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的大腦一旦產生同理心便能夠抒解壓力,因此,同理心正是給對方大腦的最佳禮物。

換言之,女人的交談就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微小體驗」做為禮物送給對方,而接收的一方則回送同理心,以「片刻的療癒」做為回禮,也可說就是一種同理心的禮物大會。

然而,這兩種禮物男人卻都吝於給予……或者應該說是被「捨不得對疲於育兒的妻子抱怨有關公司的無聊話題」這種鐵漢柔情給封印了。更何況對男性腦來說,比起同理心,能夠解決問題才算是真正的禮物。

因此,男性往往會省略同理心,以「妳可以○○不就好了?」、「妳不用做啦,就這樣。」等回應來直接解決問題。於是女性們就會開始埋怨「一點都不體貼」、「根本不聽我講話」、「馬上就否定我」……等等。

重點在於老公曾對自己感同身受的記憶

所謂的扮演閨密,就是要把「沒重點、瑣碎的體驗(小小的抱怨或發現)」講出來送給對方,並在對方跟你說這些事的時候,確實表現出同理心,以抒解對方的壓力。

由男性主動提供話題的難度實在太高,故只要從拼命表示有同感開始做起就可以。當然,不是真心同理也沒關係,只要表現得很有同理心即可。

舉個例子,假設你一回到家,老婆就跟你抱怨:「我一把○○(小孩的名字)放到床上他就哭,只好一直抱著,抱得我腰都痛了。」這時你該怎麼回答呢?

① 「他是不是太習慣有人抱了?以後別他一哭妳就一直抱著。」
② 「妳明天去一趟醫院,看一下腰吧!」

以上兩種回答都不正確。

① 是以為問題出在「抱小孩」,故提出「不抱小孩」為解決方案。
② 則以為問題出在「腰痛」,並針對腰痛提出解決方案。
老婆要的根本不是解決方案,正確答案其實是──

「妳一整天都在抱孩子啊?那難怪會腰痛,真是辛苦妳了!」

接著,老公只需對老婆「今天一整天有多累又有多累」的一連串碎念,表達「嗯、嗯,我懂!」、「唉呀,那樣真的很累吔!」一邊聽一邊點頭如搗蒜就行了。

雖然假裝有同理心對男性腦來說壓力很大,但總比踩到地雷讓老婆哭一整晚要好得多,而且還可能被記仇一輩子。所以在周產期及哺乳期,就算麻煩也一定要確實扮演好「閨密」的角色,好在老婆心中留下「在我很辛苦的那些日子裡,老公一直很溫柔地陪伴著我」的記憶。如此一來,就算之後多少有些不體貼的行為,就算沒有表現出同理心,老婆仍會一直記得先前已輸入的「我老公乍看冷淡,但其實有他溫柔之處」這種印象。

希望各位人夫們能把「餵奶期間就是這樣,這沒辦法」當成咒語般唸誦,努力熬過這段時期。

小心典型的地雷句

偏偏就在這最重視同理心的時期,別說是同理心了,男性腦還會在無意中講出造成老婆一輩子創傷的話。

在此,試著列出幾句常見的「老公雖是無心,但卻會讓老婆很受傷的」地雷句。

■ 在老婆因孕吐感到痛苦時──
「我媽說孕吐不是病。」
「妳是心理作用吧!」
「(因為某些氣味)覺得想吐的話,就別做飯了,我會吃飽再回來。」

■ 剛生完小孩時──
「一下就出來了吔!」
「生得很輕鬆,真是太好了!」
「妳剛剛臉有夠難看的(笑)!」

■ 生產後的哺乳期──
「妳今天一整天都在幹嘛?」
「妳沒煮飯嗎?」

■ 當老婆抱怨做家事、顧小孩很累的時候──
「我比較累吧!」
「我有幫忙啊!」
「反正妳一整天都在家啊!(應該做得完吧)」

■ 寶寶半夜哭個不停時──
「妳白天可以跟寶寶一起睡一下,應該還好吧?」

這些話對老公來說想必都沒什麼大不了,但對賭命生兒育女的老婆來說卻很致命。

自以為體貼地對因孕吐感到痛苦的妻子表示自己可以外食,或是買便當回來等也並不恰當。老公必須意識到一件事,這時自己手裡正掌握著無法自由行動的老婆的生命線,故必須詢問老婆想吃什麼、想喝什麼,並盡可能滿足其願望才行。

明明不是自己在生,怎能對著搏命生產的老婆說什麼:「生得很輕鬆!」

此外,也嚴禁對育兒時的老婆,提出自以為是的建議。對於寶寶一直哭個不停、不肯睡、不喝奶、體重沒增加、無法做家事等而感到焦躁不已的太太,其實是因為責任感強烈、事情不順利,所以很氣自己。故老公一旦出口指責,就會立刻陷入絕望。

請對著在一片凌亂的房間中哭泣的妻子表示:「別擔心,我會想辦法!」並給她一個擁抱。老婆沒做飯的話,煮個泡麵加蛋便足以讓她破涕為笑。這就是使記憶由負轉正的關鍵時刻。

※ 本文摘自 《老婆使用說明書》,原篇名為〈請參與同理心的禮物大會〉、〈重點在於老公曾對自己感同身受的記憶〉、〈小心典型的地雷句〉,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