台灣妞來說,算是「韓媳界」的學妹。當初對於異國戀情即將邁入婚姻,台灣妞和喜娜的準備,都是「學韓文」。兩人在台灣就上補習班,到韓國後也先念語學堂。「我想說先上學,苗頭不對就要趕快跑。」台灣妞邊大笑邊說。她和喜娜一樣,都和韓國男友遠距離戀愛了幾年,先試著在韓國生活看看,才決定結婚、定居。

出乎意料的,她們也是同個大學的學姊妹,甚至還在有關聯的日商企業工作過。若沒有在韓國相遇,也可能哪天會在職場上交手。「我搬來韓國之前很緊張交不到朋友,台灣韓文班的同學介紹我看妞的粉專,我有次看到她PO文說她住在蠶室,剛好我男友也住在那裡。」喜娜說︰「就想說來問一下,看有沒有可能交個朋友。」

當時台灣妞已經是有十幾萬粉絲追蹤的KOL,每天要回答數十封私訊。等於是半個公眾人物的她,面對陌生人的「交友信件」,為什麼會答應見面?

私訊都會親自回應的台灣妞,先是開玩笑地說︰「因為我很害怕那種尷尬的場合,平常不會跟讀者見面。我那天看來是著猴(發神經)。」她回想了一下,「應該是那天訊息量不多,她寫得又很有禮貌、很誠懇。而且她寫的內容,讓我比較沒有壓力。」

多年職場經驗、在台灣已經爬到小主管位階的喜娜,過往負責肖像授權的工作,有條有理、很會抓重點的交友信,引起台灣妞的興趣。「喜娜在信裡先自我介紹,接著解釋怎麼知道我、為什麼想找我。條列出她的問題,很確切的寫著,如果可以碰面的話,想跟我聊什麼。」台灣妞解釋︰「加上她跟我一樣,在台灣有工作經驗,是要整個換跑道到韓國來,我很能理解她的忐忑點,就覺得可以約一下。」

碰面之後,發現兩人同是輔大畢業,聊到工作,又發現兩人各自的前東家是關係企業,最頂頭的大老闆是同一人。初次相見最怕沒話題,但她們卻沒這問題,「我們開始大聊在前公司遇到的鳥事。」台灣妞笑說。而這些鳥事的主角們,兩人都認識,不需要角色介紹和劇情提要,聊起來超有共鳴和同感。

曾有研究發現,人類在潛意識中,會習慣靠近和自己特徵相似的人。除了學經歷,喜娜和台灣妞還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工作狂。

放棄在台灣穩定職場的喜娜,其實心裡一直充滿不安。「我原本是要請調來韓國,但公司簽證一直辦不下來,工作又已經交接出去……所以我就考慮在台灣找另外一份工作。但如果換到新的公司,不可能做個一兩年就因為結婚而離職。這樣的話,跟男友又可能無法結婚。」喜娜的人生計畫裡,工作始終佔有優先地位︰「男友就提議,要不要先來韓國念書、生活體驗看看?後來一邊唸書,也討論到結婚,才決定結婚。」

同樣放棄台灣公關工作、自廢武功嫁來韓國的台灣妞,理解喜娜對「斷糧」的不安感,她看喜娜積極的找工作,就把一些找上門的案子交給喜娜。「像是有馬來西亞的廠商,想要出口韓國的零食。因為是華人、又是做吃的,我覺得很適合喜娜,就問她要不要做。」於是喜娜開始過著一邊上語學堂、一邊在家工作的生活。

「我幫那個貿易公司介紹韓國的出口商、翻譯、做聯繫,常常上課上一半跑出去接電話。」喜娜解釋︰「還帶著韓國出口商到馬來西亞開會,男友也很傻眼︰『你一個打工的竟然還要到國外出差?!』」

幾次把工作介紹給喜娜,都獲得不錯的反應。加上家住得近,兩人後來常相約在咖啡廳一起工作,忙不過來的台灣妞,漸漸把一些廠商的聯繫,交給喜娜幫忙處理。

分工有彈性,網紅學姊帶學妹

喜娜和台灣妞都有經營粉絲專頁及YouTube頻道,興趣不同,創作的內容也各自分流。喜娜愛吃,身材削瘦卻食量驚人,YouTube頻道名稱直接寫著Born to eat by Hina,裡面九成是各種美食的影片。台灣妞愛購物、化妝、打扮,影片有隱形眼鏡、妝容、料理……覺得題材跟分享生活一樣都可以很多樣化。

