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傑森.傑伊、加布列.葛蘭特;譯/陳琇玲

在我們自己的經歷中,在我們與倡議分子的對話裡,在為渴望成功的領導者開辦的研習班上,我們總是再三發現同樣的模式。當有人做了某件事,跟我們十分在意的事唱反調而惹惱我們時,我們就會用某種特定方式展開對話。

以下是傑伊經歷過的一件事情:

我去地下室的儲藏室裡拿東西,發現燈開著。我小聲埋怨並關上燈,然後上樓走進廚房,看見老婆在洗碗。我雙手交叉胸前對她說:「有人沒把地下室的燈關掉。」

我們把畫面定格在這裡,看看在這種情況下,究竟發生什麼事?傑伊剛剛描述的是一場對話的開始。他已經傳達出一些你會在電視裡看到或聽到的內容。看完上面這段話,你可能已經猜出傑伊心裡的不少對話:「真浪費電(也浪費錢和碳排放)。有人(可不是我!)沒關燈。我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做,我要教教他(她)為什麼這樣做很糟糕,這樣他(她)以後就不會再這麼做了。在這個家裡,總是由我捍衛環保理念。」這些內在對話集結成他剛剛說過的那句話,而他表現得好像老婆完全沒有環保意識似的!

我老婆馬上苦笑地反諷說:「哦……『有人』每天早上沖完澡都不關燈,你知道嗎?是我把燈關上的。」

傑伊的老婆是怎麼看待此事?是什麼讓她窺見傑伊的內在對話?有部分原因是,他們已經結婚十幾年,這些模式早就司空見慣。而且,她也預料到傑伊接下來會跟她說教,講一堆跟節約能源有關的事。傑伊已經製造一種對話模式,讓老婆猜想到他在說什麼(並做出適當回應!)。但是,傑伊這麼說時,也表達一些其他東酉,那是一種立場、語調或措詞。雖然沒有直接指責,但他仍然拐彎抹角地表達他的指責。

除了他說的話,傑伊也表現出他當下的狀態:批判他人、自以為是和被動攻擊。這種狀態會引發兩個問題。首先,這麼做不可能有效地讓傑伊的老婆關心對話本身,也很難確保日後傑伊的老婆就會記得把燈關掉。這麼做輕則激怒老婆冷嘲熱諷他的壞習慣,重則雙方為此事大吵一頓。

其次,從更深入的層面來看,自以為是也沒有跟傑伊想要創造的世界相呼應。當傑伊和老婆跟小孩說起他們的價值觀,以及他們對小孩的期望時,或者當傑伊為所屬組織制定內部章程時,他支持什麼理念呢?他通常會說,人要謙虛,要有同情心,要關心他人,要愛護環境和大自然。但在日常生活中,他卻沒有做到尊重他人,還讓對話陷入僵局。

對於致力於推動社會、環境和政治議題的倡議人士來說,這可是一個大問題。我們常常表現出自命清高、自以為是、僵化教條或高人一等。我們花許多時間告訴他人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我們太過關心接下來可能發生的災難,而沒有好好關切對於我們想要創造的未來,我們做了什麼。這種做法既不吸引人,而且坦白說,也非常無趣。儘管如此,我們卻訝異為什麼人們沒有積極響應我們提倡的理念。最後,我們就會跟自己說那句老話,「他們就是不懂。」最後,我們發現自己百般挫折又心煩意亂。

在這一章裡,我們會處理這個問題:我們的狀態跟我們想要創造的未來一致嗎?

※ 本文摘自《高難度溝通》,原標題〈明白自身狀態造成的包袱──對話的潛在障礙〉,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