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嶺月

第四節回教室,甲組的導師來跟大家見面,是曾經在東京留學的年輕女老師,教「博物(自然科學的一種)」的。她跟學生一樣不太會講國語,所以上臺就跟大家講臺語。

她說:「我比你們大不了多少,就把我當你們的大姊姊好了,有什麼事都可以來找我。你們都是從不同的地方來的,現在請大家先自我介紹,說清楚自己的名字,再告訴大家你是從哪個地方的哪個國小畢業的。等全部介紹完,請大家推選一位臨時班長。」

「我的名字叫做黃麗慧,是彰化民生國小畢業的。」

「我的名字叫做李春美,是員林中山國小畢業的。」

輪到阿丁了,她大大方方站起來說:「我的名字叫做丁淑惠,我是鹿港鎮鹿港國小畢……」一句話還沒說完,全教室爆出大笑聲。阿丁看看裙子又摸摸頭上的髮夾,不知道大家笑她什麼。接著又有幾個從田中、清水、豐原、大甲等地來的同學做完自我介紹,輪到李素娥了。她不慌不忙環顧教室一開口:「我的名字叫做李素娥……」「嘻……」有人發出偷笑聲。李素娥嚥嚥口水繼續說:「我是鹿港鎮的鄉下一所叫……」不等她說完,大家不約而同的發出笑聲。其中有一個人說:「鹿港腔,好好笑哦!」

阿丁這才明白,剛剛大家笑她的,就是與眾不同的濃重鹿港腔。過去她一直不知道鹿港人說話,腔調跟別地方的人不一樣,還以家鄉鹿港是「一府(臺南)二鹿」的文化古都而得意。作夢也沒想到她身為值得自豪的鹿港人,竟成為大家取笑的對象。她心裡著實不甘心,因此學著校長,在嘴裡偷偷罵了一句:「笑什麼笑,莫名其妙!」

自我介紹完,要選臨時班長了。可是,要選誰呢?阿丁想一想,坐在最後一排那位個子很高的長得很漂亮,而且兩句公式化的自我介紹詞之外,她還多加了一句:「請大家到通霄來我家玩!」可見她很大膽,一定比任何人都能幹。因此毫無猶豫的投了她的票,她叫黃彩鳳。

開票結果,黃彩鳳當選了。原來大家的想法大概都跟阿丁一樣,所以她得票數相當高。沒想到教室裡出現一股怪怪的氣氛,等不得下課鈴響,民生國小畢業的那班人就在互相比手勢,下課後要在外面蓮霧樹下集合。

「我們母校的老師是怎麼交代的?我們民生畢業的占全班人數一半以上,為什麼『班長』會落到別人手裡?」

「下星期還有股長的選舉,我們是不是先來分配一下,……」

遠遠的,阿丁聽到「民生集團」在蓮霧樹下開會。她已經知道下星期的班級幹部選舉,會選出些什麼人了。

小龍變小小蟲的悲哀

沒幾天,阿丁跟全班同學都熟了。在談話中,阿丁發現市內生的常識豐富,國語也比地方鄉鎮來的通學生和住校生講得好。其中一個叫翠薰的很大方,每次老師問話,她都搶先第一個回答,而且都是用國語回答。聽說她是民生國小演講比賽第一名,畢業成績也是第一名。阿丁聽到有人喊她「龍頭」。

「龍頭,你的裙子好挺喲!」

「料子不一樣呀,這種料子叫(斜紋嗶嘰布),有錢也買不到,是用我媽的嫁妝裙改的。」

顯然她的家境也很好。阿丁偷偷看她的全身衣著,髮夾也跟別人不一樣,是黑漆不會生鏽的外國貨。漿(用粉汁或米湯浸洗)過的白襯衫熨得很平,一定是送洗衣店熨的。而且左手腕上還戴一隻錶,不是一般人戴的粗大男用錶,而是精巧秀氣的女用錶。阿丁很想扳她的手過來仔細瞧瞧,但她不敢,因為她怕別人笑她「土包子」。

事實上,她早已發覺自己很「土」了。因為鹿港是個純樸的小地方,怎能跟繁華的彰化市比?彰化市有好幾條商店街、百貨行、文具店、食品店等,賣的東西也都很高級。住彰化市的市內生,穿的、用的、吃的,都跟鄉下地方的人不太一樣。