有時單打獨鬥,有時團體戰。兩人常常互相在對方頻道出鏡,一起吃飯、旅行、討論文化差異。偶爾也會把一起合拍的影片放到工作室專屬的Ordinary People 50頻道。兔有三窟,免其死耳,現在的KOL不僅得經營各種社交平台,甚至一個平台還要開兩個帳號。

身為觀眾,可能會覺得台灣妞身為KOL界的前輩,提攜著喜娜發展。但看多之後可以察覺,來韓國八年的台灣妞和來韓國兩年的喜娜,對韓國有著生與熟的搭配,恰到好處。台灣妞對韓國文化了解較深,知道許多文化差異的來源、生活的小技巧,和「學妹」喜娜對話時,能帶來類似傳統相聲、或是日本漫才的效果去舖陳內容、堆疊笑點。

網紅的內心話

最近流行斜槓青年,KOL也是充滿斜槓的職業。內容變現的方式,包括了業配廣告、團購、內容訂閱、選品店等。台灣妞都做過,效果也好,曾經開團開到廠商追貨不及;在PressPlay的韓文教學課程,才剛開幾天,訂閱人數即迅速破百人。

但當初即使粉絲人數已破十五萬人,台灣妞都沒接過業配。「以前粉絲團還沒有業配這種東西,我真的只是分享生活瑣事,照片就隨手拍的。」她說︰「後來粉絲團變多了,讀者開始把你當一個媒介去吸收資訊、或是得到娛樂,大家愈來愈嚴格。」

「現在免費分享資訊,店家營業時間、地址這些,都要查好。以前這些不寫也不會怎樣,但現在讀者會反過來問你,你這麼大的粉絲團,情報怎麼沒有寫完整?好像你很隨便。」台灣妞說︰「我就會覺得壓力很大。」

喜娜也說︰「我跟很多朋友聊天,常聽到『我最近不喜歡誰誰誰了,他好多業配。』我就會忍不住回說,他們靠網路文字工作,就以這個維生,你不讓他業配,他要賺什麼?但我覺得一般人無法理解這件事。他們覺得,『我就是要得到以前你那些免費資訊!你現在這些商業文章我不想看、我不喜歡你!』」

台灣妞以一個KOL前輩的姿態解釋︰「我開始做業配、轉型也有卡到這個問題。我覺得像喜娜現在才剛初期,就開始有穿插業配反而是好的。讓大家知道她有把這件事當成一個工作,而且很多東西她會自掏腰包去買回來分享。我覺得一開始的位子抓好,你的族群進來,知道你本來就會做這件事情,他就有心理準備。」

台灣妞幾個月前曾在粉絲頁上提到,以後不接業配廣告;東西好用,她就直接開團。她針對這點解釋︰「我現在還會接的,大部份是以前就已經配合過的廠商。因為我的條件是,要我介紹可以,廠商得接受我的做事方式。很多廠商都會覺得花錢是老大。但我都會跟他們說,你在意的應該是你的產品,我介紹以後,我的版友吸收到什麼,才是你要的吧?如果你要我照你的東西寫,結果觀眾吸收不了,那有意義嗎?」

「我也不想為難廠商或廣告商,大家都是討口飯吃。但我覺得我應該要站在一個比較有力道的消費者的立場,去跟廠商溝通。例如產品有刺激性,他們有什麼解釋?那我吸收、消化之後再跟大家說明。可是廠商會覺得,『我都花錢了,你問題怎麼那麼多!』」

以品牌或是廣告代理商的立場來說,為了品牌形象的一致化,在網路上曝光的文字、照片,自然得做控管。所以KOL們在發佈業配內容前,都會讓廠商先行審稿。或是因為行銷策略,得在文案裡塞進關鍵字。

「有些品牌想要我寫的很文青、比較抽象,但那就不是我啊。」與其說她不想做業配,應該說,她想做的比較類似原生廣告(Native advertising,類似廣編廣告,通常是一份包含圖文報導的訊息,讓消費者覺得有價值的內容)。如果品牌寫出來的東西,不是我讀者愛的,我明明知道卻還是PO上去了,然後廣告效益不好,最後還是砸了我的招牌啊。」

台灣妞解釋︰

「我覺得一旦要做,就要做好,不然會對不起廠商也對不起粉絲。不能辜負粉絲對你的喜愛。」

※ 本文摘自《衝吧!台灣人的地獄韓國求生記》,原篇名為〈【求生路線十三】嫁到韓國、轉業網紅︰台灣妞和喜娜不得不的創業路〉,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