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威廉.J.道布森;譯/謝惟敏、非爾

「普丁殺死阿尼」

當然,克里姆林宮要吸引年輕人不能全靠青年團。培養出年輕忠誠的好戰團體固然有用,但俄國境內還有更多其他的年輕人,也必須贏得他們的支持,或至少讓他們對政治冷感,不想發出異議。普丁不論是形象還是言談都成功地吸引年輕人。年輕的俄國人經歷過國運走下坡的一九九○年代,普丁想要恢復俄國的國際地位,他們一直強烈地予以支持並且引以為傲。民調也一直都顯示,俄國年輕人相當支持普丁嚴厲、咄咄逼人、國家民族至上的風格。雖然他們對於蘇聯年代的生活已經沒有什麼印象,卻渴望俄國能夠再回到共產統治時代世界矚目的強權地位。比方說,二○○七年的一項民調就顯示,有百分之六十三的俄國年輕人相信「蘇聯的解體是二十世紀地緣政治上最大的災難」。

與烏克蘭的年輕人相比,俄羅斯年輕人的保守傾向更顯昭著。在烏克蘭,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比起其他年齡層的人更願意加入橘色革命,其比例高出三倍。然而在俄羅斯,絕大多數的年輕人都接受普丁的說法,認為烏克蘭的革命不過是西方的陰謀,目的是削弱祖國的力量。上述在二○○七年所做的民調也顯示,百分之八十九的年輕人並不希望俄國發生橘色革命。他們不想要政治改革,反而希望俄羅斯強大、穩定、在世界舞台上呼風喚雨。所以普丁騎著三輪的重型哈雷機車、打赤膊狩獵大型動物、或者穿著柔道黑帶的服裝將不幸的比試對手摔到地板上等等照片,就是許多年輕人希望見到的,認為足以代表俄國的形象。一言以蔽之,對他們來說,普丁很酷。二十八歲的人權運動人士迪米崔.馬卡洛夫表示:「你必須承認,普丁跟他所講的話在俄羅斯是很受歡迎的。你無法否認這個事實,對於我這一代的年輕人特別是如此,這一代比上一代更加保守、更加愛國、也更加尊敬史達林。」

俄國的年輕世代普遍對政治冷漠、對盧布比對革命還有興趣,但俄國當局要小心,避免讓他們突然對公共議題感到興趣,甚至走上激進之路。國際透明組織莫斯科辦公室的副主任伊凡.甯年科表示:「如果你直接問,『住在俄國是否需要人權?』大部分的年輕人都會說不需要。他們不信任人權運動,甚至不了解你的問題是什麼。」

二十七歲的甯年科本人已參加多年的政治抗議活動,他認為並不是因為俄國年輕人不能動員,而是因為政府很聰明地不會無故激怒年輕人。他說:「若政府明天突然為了某個愚蠢的理由而禁止自由瀏覽網路,很多年輕人就會上街頭,因為對他們來說,那是基本的東西。」

俄國當局少數一次處置失當而引發年輕人怒火的例子,發生在二○○八年九月初。當時莫斯科的檢調單位對於一家專播卡通的電視台「貳乘貳」發出申誡,罪名是含糊籠統的「從事極端行為」。檢調單位實際上代表一個宗教團體採取行動,因為《南方四賤客》有一集名為「黃金先生耶誕節經典」的單元讓他們非常惱火。這集節目中除了原本的四位主角,阿尼、阿啪、凱子、屎蛋之外,另有特別來賓:撒旦、希特勒還有黃金先生——黃金先生是一條會唱歌並在兒童耶誕秀上表演的人類糞便。當局聲稱這一集卡通將會煽動「種族衝突以及宗教之間的仇恨」。他們也點名「貳乘貳」台的其他卡通節目,包括《辛普森家庭》、《蓋酷家族》,聲稱其中部分題材有損兒童心靈。杜馬的代表們於是建議吊銷「貳乘貳」的播放執照,改由播放愛國節目的國營電視台來經營。俄國當局這樣的做法太超過了。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的年輕人開始組織遊行示威活動。他們舉辦免費的搖滾演唱會,希望能夠增加這個議題的能見度,另外也發起請願活動呼籲大家要保住電視台。甯年科回憶道:「那些從來不示威的年輕人上了街頭。他們舉行了莫斯科最有創意的示威活動。」他又笑著說:「他們抗議的牌子上寫『普丁殺死阿尼』。他們所保護的是言論自由,但他們不這樣講,而是說他們要保護阿尼與阿啪。一方面他們說不會為人權而戰,另一方面他們卻準備為言論自由而戰。」

政府很快就察覺自己的錯誤。幾天內,檢調單位對「貳乘貳」的指控就撤回了,電台的營業執照也獲得更新。然而該電台確實做了一個小小的讓步:它答應不播「黃金先生耶誕節經典」。為了讓阿尼活下去,這是很小的代價。

然而,年輕人也是很善變的一群人。二○一一年十二月,成千上萬的俄羅斯人為了抗議國會選舉舞弊而上街頭時,許多年輕人也在其中。他們跟著一起喊「普丁下台」,因為普丁厚顏無恥的作票行徑讓他們感到惱火。許多觀察家相信克里姆林宮將會炮製一個新的政黨,好吸收這些對政治感到不滿的中產階級青年。不論當局做出什麼動作,都可以命令納什予以支持,「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納什說不定終於可以完成其使命。不管是採取哪種做法,當局籠絡俄國年輕人的爭戰,勢必將遠遠超過卡通頻道復播。

本文介紹:
獨裁者的進化(新版):收編、分化、假民主》。本書作者/威廉.J.道布森;譯者/謝惟敏、非爾;出版社/左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普丁的國家:揭露俄羅斯真實面紗的採訪實錄
  2. 製造俄羅斯:從戈巴契夫到普丁,近代俄羅斯國家轉型與發展歷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