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編/丹尼爾.瓊斯;譯/吳品儒

早上六點半我吹頭髮準備上班,心中暗自接受為期兩週的感情宣告終結。壓垮我們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麼呢?昨晚十點我傳訊息給他,有一點……點性暗示,結果他沒有回,所以今天早上我一頭栽進情緒波濤洶湧的悲傷五階段1

首先是否認。可能他沒看到訊息,可能他現在還沉浸在深深的夢鄉中,可能他手機掉進馬桶,可能他已經不在人世!想到以上狀況都有可能發生,我感到一陣心安。
他不常傳訊息,所以昨晚的訊息他沒回也沒什麼好奇怪。不傳訊先生看到訊息已讀不回很正常,他們會看看訊息,感覺有趣(或者無趣),但不覺得需要回。這是他們的標準行為模式。

話說回來,我的訊息有那麼怪嗎?出去約會時坐在公園隱蔽角落的長椅上,一邊親吻一邊曖昧地撫摸彼此,幾天之後傳訊息給對方,字裡行間帶有一點點性暗示,這樣很奇怪嗎?

我點開訊息,複習自己到底寫了什麼。找到了,昨晚十點零二分,「我一直在回想那段『長椅』時光。」

這訊息的確滿模糊的。昨天我喝了三杯紅酒,自以為傳這種訊息很可愛,現在卻看不太懂想表達什麼,看不出來我到底「喜不喜歡」長椅時光。他會不會以為我在怪他什麼,以為我哪裡受到傷害?

不可能,這太扯了!看到我的訊息後大概會露出一抹微笑,被帶有淡淡性暗示的內文挑逗到不行,睡覺還夢到我。

不管怎樣,跟你約會兩週的女人傳訊息來,你卻一點回應都沒有,這不太禮貌吧?馬上回傳害羞笑臉貼圖、回幾個字給我能有多難?他大可略過性暗示的部分(可以的話正面回覆最好),回我一句「好喔」就好。

(不行,回「好喔」更糟。如果他真的這樣回我就去跳海。)

其實我才不管他到底是不是不傳訊先生,都這個時代了,堅持不傳訊息有什麼意義?如果你是二十幾歲的標準都市人卻不傳訊息,你一定很難相處。大家要知道,在週五下午兩點十五分傳訊息給別人說:「噢,我好……愛吃生蠔。」十五分鐘後收到別人回訊,這就是西元二○一五年交朋友的方式。

要是我在週五傳生蠔訊息給他卻沒有得到回應,我不會太傷心。但這可是我第一次在兩人首度身體接觸後傳調情訊息給他耶!他不回我訊息這件事,可以解釋為他向宇宙大聲宣告:「妳太放蕩,太直接了!妳完全沒有吸引到我。」

老實說,要是他覺得不舒服,那我也不要再見他了。敞開襯衫領口跟女人約會調情,人家後來傳訊息稍微暗示點什麼(稍微而已!),馬上就覺得對方倒胃口,這怎麼可以!

說不定接下來五分鐘我都不看手機的話,他就會傳訊息來了。好,就這麼辦。我繼續吹頭髮,像個自在自信又獨立的女人一樣吹頭髮,我只需要思考工作、朋友、要不要預訂……不會吧,他還沒傳訊息來嗎?

我把手機調成靜音,放到一旁,螢幕朝下。現在看不到他有沒有傳訊息,我可以繼續過生活了。我是個心理素質優秀的單身女性,準備好面對一切挑戰了。

不行,這行不通。要是手機不會響螢幕也朝下,他傳訊息來我就看不到了。我最好讓手機螢幕朝上,但還是關靜音,這樣他傳訊息來我就會看到螢幕亮起,但不會被鈴聲嚇到。鈴聲音效很難聽,而且吹風機轟轟響會讓我什麼也聽不到。
兩分鐘之後還是沒有訊息傳來。

我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思考外人眼中我的人生。兩個晚上之前,他跟我站在芝加哥植物園名聞遐邇的巨花魔芋面前,我們看著花,那天晚上花應該要開卻沒開。
「這朵花看起來假假的,」他說:「很像三○年代史前叢林冒險片的道具。要怎麼知道這朵花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笑了。「這可能是道具要騙大家進來,其實是塑膠做的,反正沒人看得出來。」
展間裡安靜無聲。當時即將入夜,天空又降下一場暴雨,擾亂了夜間時段的遊客興致。我心中暗自竊喜,能在一片黑暗中站在六呎高的魔花前,沒必要小聲講話但還是壓低嗓子,這是多麼低調的歡樂。

