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雪

那些你忙碌的日子,男友也正在為工作煩心,起初你談過幾次,話題一開就控制不住嘴巴,忍不住抱怨上司、責怪同事,豬隊友太多,身邊根本沒人可以幫襯,這是老話題了,一談起這些,男友就會問你:「這麼不快樂,為何不離職?」然後說起:「你以為我就很好過嗎?我每天比你晚睡,比你早起,你胃食道逆流,我都快胃穿孔了。」

兩人陷入一種「到底誰比較慘」的抱怨比賽裡,誰也沒安慰到誰,甚至開始抱怨起彼此,引發爭執。

「為什麼可以跟好朋友說的話,無法好好對男友說呢?」你問阿若,「我覺得我跟他好像變得越來越沒話講了。」

一陷入這種思緒,你越發沮喪,相處五年,難道感情越來越淡?變成室友了嗎?他曾經多麼溫柔,他曾在你最沮喪的時候給你溫暖、幫助,為什麼現在變得那麼沒有耐性?愛情到底是什麼?為什麼相愛進入同居之後,變得若有似無,以往細心體貼的戀人,卻變成了最沒耐心的人?

因為跟阿若聊了很多,心裡許多鬱悶都紓解了。阿若也說起自己的戀情,雖然對方很體貼,但是因為工作不順,兩人陷入經濟焦慮裡,你安慰阿若,心裡頓時也覺得幸好你跟男友的工作雖忙卻衣食無虞,事業也算成功,住的地方打理得舒適,半年前也才一起去旅行,過完年也還有遠行的計畫。其實你們的生活並不算糟,換個角度想想,經過這幾年的拚搏,兩人的生活狀況都好轉,也有結婚的打算。

晚上男友回來了,買回火鍋,熱了一桌子菜,你幫忙收拾碗盤,夜裡一起看劇,你對他說:「我知道我前陣子為什麼要聽有聲節目睡覺了。」他說:「為什麼呢?」你笑說:「因為需要疲勞轟炸,才能讓腦子靜下來。」他笑了:「就跟你每次看戰爭電影都會睡著一樣。我都知道啊,所以沒阻止你。」「你知道?」你問。「知道啊,以前總愛嘰嘰喳喳,前段時間卻變得話少,就是在焦慮啊,你這個人又好強,說出來怕被我嘮叨,對吧?」「那你為什麼不安慰我?」你問他。「好女孩啊,那些日子我也很慘啊,想安慰也找不到好句子,而且我都快被上司追殺啦!我們這麼久了,有時候也要自求多福,彼此放生一下啊!」男友說。「我們是不是變得疏遠了?」你說,「我都覺得我們是不是不相愛了?」你哭了。

「傻丫頭啊,不是不愛,是我們都沒力啦,光對付自己的工作壓力就快沒命了,那時候真的沒力氣扮演好情人,這件事我們要有默契,不能因為一時一刻的疏忽,就懷疑感情。真有懷疑,也要說出來,別往壞處想啊!」男友抹掉你的眼淚。

你突然想起那些日子裡對男友的態度,其實不像對阿若說話那麼和緩,你堆積了一肚子怨氣,等著每天回家見到男友就大吐苦水,而男友則好像用蠟封住了耳朵,一回到家就陷入耳聾狀態,整個放空,你一看到他那樣子就發火,於是一開口就是:「你知道我今天有多累嗎?」「下午又胃痛,飯也沒吃好,現在很難受啊!」

那一段日子裡,你自己也不曾問過他狀況好不好,工作上的困難有沒有克服,每天睡那麼少身體還受得住嗎?

你想起你對阿若的傾訴是沒有任何要求的,但你對男友的抱怨卻是情緒發洩,好像他就應該讓你把這一天發生的所有事都吐出來,不分巨細全部幫你消化處理掉。他的回應一旦不如你意,你就藉故發脾氣,他選擇不回應,你就彆扭幾天不跟他講話。你似乎不只希望他當垃圾桶,還要當你的心理師,最好也負責幫你解決內心的焦慮,然後再化身復仇者,幫你大罵公司裡討厭的人。

你哭一哭,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明明在公司是個女強人,為什麼在戀人面前,卻那麼喜歡撒嬌、耍賴、需要幫助?因為你以為那才是愛,你以為如果他愛你,就該時時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化身為救護者、幫助者,他永遠要笑容滿面、溫柔體貼,永遠隨時準備幫助你、保護你,不會有自己的問題。但談戀愛又不是在演電視劇,下了戲,每個人都得吃喝拉撒,必須養活自己、照顧家人,戀人只是作為一個人各種身分之一,每個戀人也都是凡人,能力有其限制,要看清楚這個限制,並且知道如何互補、互助,你自己亦然。

有時,對待戀人要像對待你的好友那樣,知所進退,有所節制,我們對於好友的要求不會無限上綱,我們在朋友面前不會無理取鬧,我們懂得友誼的建立,前提是志同道合,有來有往。

※ 本文摘自《不是所有親密關係都叫做愛情》,原篇名為〈對待戀人要像對待好友〉,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