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馬克.藍道夫;譯/許恬寧

矽谷愛死精彩的創業故事──那個讓世界就此不一樣的點子,那個半夜教人靈機一動的對話:要是我們改成這樣呢?

一切都是怎麼來的企業故事,通常與靈光一閃有關。故事,那些說給疑心的投資者、謹慎的董事會成員、追根究柢的記者,以及最終說給大眾聽的故事,通常會強調一個特定的時刻:那個讓一切豁然開朗的瞬間。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與喬・傑比亞(Joe Gebbia)因為負擔不起舊金山的房租,靈機一動打起充氣床墊,和睡在上面的人收錢──那是 Airbnb 的起源故事。崔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在跨年夜整整付了私家司機八百美元,覺得應該有更便宜的交通方式──Uber 於是誕生。

Netflix 有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據說瑞德因為太晚把租來的《阿波羅13號》(Apollo 13)還給百視達(Blockbuster),被罰了四十美元。瑞德心想:要是取消晚還片的罰金呢?砰!Netflix 的點子冒了出來。

那個故事很精彩,效果十足。套用行銷的術語來講,那個故事感覺對了。

然而,本書將帶大家瞭解,那只說出一部分的故事。的確是有一卷逾期未還的《阿波羅13號》,但 Netflix 的創業點子和逾期費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上,我們在初期也收逾時的罰金。更重要的是,Netflix 的點子並非出現在神明突然降下啟示的某一刻──我們並未在剎那間,突然得出一個完美、實用、就是它了的點子。

靈機一動的時刻鳳毛麟角。此外,當創業故事中出現這樣的時刻,通常過度簡化,或者根本是編造出來的。我們喜歡這樣的故事,它們符合我們對於靈感和天才的浪漫幻想。我們希望在蘋果掉下來的那一刻,牛頓真的坐在樹下。我們想要阿基米德坐在浴缸裡。

然而,事實通常比那些場景來得複雜。

事實是,每產生一個好點子,就有一千個壞點子,而且有時你很難分辨到底是好是壞。

客製化的運動用品、量身打造的衝浪板、替你家的狗兒特別調配的狗食,全是我向瑞德推銷過的點子。我花了無數個小時發想那些點子。經過數個月的研究、數百小時的討論、在家庭餐廳開的馬拉松會議,我原以為,那些點子勝過最終帶來 Netflix 的點子。

我不曉得什麼會成功、什麼不會成功。一九九七年時,我只知道自己想開公司,還有我想在網路上賣東西。就那樣。

聽起來很荒謬,一間全球最大的媒體公司,居然源自那兩個願望,但那是真的。

這本書要講的故事是,我們如何從想賣量身訂做的洗髮精,轉而成立 Netflix。不過,這個故事也會講點子的生命週期是多麼不可思議:從夢想化為概念,再變成眾人一起努力的現實。此外,這則故事也會探討,我們在那趟旅程中學到的事,是如何改變了我們的人生──從我和瑞德兩個人在車內互拋點子,變成十二個人坐在前址是銀行的辦公室裡打電腦,接著是數百名員工緊盯著股票報價機,看著螢幕跑出我們的公司代號。

我講這個故事的目的是破除部分迷思,那種附著在 Netflix 這類企業故事的迷思。不過對我來說,還有一件事也很重要。我想帶大家看看,我們在初期做的某些事是怎麼成功的、為什麼會成功──通常是無心插柳柳成蔭。自從我和瑞德最初一起開車上班,已經過了二十年。那段期間,我開始明白我們一路上發現的某些事,要是廣泛應用,將影響計畫的成敗。那些事不算法則,甚至不算原則,但確實是吃足苦頭後明白的事實。

舉例來說:不要相信靈光一閃。

最好的點子,很少來自你人站在山頂,石火電光間突然被雷打中。最好的點子,甚至不會在有一天當你人在山邊,或是塞在車陣裡、前方有一輛載沙的卡車時,曙光乍現。最好的點子會過了好幾個星期、好幾個月,慢慢地、漸漸地出現在你面前。事實上,當你手邊已經有好點子,你可能過了好久還渾然不覺。

※ 本文摘自《一千零一個點子之後:NETFLIX創始的祕密》,原篇名為〈一切始於靈機一動,但不是我想的那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