就拿包便當來說吧,市內生不是用很漂亮的鑲花邊手巾包,就是裝在有刺繡或貼布繡的漂亮小提袋裡;從鄉下來的通學生,則多半用報紙隨便包一包,頂多也只用普通的大手巾包,哪像城市人那麼講究?書包、鉛筆盒等文具用品也大不一樣。鄉下人不分男孩女孩,用的多半是素色的,而且也比較粗糙;城市人卻好像男生女生分得很清楚,女生用的書包較小,不是大花布或絨布做的,就是有滾邊、有繡花的,全都有美麗的色彩,還有女生專用的鉛筆盒,不但小巧精緻,盒蓋上還有漂亮的圖案。阿丁很羨慕,但也只敢偷偷看著欣賞,不敢東問西問的露出「土」相,因為她很愛面子。

阿丁愛面子是很自然的事,因為在鹿港讀小學的時候,成績好,家境也算不錯,一直是同學們仰慕的「人上人」。她不驕傲,但心裡也有幾分優越感。沒想到在鄉下享慣了的優越感,到了城市卻變成自卑感,真正是「小龍變成小蟲」,她感到很傷心、很悲哀。不過她天生的好強個性,讓她不願輕易向現實低頭,因此選擇視若無睹,裝出不稀罕的表情。她才不願被人看出心中的自卑呢!

「龍頭,我們要跳什麼舞,決定了沒有?」

「如果人數夠,我們就跳『天鵝湖』。」

聽到她們在談迎新會的表演節目,阿丁咬咬嘴唇,眼眶差點又紅起來。

那是上星期六的第四節課開級會時選的,選出參加迎新會節目要跳舞的人。本來阿丁想,跳舞是她最拿手的,她是鹿港國小最會跳舞的舞蹈明星,迎新會上大可以露一手了。作夢也沒想到導師第一句話就問:「學過芭蕾舞的舉手。」

阿丁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叫學過芭蕾舞?那不是西洋電影裡面外國女孩才會跳的舞嗎?踮著腳尖跳,穿的是一種特製的、可以豎著腳走路的舞鞋,白紗舞衣短短的,撐開的裙子下擺往上翹,像一朵盛開的百合花。那種舞衣、那種舞鞋,我們臺灣有嗎?如果沒有,能跳什麼芭蕾舞呢?

可是有人舉起了手。阿丁奇怪的看舉手的人,有五個民生的市內生,一個豐原的住校生。

導師又問:「誰會編舞?」

「謝翠薰!」民生的異口同聲喊。

「好,那就由謝翠薰負責。你們要自己找時間趕快練習。午休時間或降旗以後的時間都可以。沒問題吧,謝翠薰?」

「沒問題,老師您放心好了。」

下課後,阿丁迫不及待的問一個市內生:「她們真的學過芭蕾舞?」

「是啊。家裡比較有錢的都去學。本來我媽媽也要讓我學的,可是我爸爸說學跳舞沒有用,不給我繳學費。」

「繳學費?」阿丁更糊塗了,「學校老師教跳舞,要學生繳錢?」

「不是啦,人家是『葡萄會』的,不是學校老師啦。你不知道啊?我們彰化有一個『葡萄會』很有名,老師叫陳滿什麼的,她從小就在日本東京學芭蕾,臺灣光復以後才回來的。」

「葡萄會?」阿丁在嘴裡念著,突然意會過來:「哦,你是說日語的『舞蹈會』?日語『舞蹈』和『葡萄』同音,我以為可以吃的葡萄呢!」

「你這人,怎麼會想到吃的去了呢?」兩人都笑開了。

阿丁又問:「你的口才真好,臺語、日語混合著講,國語也講得比別人好,是天生的語言天才嗎?」

「不是啦,我媽媽是日本人,我在家多半講日語。國語嘛,因為我們家隔壁最近搬來一戶外省人。那位外省太太要跟我媽說話,都要找我翻譯,所以也常常講國語。」

「哦,原來如此!」阿丁終於解開了心中的謎題,她一直想不通,為什麼市內生比通學生、住校生國語講得好,原來是因為彰化市有不少外省人。聽說家裡開百貨行的淑姿和開電器行的美雪,放學後都在店裡當翻譯,幫父母招呼外省顧客。她們生活在不能不說國語的環境裡,當然學得快,進步也快呀!哪像鄉下地方,連看都沒看過外省人,根本沒有機會找人練習說國語呢。

「天呀,原來城市文化跟鄉下文化差距這麼大!」阿丁在心中自言自語,萬般無奈的告訴自己:「可憐的小龍不只變成小蟲,簡直要變成小小蟲囉……」

那天降完旗,小小蟲沒有急著到火車站搭車回家,她想看看練舞的同學,怎麼跳芭蕾舞。

※ 本文摘自《鹿港少女2》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