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約翰・杜威;譯/胡適

在教育史上,無論那一國,總有一個時代用極殘酷、不人道的方法對待學生的。凡是大人對於兒童,本來一定很愛惜的,何以竟如此殘忍呢?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我想沒有旁的解說,只有一種,就是兒童的眼光看不見將來的目的,對於所學不發生一點興趣。因此大人若要兒童求學,不得不用種種刑罰去迫脅他們。

後來人類的良心稍為發現,覺得對於兒童施用體罰,究竟有點不忍。於是另換一個較近人道的方法,就是用獎賞去欺騙他們:考得好的給他一點信紙或一盒糖。這真是叫小孩吃苦藥加一點糖的辦法!這種辦法雖然比體罰較為文明,但是兒童對於將來的目的依然毫無興趣—不過本來用刑罰的,現在改用賄賂罷了。

我雖然再三引申,怎樣使學科能與兒童現在的社會生活聯在一起,但所談的還是大旨,其具體的方法,仍在各人自己隨時隨地去留意,但我可以舉出兩個應該防備之點:

第一,不要把遺傳下來的習慣、古訓、舊法來做標準。不論本國、外國,凡是遺留的東西,總未必能適用。

第二,應打破讀書人和學者的觀念。從前的學問是為個人做裝飾品,不為社會的生活,不過少數人拿了做擺架子張門面的東西罷了。這種觀念,應該打破。

我們如拿無論那一國的課程表來看,問他們為什麼你們要教這種學科,他們一定囘答不出,大概總是說這是受遺傳的影響罷了。一個英國的學者曾經發過一個疑問,說:「學科當中為什麼要這樣注重文學而不注重科學呢?」他的答案是:「這是二千年前希臘的遺風,要解答這個問題,非囘到二千年前的希臘不可。」

再舉一個例,如德國當初教育大改良的時候,各國因看了他的興盛,大家都依樣傳抄,不知他的改良是針對當時的時世的,一經別國的傳抄,便變為無意識的了。要知應付需要,一定要自己隨時隨地試驗出來的,抄襲他國幾十年前的成法,那裏能行呢。

不但盲從古訓和成法的觀念應該打破,還要應該打破教育為少數人裝飾品、奢侈品的觀念,就是教育的貴族觀念。有這種觀念的人,以為學了可以比平常人高出一等。其實這種學問只能供少數人的特別研究,與普通大多數的人生日用毫無密切關係。

一部分的人,學了這種文學、文法、文理,漸漸成為掛了某種學問招牌的學者。他們以為學問便是那些學科,不是那些學科便不成其為學問。於是教育遂被這些人壟斷,被這些人永久專利。

他們又以為倘把平常人生日用的事包含在學問之內,豈不是把學問的程度降低了嗎?學問的資格失去了嗎?

他們不願意把人人懂得的東西來做教育的內容,使學問的程度、資格因此墮落。於是不知不覺的養成了一種保存舊教育制度的心理。教育便永遠成了一種少數貴族擺架子、張門面的招牌!

我們不但應該把政治上、經濟上的貴族制度打破,尤應該把知識、思想上的貴族制度一起打破。

※ 本文摘自《杜威的三十二堂課》,原篇名為〈預備將來,是教育的結果而不是目的〉,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