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故事工廠

故事工廠

故事工廠 Story Works 以原創戲劇作品為主體,希冀一篇篇好故事,將生活養分帶進台灣各個角落。秉持對戲劇的熱情與使命、踏實的站在這片土地上,呈現每個動人時刻。在這裡,我們製造感動,製造驚喜,製造有生命的故事。

文/陳心怡

什麼才是浪漫?什麼樣的愛才是真?是眼前陪著你的陌生人,還是手機另一端你不曾謀面卻每天從0與1串起打情罵俏對話的人?

榮獲第二十屆台北文學獎舞台劇本首獎《他們等待的那位果陀》,談的就始終讓人捉摸不清、又傷又想靠近的愛情,2019年11月由故事工廠搬上舞台。《他們等待的那位果陀》背景很簡單,在城市河濱一隅,是同志們喜歡相約的熟悉之境。這一晚,阿喜等待因交友軟體認識卻不曾謀面的Godot,Alan則等待自己的小鮮肉,兩人等待的對象遲未現身,卻反而在這等待過程中讓兩人插播出了另一段可能。

簡單的軸線,簡單的對白,愛情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脆弱也因之表露無遺。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等待與陪伴是愛情最美的片段

Photo Credit: 故事工廠

編導黃彥霖形容Alan與阿喜是兩個「等待上癮」的人,飾演Alan的林子恆也認為整齣戲的等待最觸動他,即使阿喜無法第一時間接受Alan:「我先接受你現在的狀況,你最起碼知道我是在等你的人,哪怕,我願意先付出我的等待,再看看有沒有機會等到你?那是非常溫柔的時刻。」林子恆打從內心感受到等待的「溫柔」。

因此,當阿喜選擇繼續等待Godot,Alan則堅持陪著阿喜等下去,這像是愛情的迴圈,找不到出口。直到有了突破口可以打斷迴圈時,卻產生矛盾:Godot即將現身之際,阿喜遲疑了。

為什麼?幾次排戲堆疊出情感後,飾演阿喜的呂名堯突然有種了悟:「沒什麼東西可以阻止兩個靈魂互相陪伴。就是陪伴。」

如果觸動林子恆的心是一種敞開的等待,那麼吸引呂名堯的則是陪伴,因為「等待的意義,在那一刻最強烈、最圓滿,那一刻我很喜歡,陪伴超越了虛擬的等待。」呂名堯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完全呈現了戲裡小鮮肉阿喜想討愛又耍賴的神情。

《他們等待的那位果陀》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整齣戲全都由男性演員上場,對這幾位男演員來說,他們面對情慾的詮釋可以更自然,而不再需要透過女性理想上的性愛模式呈現。一開始看到劇本裡某些赤裸的橋段,連已經算是劇場老手的林子恆都不免遲疑:「天哪,真的要這樣嗎?」但實際排練、進入角色後,林子恆明白了這些言語和動作是自然地流瀉,「沒有女性演員在場,男性匯聚起來的能量和情慾,會更被凸顯出來。」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等待與陪伴是愛情最美的片段

Photo Credit: 故事工廠

林子恆與江常輝兩人分飾Alan一角,由於兩人性格截然不同,因此詮釋Alan風格也迥異,與之對手演出的呂名堯和陳煜明都要各自準備兩套劇本回應兩位Alan,因此《他們等待的那位果陀》有兩種相當不同節奏的版本:江常輝的鬧與林子恆的深。

「我看到的Alan跟我很像的是,我們喜歡用鬧的,講一些三八話,用這種方式來隱藏內心的痛苦、難過、或跟社會的一些拉扯。越誇張越好,這樣大家就不會聚焦在我身上,我是從這禮去慢慢長出Alan這個角色的。」江常輝說。

為了更了解Alan,江常輝還自己寫了一段Alan的自傳,試圖用這種方式填補劇情本身沒有交代的Alan過往,但那卻是深刻地影響著Alan的現在與未來。

對於《他們等待的那位果陀》,不論是Alan、阿喜還是小白,林子恆、江常輝、呂名堯與陳煜明都有感共同感受:找愛與等愛幾乎是人性共有的狀態,哪怕手機世代與筆友世代媒介不同,「不管是孤單還是不孤單,我期待演給手機世代看,讓他們知道我們的想法很接近。」呂名堯很認真地說出了他身為一名演員的責任。

而「揭露」是林子恆希望透過這齣戲帶給觀眾的橋樑,「看似露骨的情慾,因為揭露了人在情慾向前與向後的狀態是什麼,觀眾才不會只限定在表面行為,而有更多機會明白同溫層外的人。」

※【南南戲語】系列劇作2020年7月將在四四南村青鳥劇場及南海劇場輪番演出,《他們等待的那位果陀》為其中一齣。【購票連結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等待的面貌:

  1. 【讀者舉手】如果等待無法避免──我讀貝克特的《等待果陀》
  2. 一生等待的是什麼?一個所在、一個人、或是一個神?
  3. 愛倫坡:我願花一個世紀來等待讀者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