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rbakhopper

當孩子想要離開這個世界:先穩住孩子的情緒,再慢慢打開心房

文/羅可

自殺一直是位於青少年十大死因之第二位,因此當孩子出現焦慮、憂鬱、沮喪,變得沉默或退縮,或是出現破壞等好鬥行為,在生理上有失眠等狀況,身邊的大人們就得多多留意。

「這是你們最後一次看我留言了。」

「我明天就會離開了。」

「再見。」

志祥一早無故未到校,家裡電話打不通,家長手機也無人接聽,導師覺得情況不太對勁,同學趕緊拿了昨天晚上志祥在班級群組傳的一段話給導師看,導師一看嚇傻了,連忙通知輔導室與學務處。

由於志祥之前就是我的二級輔導個案,我們已建立不錯的信任關係,所以很快的我就透過孩子在校外的朋友幫忙協尋,最後終於在學校附近的河堤邊找到他。

最危急的前三十分鐘

「志祥?志祥?你還好嗎?」

孩子坐在地上抱著膝蓋,看到我們後情緒變得非常激動,不斷大吼著:「你們不要過來。」接著孩子躺在地上啜泣:「反正你們也只是要叫我回去上課而已,離我遠一點,走開!」我擔心孩子的情緒過於激動,所以沒有繼續往前走,「好,志祥,我不靠近,那我可以坐在旁邊陪陪你嗎?」我與他保持著一段距離,然後不停地叫著他的名字,希望能藉由志祥對名字的敏感度來打斷他當下的負面思緒。

「今天的河堤蠻美的,風吹來也蠻舒服的。」、「你坐在這裡多久了?會不會冷?」不論我說了什麼,孩子都沒有回應,於是我開始進入自言自語模式,試著轉移孩子的注意力,使他能被動的暫時抽離負面思緒,然後我也營造了比較輕鬆的話題,讓他的情緒能有些緩和空間。「志祥,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但我知道你會在這裡,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讓你很難受。」我同時揣摩並同理著他的情緒,待孩子的情緒逐漸冷靜下來。「我們一起回輔導室好嗎?你先不用急著回教室上課,我很在乎你怎麼了?我會等你準備好了再來開口談。」

專輔老師這樣做……

當孩子陷入極度負面的情緒和思緒時,我們可以先想辦法轉移孩子的注意力,可透過不斷的叫名字來引起注意,或是陪孩子說說話,如果孩子願意說就靜靜聽孩子說,如果孩子不願意說,那就由我們來開啟話題,這些話題也都必須避免引起孩子更大的情緒波動,先陪孩子度過情緒風暴最危急的前三十分鐘,待孩子的情緒緩和後,我們才有機會進入問題核心,與孩子討論這些情緒的成因。

自殺風險評估

「我覺得人生沒有意義,家裡根本沒有人在乎我,也沒有人重視我。」志祥表示昨天晚上一個人在房間的時候,突然覺得人生沒有希望、沒有任何的意義,於是走到了陽台傳訊息給同學們,因為不想待在家裡,也不喜歡這個家,所以計劃今天就要離家出走,但走到了河堤邊,想到昨天有同學一直勸自己不要衝動,就坐下來冷靜,只是沒想到手機開機之後,有這麼多的訊息和電話湧入,一大群朋友都在找自己,這讓他很訝異,也有點開心。

「老師很開心你沒有做出衝動的事。」我再次肯定了孩子,也強化大家對他的關心與擔心,我告訴志祥:「我們都很在乎你。」

由於志祥在班級群組傳的訊息是具有自殺意念的,所以我先進行自殺風險評估,判斷他目前處於自殺風險的哪一階段?是低度、中度還是高度?除了有自殺意念外,是否也曾經出現過自殺企圖或自殺行為?藉著一系列的評估問題來確認孩子的自殺計劃已落實到什麼程度?是否有立即的自殺危機?「是什麼時候開始出現自殺意念的?」、「自殺意念持續多久?」、「自殺意念出現的頻率高嗎?」、「是在什麼事或什麼地方出現自殺意念的?」、「曾經想過用什麼方法來自殺?」、「是否求助過?」、「是否已經準備好了?」、「最後沒有做出自殺行為的原因?」

延緩孩子的自殺衝動

進行自殺風險評估及相關通報後,我也跟志祥簽了一份「不自殺契約」,與孩子約定好當自己又情緒低落時,做些其他事情來緩和自己的自殺意念,藉由契約來降低執行自殺行動的衝動。不自殺契約的目的是在為孩子爭取更多時間以減少自殺危險,並非解決問題的方法,孩子在簽署契約書後也並非一定就不會自殺,所以我也陪著志祥討論面對負面情緒的其他方法,「當自己又陷入負面情緒時可以做些什麼?」如果身旁有人可以聊聊天、說說話,也可以讓自己先暫時停止這些負面思緒,我們在不自殺契約寫下論出現自殺意念的時候,可以聯絡誰?身邊有哪些可利用的資源?

本文介紹:
擁抱叛逆期:輔導室裡孩子的真心話》。本書作者/羅可;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陪孩子遇見美好的自己:兒童.遊戲.敘事治療
  2. 不光會耍寶:認輔志工守護孩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