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亞當.奧特;譯/陳信宏

夏烏斯教授曾做過一項簡單的實驗,激發了許多人的想像力。實驗邀請了一百五十三名年輕的健康男子參加,半數男子必須注視深藍色的硬紙板,另外半數則注視粉紅色的紙板。經過整整一分鐘之後,要求男子將雙臂平舉於身前,由研究人員施加剛好足夠將男子手臂壓下去的力道。在那些男子恢復力氣的同時,研究人員記錄了一些簡短的筆記,然後再次重複這項實驗,這次要求兩組男子注視另一顏色片紙板,然後再重新接受一次力氣測驗。

實驗結果非常一致,除了兩個人以外,其他男子在注視過粉紅色紙板之後都明顯變得較為衰弱,對研究人員施加的下壓力道幾無抵抗。相較之下,注視藍色紙板則對他們的力氣沒有影響,不論是在第一次還是第二次的力氣測驗都一樣。粉紅色顯然使得那些男子暫時陷入力氣耗竭的狀態。

為了證明這種效果並非偶然發生的結果,夏烏斯又從事了另一項實驗。這一次,他以更精確的方式測量力氣,要求三十八名男性受試者擠壓一種稱為測力計的測量儀器。果不其然,這三十八名男子在注視過粉紅色紙板之後,按壓測力計的力道都下降了不少。

夏烏斯開始在美國各地的公開演說中,述說粉紅色奇蹟似的鎮靜效果。在一場電視錄影節目中,一位肌肉發達的加州健美先生,先輕而易舉地彎舉了幾次啞鈴。但他注視過粉紅色紙板之後,卻費了不少力氣才將啞鈴舉起。鑒於粉紅色的效力,夏烏斯於是建議獄警考慮將尋釁鬧事的囚犯關進粉紅色牢房。

在西雅圖的美國海軍矯正中心,兩名指揮軍官也真的把其中一間牢房漆成粉紅色。在為期七個月的時間裡,貝克一級准尉與中心指揮官米勒上校,看著一個個新進囚犯在憤怒、激動的情況下被送進那間粉紅色牢房,然後在十五分鐘後變得平靜許多。以往來說,新進囚犯都比較凶暴,但這兩位軍官指出,在那七個月的試驗期裡,卻沒有發生過任何暴力事件。

讚賞人士因此將那種顏色稱為「貝克米勒粉紅色」,藉此向那兩位積極嘗試新構想的軍官致敬,而全美各地的其他監獄機構,也紛紛將特殊牢房漆成那種泡泡糖的色彩。在加州聖荷西的一處拘留所,有些年紀較輕的囚犯被關進粉紅色牢房之後的衰弱情形極為嚴重,以致他們待在那間牢房的時間必須限縮為一天只有短短幾分鐘。後來,隨著較小型的郡級監獄開始將凶暴的酒醉人士關進粉紅色牢房,這種顏色也因此被人私下稱為「酒鬼牢房粉紅色」。

從「粉紅色牢房」衍生的生活應用

在一九八○年代初期,這種粉紅色牢房效應掀起了一股通俗文化的小熱潮。夏烏斯發現,疲憊的精神醫師、牙醫師、內科醫師、教師與父母都紛紛將牆壁漆成粉紅色。公共住宅將室內漆成粉紅色,結果發現暴力行為大幅減少;公車公司也藉著裝設粉紅色座椅而消弭了破壞行為。

聯合勸募協會的慈善工作人員穿上粉紅色制服之後,據說捐款人捐贈的款項增至以往的兩、三倍。科羅拉多州立大學與愛荷華大學的美式足球教練將客隊更衣室漆成粉紅色,藉此平撫對手的情緒,直到當地的體育聯盟裁定主隊與客隊的更衣室不得有所不同才作罷。美式足球隊達拉斯牛仔隊的長期教練胥拉姆打電話給夏烏斯,向他詢問自己的球隊是否也應當採取這項策略。拳擊界裡實力屈居劣勢的選手開始穿著粉紅色短褲,結果有些人真的打敗了廣受看好的對手。

※ 本文摘自《粉紅色牢房效應》前言,原篇名為〈所謂的「粉紅色牢房效應」〉,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