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南仁淑;譯/陳品芳

我從小身體就不好,雖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病因,但只要稍微勉強自己就會生病,所以無論面對任何事情,我都無法一次傾注所有的熱情。

為了過得像別人一樣,我必須更腳踏實地。無論讀書或是工作,哪怕只要有一點點進度等著我完成,我都會每天去做,避免臨時抱佛腳的情況發生。決定要每天走路一個小時當運動的時候,我也是先從每天走十分鐘開始,一點一點地增加時間,一直到可以走滿一個小時為止,總共花了三個月的時間。

去旅行時也是一樣,在幾個月前就先把機票買好,一點一點建立旅行計畫。雖然沒有旅行會照著計畫走,但還是要盡量做好準備,把體力的消耗降到最低,才能夠來趟像樣的旅行。

所以當愛情這種無法切成以天為單位的東西,如暴風雨般降臨的時候,就會讓我感到很辛苦。

到了現在這個可以適當分配精力的時候,才真正了解到愛情的優點。

不過還是經常會「想要成為什麼」,並想要為了那個目標而努力。會想要像為了夢想毫無保留地燃燒自我的小說主角一樣,度過帥氣的年輕歲月。但現實中的我卻弱不禁風,即便是面對自己喜歡的事情,仍然無法熬夜,狂熱的自我一直被困在這個孱弱的軀體中,就這樣活在這個世界上。

以前我一直覺得,這一切完全是因為我天生體力不好。但看看周遭才發現身體比我更差的人,必要時還是可以擠出內在的能量,活得非常精采。那時我才意識到,所謂的熱情不是專屬健康或體力好的人。花了很多時間,我才知道我天生的習慣並不只是因為體力不好,也因為我是個很容易把活力用盡的人。

非常內向的人如果想過一般人的生活,就會經常生病。因為即使自己沒有察覺到正在承受壓力,但身體還是會有反應並發出警訊,燃燒自我的機械效率會降低,能量也很快就消耗殆盡。

這種人會一邊慢慢跑,一邊去注意燃料桶內的情況,且必須適時地補充燃料。如果開上高速公路,一個勁兒地往前狂奔的話,就會在不知不覺間面臨猝不及防的燃料枯竭,束手無策地停在半路上。

這樣的內向者似乎不適合野心這個字眼,但意外地那些接近成功的人當中,內向者的比重其實並不低。之前我為了寫書,曾經到處訪問成功人士,其中可以稱得上是內向者的人反而比較多。他們的共通點是,只看著最後的目的地,但不會全力加速向前衝刺。

「既然已經有了目標,那走著走著總會到達終點的。」

本著這樣的想法,他們會鞭策自己勤勞一點,邁開步伐前進。

其實真正的內向者並不喜歡惹事,因為光想到一次必須面對一大堆新的事件,就會讓他們覺得很痛苦,但是工作過程中來自四面八方的問題,他們也還是能夠見招拆招。

不放棄這樣的過程,努力堅持到最後,就發現自己已經抵達了終點。

輸出功率很強的外向者,雖然能夠爆發出超人的速度,看起來好像瞬間跑了很遠,但反正最後都是要抵達目的地,其實沒有什麼差別。內向者就像八旬老人開的車子一樣慢慢行駛,而且必須要經常進加油站補充燃料,但最後仍會抵達目的地。

雖然並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成功,卻必須要選擇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這雖然很耗費精力,但動力比較弱的內向者也做得到。因為內向者擁有功能比較強的導航,或者是他們更能夠專注在導航的指示上,所以有時候甚至會比外向者更快抵達目的地。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只要願意,內向者確實可以按捺心中的恐懼,幫助自己走得更遠。

即使像燭光一樣微弱,但只要能夠傾注熱情,微弱的熱情仍能驅使我們邁出步伐並抵達目的地,我希望能每天提醒自己這件事,並永遠將其記在心中。

※ 本文摘自《其實,我是個內向的人》,原篇名為〈內向者的野心〉,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