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wikipedia

開城工業區興建的過程,就是南北韓信任建立的過程

文/金鍊鐵;譯/蕭素菁

在往開城的路上留下第一只腳印的人是現代集團的名譽會長鄭周永。當然一開始開城不是工業區的候選場址。這是一處距離軍事分界線八公里的軍事要衝,韓戰當時北韓軍坦克車曾經跨越入境的地方,誰會想在這理興建工業區呢?一九九八年和一九九九年名譽會長鄭周永完成歷史性的訪北行程,興建工業區的問題也啟動正式協商。現代最早屬意的是海州,北韓推薦的則是新義州。

開城會浮現成為候選場址,是因為二○○○年六.一五南北高峰會談。高峰會談後的六月二十九日,現代名譽會長鄭周永與鄭夢憲在元山的東海艦隊海軍基地與金正日委員長見面,後者提議以開城做為候選場址。當時鄭周永會長問:「工業區大約需要三十五萬名勞動者,開城市人口估計約二十萬人。不足的人力要如何補足呢?」金正日委員長回答說:「到了那時,叫軍人脫掉軍服投入,不就成了?」然後又補充提到,就算是有許多軍人緩成勞動者,為了維持韓半島的和平,裁軍仍是必要的。

開城就在那個情形下確定成為候選場址。在分裂的歲月裡一直緊閉的大門就此敞開。地雷除去後就有了路。工業區興建的過程本身,就是南北韓信任建立的過程。

開城是歷史之城,高麗在此建都五百年,當中流傳許多能刺激想像力的傳說,還保有過去輝煌的高麗文化氣息。開城也是商業都市,歷史上開城的商人使用複式簿記──此發明被歌德稱為「人類智慧的絕妙創造」,時間比西方早了二百年。還有,開城更是分裂的城市。由於具有歷史象徵性,使開城在韓戰期間成了兵家必爭之地。從一九五一年七月起約四個月的期間,最早的停戰協商就在此地進行,所以開城也是象徵分裂與和談的城市。儘管四個月當中因為各說各話及氣勢較勁,使得協商場所在毫無成果之下轉移到板門店,不過開城終究是戰爭爆發以來的第一個中立地區。有碰面,才能對話。這裡成為日後漫長冷戰時代的協商源頭。

開城化身為工業區的過程並不順利,最困難的絆腳石是與美國的協議。要在開城興建工廠就需要進口設備,但是北韓被美國指控為恐怖主義資助國,要進口含美國製零件、技術、專利費百分之十以上的物資到恐怖主義資助國,必須經過美國商務部的審查。二○○四年八月統一部長鄭東泳還曾經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訪問美國。

當時美國國防部部長倫斯斐在辦公室等著他。被認為屬於新保守主義的倫斯斐拿出一張韓半島的人造衛星照片,詢問鄭東泳部長的看法,照片清楚顯示南方的光亮和北方的黑暗。鄭東泳部長回答說,只要開城工業區成功營運,風景就會改變,屆時不會再有黑暗與光亮的對比,南北韓會開啟共同繁榮的時代。

開城工業區最初營運時的工資規定是每月最低工資五十美元,還有相當於工資百分之十五的社會保險費,每年的工資調漲幅度訂為百分之五以下。此外,夜班作業或延長勞動時間、公休日津貼都有加給,以及金額不多但還是有提供的獎金。開城工業區的休假、職災處理、勞動保護等規定與大部分經濟特區實施的制度沒有太大的不同。

像開城工業區這樣的經濟特區通常會朝階段性發展。中國的代表性經濟特區深圳在一九八○年代初還只是人口三萬人的漁村。最初由香港的觀光業者和中小企業進駐,從纖維、製鞋的勞動密集產業開始,如今已發展成電子產業領域中的「世界工廠」。開城工業區的優勢和缺點很清楚,它的明確優勢是「優質的廉價勞動力」。能以那樣的低工資生產成衣和鞋子的地方,全世界幾乎找不到第二個,因為中國的產業結構轉型已久,東南亞也在轉型中。入駐開城的大部分企業都有海外投資經驗,也曾在中國或印度、東南亞投資,以開城工業區的情況來說,他們大致評估認為值得投資。

開城工業區的缺點也很清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儘管開城工業區是直接投資區域,但是工資卻很難直接支付給勞動者。就入駐企業的立場而言,工資直接給付是提高勞動生產性的重要手段,但是對北韓政府來說,由於匯率制度的差異與北韓元幣值的因素,要全面實施與國內明顯不同的現金工資制會有困難,特別是美金的實價與通過匯率計算的北韓元價值會有很大的差異。北韓元幣值的不穩定,成為日後北韓經濟改革上不穩定的關鍵因素,也是像開城工業區等經濟特區所要面臨的重要課題。

※ 本文摘自《南北韓》,原篇名為〈金剛山、開城、鐵路:三大經濟合作事業〉,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