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黑岩比佐子;譯/陳心慧

在下關,普遍將河豚(fugu)念作「fuku」,據說是因為在日文中「fuku」與「福」同音,而「fugu」則與「不遇」同音,因此不受青睞。河豚現在成了庶民不易取得的高級食材,且只要吃了內臟等含毒部位必死無疑。然而,從下關大約兩千五百年前的貝塚當中出土了河豚的魚骨,證明日本人自古以來就有吃河豚的習慣。

追溯起來,下令禁止吃河豚的人其實是豐臣秀吉。十六世紀末,豐臣秀吉兩度遠征朝鮮,來自全國各地的武士大多經由下關前往朝鮮半島。根據中原雅夫所著的《河豚百話》可知,當時的武士不知道河豚有毒,因此陸續有人誤食而死,為此震怒的豐臣秀吉遂下達了河豚禁食令。

明治維新之後,食用河豚在庶民之間急速普及,由於不是專人處理,導致許多人中毒而死。為此,明治政府也下令禁吃河豚,而後來解除這項禁令的人正是伊藤博文。

一八八七年(明治二十年)末,造訪下關的伊藤博文投宿在名為春帆樓的料亭旅館。春帆樓位於龜山八幡宮以東徒步三、四分鐘的位置,對於伊藤博文而言是從以前就很熟悉的店。

當時春帆樓的女主人想用著名的海鮮料理招待總理大臣伊藤博文,但由於海上風浪的緣故而買不到魚,幾經苦思,她做好掉腦袋的心理準備,端出了禁忌的河豚料理。沒想到河豚的美味讓伊藤博文為之驚豔,直說沒理由禁止這麼好吃的魚,遂在翌年單獨解除了山口縣的河豚禁食令,從此以後,春帆樓便高掛「河豚料理公許第一號店」的招牌。許多與河豚相關的文獻都會介紹這段軼事。

事實上,春帆樓的介紹手冊裡還為這段故事做了補充。幕末時期,下關表面上實行河豚禁食令,但與高杉晉作等人一起造訪當地的伊藤博文卻曾多次品嘗河豚,早就知道河豚的美味。然而,他還是裝出第一次吃到河豚的表情,解除了河豚的禁令。於是乎,山口縣的河豚禁食令於一八八八年解除,但兵庫縣直到一九一八年(大正七年)、大阪府直到一九四一年(昭和十六年)才終於解禁。

從當地富商白石正一郎的日記,也可以發現幕末志士曾在下關品嘗河豚。白石正一郎在經濟上援助高杉晉作等人,奇兵隊成立之後也率先加入,是一名傑出的隊士。而他在一八六七年(慶應三年)一月十七日的日記當中寫道「中午過後以小藩的河豚設宴招待」,同年二十六日寫道「安排河豚料理送到船上」,三月三日則寫道「河豚配酒」。順帶一提,江戶時代的河豚料理一般都是指「河豚湯」,也就是現在所熟知的「河豚鍋」,但白石正一郎所謂「送到船上」的料理,應該是河豚的生魚片。

春帆樓因為伊藤博文而得到河豚料理公家許可第一號店的榮譽,至今依舊是一間高級割烹旅館。不過,伊藤博文與春帆樓的關聯不僅僅是解禁河豚而已。一八九五年(明治二十八年)三月,在決定舉辦日清議和會議之後,伊藤博文便指定春帆樓為談判會場,與外務大臣陸奧宗光一同以日本全權大使的身分出席會議。伊藤博文當時五十三歲,相對於此,清國的全權大使是軍政和外交的掌權者,也就是舉世聞名的李鴻章,當時則已七十二歲。


※ 本文摘自 《舌尖上的外交》,原篇名為〈在下關解除豐臣秀吉的河豚禁食令〉,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