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張維中

這幾天日本推特上流傳一則引起熱議的貼文。有一位網友在半夜四點半手機響起,居然是客戶打來的抱怨電話,指責他不懂「印鑑禮儀」。原來是該網友在開給客戶的請款單上,蓋下的印章「沒有鞠躬」,認為非常失禮。

「會鞠躬的印章」在日本職場被稱為是一個都市傳說。據說最早是從金融界開始的。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卻是默默養成的怪奇規矩。在社內的公文上,如果遇到需要各個單位、負責人蓋印章確認閱畢時,一字排開的圓形姓氏印章,會依照職位階級傾斜蓋印。比如社長是蓋正的,旁邊的部長蓋印時就會傾斜一點,接著旁邊再蓋印的課長又會再傾斜更多。這樣看起來,位階低的負責人蓋下的印章,對著旁邊位階高的前輩,就像是鞠躬。

在這則推特貼文被眾人轉發以後,很多日本年輕人都感到不可置信。以為這種不可思議也沒什麼意義的陳腐文化只是往昔的「都市傳說」而已,想不到現在還殘存。網友對凌晨四點半客戶打來電話也覺得不可理喻,認為這才是沒禮儀。不過,我看了大家的反應後更好奇的是,凌晨四點半打來的公事電話為什麼要接啊?說到底睡覺時就該把電話關靜音的。

我的公司裡沒有「印章鞠躬」的老文化,住在日本許多年,印象中也沒碰過。倒是剛來東京時,用的印章是從台灣帶來的正方形篆書印鑑,經常一蓋下去,日本人都會忍不住對我說:「這看了都會肅然起敬。」因為日本人的印章多是圓形的小章,公司的同事說:「正方形篆書大印,感覺像是國璽等級,聖旨來了!」

去百貨公司時,總會盡量避免碰到開店營業或打烊時間。因為在這兩個時段,所有的店員都會聚集在走道上、電扶梯邊和出入口,一字排開對你鞠躬,畢恭畢敬恭迎與道別。雖然知道這是一種以客為尊的日式禮儀,說穿了不過也只是個形式罷了,但被人一路敬禮總有股不自在的尷尬。

在稍微高級一點的店裡購物,結帳後日本店員習慣要把商品提到店門口再交給客人。最後當然不會忘記送上一個鞠躬道別。有時候我其實還想逛逛,但人家都已經要送客了,於是也只好離開。後來我學會婉謝,在結帳櫃檯就直接拿走商品。大多數的店員此時都會露出一股抱歉表情,問:「這樣可以嗎?」我點頭說當然沒問題,然後店員就不會送客到門口了。彼此都省事,都鬆了一口氣。

剪髮的美容院,設計師也會送客。送到門口或電梯口,當你踏出大門或關上電梯門的那一刻,奉上鞠躬。對方會一直彎著腰,直至電梯門完全闔上。電梯還好,如果是路面店的話,包括上述稍微高級一點的服飾店,店員就會站在門口目送你遠離。日本主客之間不知道是從哪兒養成的默契,客人總會走幾步路以後就回過頭來,店員就會再次鞠躬道謝,這樣才算完成一個套裝行儀。我的台灣朋友聽聞,笑著說:「根本是一種S&M的抽查遊戲啊。」

雖然說有禮總比無禮好,但有時候去店家消費,看見明明是年長的長輩,還要對自己彎腰敬禮總是非常地過意不去。

日本在許多教導禮儀和員工職訓手冊裡,都會清楚介紹鞠躬的規矩。從鞠躬角度、秒數和目光投射的方向,都有一套原則。

我看過一本書介紹打招呼的頷首行禮是彎腰十五度,停格一秒,目光投向對方的肩膀;表示謝意的普通禮是彎腰三十度,停格二秒,目光投向自己腳尖前方約一.五公尺處;最具敬意的禮則是彎腰四十五度甚至九十度,停格三秒,目光放在腳尖前一公尺處。鞠躬時背必須像是一片木板般打直,鞠躬和起身的速度必須一致。

偶爾在街上,會見到有人只是打電話而已,明明看不到對方,拿著手機的人還是會一直對空氣鞠躬,那便可謂是最高境界了。這樣的人如果在職場遇到印鑑鞠躬的文化,蓋章時,肯定會整顆印章一八〇度正反倒立吧。

※ 本文摘自《東京直送》,原篇名為〈會鞠躬的印章〉,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