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阿比吉特.班納吉、艾絲特.杜芙若;譯/許瑞宋

隨著我們喪失相互傾聽的能力,民主制度的意義也跟著受到損害,變得比較像是各族群的人口統計:各族群主要基於對自身族群的忠誠投票,而不是明智地權衡事情的輕重緩急。最大的族群聯盟在選舉中勝出,即使代表它的候選人是已知的兒童猥褻犯,甚至更惡劣的人。勝利者甚至不必帶給支持者經濟或社會利益,只要這些支持者非常擔心對立的族群會勝出;因為知道這一點,候選人會全力煽動這種恐懼。在最壞的情況下,贏家可以利用以這種方式取得的權力控制媒體,扼殺所有異見,使他不必再擔心其他人與自己競爭。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án)已經成功做到這一點,而其他許多國家的領袖正緊隨其後。

此外,世界各地的暴力事件正在蔓延,在美國是針對黑人、女性和猶太人,在印度是針對穆斯林和低等種姓,在歐洲是針對外來移民。這些暴力行為很可能與當前極化趨勢所縱容的肆無忌憚的謾罵有關,包括出自國家元首的謾罵。印度和巴西兇殘的暴民,以及最近美國和紐西蘭的槍手和土製炸彈製造者,似乎全都源自那些偏執思想的漩渦;在這種漩渦中,同樣的謬論一再重複出現。問題還沒達到內戰或種族屠殺的程度,但歷史教訓告訴我們,這是有可能的。

正如我們已經看到,我們對他人的反應和我們的自信程度密切相關。社會政策必須以尊重個人尊嚴為基礎,一般民眾才有可能比較容易接受寬容的思想。

人際接觸

在群體的層面介入或許也會有效。就許多人而言,種族歧視、反移民觀點和欠缺跨黨派交流都源自起初缺乏接觸。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奧波特(Gordon Allport)一九五四年提出他的接觸假說(contact hypothesis),認為在適當的條件下,人際接觸是減少偏見最有效的方法之一。[81]藉由與他人相處,我們學會理解和欣賞他們,而拜這種新的欣賞和理解所賜,偏見應該會減少。

學術界對接觸假說有深入的研究。最近一篇綜合評論找出了研究這項假說的二十七個隨機對照試驗。總體而言,這些研究發現接觸可以減少偏見,但那篇評論也提醒人們:接觸的性質很重要。[82]

果真如此的話,學校和大學顯然可以發揮關鍵作用。它們把來自不同背景的年輕人集合在一個地方,而這些年輕人正處於可塑性相當高的年紀。在美國一家大型大學,室友是隨機分配的,而一項研究發現,白人學生如果剛好分配到黑人同學為室友,他們支持積極補償政策的可能性顯著較高。此外,如果白人學生分配到任何少數族群的同學為室友,過了一個學年之後,他們在可以完全自由選擇與什麼人往來的情況下,比較可能繼續與其他族群的成員保持社交互動。[83]

一起跑步

這種社會化過程甚至可以更早開始。印度德里的一項政策變化,證明了集合背景非常不同的孩子可以產生奇妙的作用。從二○○七年開始,德里的菁英私立學校必須為貧困學生提供一定數量的學額。在一項關於此一政策變化如何影響學生的巧妙研究中,一些隨機選出來的孩子被賦予了為接力賽挑選隊友的責任。[84]

他們當中有些人就讀於已經有貧困學生入學的學校,有些則就讀於還沒有貧困學生入學的學校。此外,在學校裡,有些孩子被安排在有貧困同學的學習小組裡(根據學生名字的第一個字母分組),有些則在沒有貧困同學的學習小組裡。為了幫助他們挑選接力賽隊友,他們都被安排觀察潛在隊友在一場模擬賽跑中的表現。不過,這當中有個「圈套」:他們必須同意邀請他們挑選的隊友到自己家裡玩。

這項研究發現,那些來自富裕家庭、在學校沒有接觸過貧困同學的學生,會避免選擇貧困同學為隊友(即使他們跑得更好),以免必須和他們相處。但是,拜新政策所賜,那些在學校裡接觸過貧困同學的學生則很可能傾向選擇跑得最好的人當隊友,即便這個同學來自貧困家庭,因為他們已經不會害怕邀請貧困同學到家裡玩。那些與貧困同學在同一個學習小組的學生,邀請貧困同學當隊友並與他們一起玩的機率特別高。因接觸而熟悉產生了奇妙的作用。

註釋
[81] Gordon Allport, The Nature of Prejudice (Cambridge, MA: Addison-Wesley, 1954).
[82] Elizabeth Levy Paluck, Seth Green, and Donald P. Green, “The Contact Hypothesis Re-evaluated,” Behavioral Public Policy (2017): 1–30.
[83] Johanne Boisjoly, Greg J. Duncan, Michael Kremer, Dan M. Levy, and Jacque Eccles, “Empathy or Antipathy? The Impact of Diversity,”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6, no. 5 (2006): 1890–1905.
[84] Gautam Rao, “Familiarity Does Not Breed Contempt: Generosity, Discrimination, and Diversity in Delhi School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9, no. 3 (2019): 774–809.

※ 本文摘自《艱困時代的經濟學思考》,原篇名為〈一起跑步〉,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