「要是現在突然開花會怎樣?」我問:「如果它開花時只有我們看到呢?」想到這裡我就興奮到發抖。外頭雨勢激烈撲打牆面,我一心盼望魔芋只為我倆開花。
門口的警衛打斷了我的幻想,他探頭進來怒瞪我們。

「要關門了!」他大吼:「你們要在這裡過夜嗎?」

「抱歉。」我們跟著他離開,忍耐著不笑出聲。

對啊,我們相處得挺好的。在月台臨別時,我很確定我們一定會再約。雖然現在還太早,話不能說太滿,但在共度四小時的歡樂時光中,我已經開始想像幾個月後我們會手牽手在芝加哥散步。我覺得他對我很有好感。

回到現實,我環顧自己的公寓,看見毛巾丟在床上沒收,從大學用到現在的大賣場立燈立在角落,我有了不一樣的想法。我個性懶惰,做事沒有條理,待人善良但要看是什麼人;其他女人會用真正乾淨的白色床單鋪床,會擺上可愛小碗,碗裡擱著幾顆裝飾性小石頭;其他女人還會種蘭花、做瑜伽。

我告訴自己,我所想像的並不正確,每一個人都有缺點,但她們的缺點有比我的嚴重嗎?

之前我問朋友,覺得自己有什麼缺點,她們說的都很一般。例如她們有時候會心情不好,例如她們花太多時間工作。聽到後來我一定會脫口而出:「這算什麼缺點啊!」然後跺腳氣呼呼離開。

我沒有聽到她們說出我想聽的。我想要她們說,她們在內心深處無法肯定自己是否有人愛,我要聽到她們說自己不負責任,不能想像自己當媽媽會是什麼樣子。她們沒有坦承自己想要博取關注卻根本懶得關心別人,沒有坦承自己可以殘忍到什麼地步。我的約會對象一定也是這樣看我。

現在換吹另一邊頭髮,我深呼吸好幾次。如果他不回訊息是因為他這樣看我,怎麼辦?如果他看穿了我的為人,再也不喜歡我怎麼辦?我跳脫自己的尋常反應(他不喜歡我=沒人會喜歡我=誰也不會喜歡我),仔細思考問題。

如果他不喜歡我、不回訊息,這很糟嗎?人不應該先自我審查,用比較乾淨的版本引誘人來交往,之後再提出原版的自己。

或許他已經見識到原版的我,也做出他不適合我的結論。很多事情都不適合我:慢跑、動作片、養狗。我不喜歡這些事,不代表它們不好。

如果他不喜歡我,我又何必巴上去呢?我只想跟欣賞我的人交往。或許我做事沒條理,喜歡把毛巾丟在床上,理財也一塌糊塗,但我還是個美好的人。

或許疑惑的種子已經他心中發芽,讓他恍然明白別人費時多年才能得到的領悟。一般情況下疑惑的種子會慢慢長出藤蔓,延伸到體內各處,最後勒斃你的心。要等到交往五年某天一起吃晚餐時,你才會滿腦子想著:「一切都錯了」,但是太遲了。
最好現在就注意到徵兆,優雅鞠躬退場;最好別讓我們倆多浪費幾年時間猶豫、憎恨、絕望。

或許他不回訊息反而解救了我的下半輩子。

我放下吹風機看看時間,七點十五分。外頭有微風吹動樹葉,交通逐漸變得繁忙。
人生苦短,沒時間浪費在不盡理想的對象上。

啊,他傳訊息來了。

瑞秋.費爾茲(Rachel Fields)是作家也是行銷人,現居威斯康辛的麥迪遜。本文刊登於二○一五年十一月。

註釋
1美國精神病理學家伊莉莎白.庫伯勒—蘿絲(Elisabeth Kübler-Ross)將人面對悲傷時的反應分為五個階段: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但經歷順序因人而異。

※ 本文摘自《現代愛情》,原篇名為〈被不讀不回的悲傷五階段/瑞秋.費爾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