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晴翔

高材生特別容易成為恐怖情人?我們的國、高中教育給予足夠的情感教育了嗎?是什麼原因讓自己一再愛上不愛自己的人?

記者【台北報導】:之前有著「T大宅王」封號的○○○砍殺女友三十幾刀奪命的消息,令人怵目驚心。近日,T大又被爆出有一高材生○同學,不僅性侵女友,並且軟禁施暴,甚至還威脅女方若是不從便要殺害她;而○同學的前女友也出來控訴,之前交往時,○同學除了對她手機定位追蹤、按照課表堵人,還架鏡頭偷拍性愛照、強迫發生性關係,雖然已經聲請保護令,但前男友還是會在網路平台上利用假帳號,持續威脅她要公布與她的不雅照片,就像不定時炸彈一般,使得她受到嚴重的心理傷害,恐怖陰影難以抹去。

教育過程中的情感教育

這幾年社會新聞上常有以「高材生」做為醒目標題,但內容盡是因感情問題苦苦糾纏對方,導致類似潑酸、威脅公布交往細節,或施加精神、肢體暴力的「恐怖情人」憾事。

難道無法處理好感情問題的狀況較常發生在「高材生」身上嗎?我是持懷疑的態度。仔細想想,這應該與教育程度無關,恐怕這只是媒體想要用「高材生」關鍵字去吸引觀者的眼球罷了,多賺取點閱率,導致抽樣樣本不平均而產生的刻板印象。

只是,綜觀我們一路以來的教育之路,坦白說,在情感教育上的確極為欠缺。

何時能讓孩子負起談感情的責任?

我們的國中、高中是否有足夠的心輔課程,能夠讓孩子提早認知:談感情時,該如何開始?如何結束?何時能夠負起這段關係的責任?有哪些學校、哪些課程,真的有教我們該如何尋找適合的感情對象?如何表達好感?遭到拒絕了該怎麼辦?

升上大學後,是否有足夠的情商通識學分,讓我們知道感情路上何時該「加緊馬力努力去追」?何時該「提早鳴金收兵」?當面對心儀異性、同性對象時,我們該如何理解他們內心的想法。

在台灣的求學環境中,上述的情感教育相當缺乏,因為家長往往重視孩子的學科表現及升學結果,認為國、高中的年紀還小,不該關心這類情感問題,殊不知孩子們早就「偷偷實踐」了,而且學校也未必重視這一塊。

紹源是個高二男孩,他鼓起勇氣對心儀已久的隔壁班女孩曉涵告白,但曉涵的反應卻讓紹源大為吃驚。

因為與女孩是同個社團,紹源多次找曉涵攀談;在走廊上也多次與曉涵擦肩而過、點頭微笑,應該足以讓曉涵對他有深刻的印象。沒想到曉涵在紹源告白後,對他表示:「抱歉,你叫紹……源嗎?其實,我對你沒有什麼印象耶,你這樣說好突然喔……我不知道耶……」接著,一陣尷尬後,曉涵就以要跟其他同學用餐為由,火速離開現場,留下失落的紹源,愣在現場。

告白之後,紹源告訴自己,這不過是這學年第三個表白的對象,至少沒有聽到斬釘截鐵的拒絕,那就是好事,自己應該還有希望。

於是,他開始不斷徘徊在曉涵的教室外,希望盼到與曉涵的眼神交流,還準備了自己親手寫詩的卡片,想要傳達給曉涵。後來,他這些行徑在高二傳得人盡皆知,曉涵時常看到紹源在窗外徘徊,深感困擾,即使是下課也不敢踏出教室一步。

終於,學期接近尾聲,期末考快到了,曉涵為了複習功課,留在學校自習,幾乎是最後一、兩個走出教室的人。某日,在牽著腳踏車走出校門後,曉涵覺得後面好像有台腳踏車跟著她,於是越騎越快,在彎進家門口前的一個巷子前,藉著便利商店的燈光跟窗戶投影,曉涵發現原來是那個男生──紹源,騎著車跟在她後面,她終於忍不住停下車瞪著紹源。

紹源笑著說:「原來,妳住在這附近啊,我想妳唸了那麼晚的書,只是想跟妳說一句話,期末考加油!」曉涵看著滿臉笑意的紹源,卻有點想哭,她對著紹源大吼:「你到底要幹嘛?這樣很可怕,我們連朋友都不是,請你可以停止跟著我嗎?」

無法從自己的心情中抽離

我們偶爾會發現身邊有些朋友,從學生時代就常常深陷苦戀、單戀的情境中,對於心上人有一種執著的渴望,然後就發展成「尾隨」、「跟蹤」或「堵人」等行為。

如果深入瞭解這些人,會發現他們好像完全不明白自己的舉動已造成他人的惡感,可能還傻傻的等待製造好印象的時間。在他們的腦海裡,好像有個自行運行的世界,宛如活在平行時空,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傳達的情感完全被對方漏接,也無法從中抽離回到現實。

日本知名阿德勒心理學會認可諮商師岸見一郎認為:

「這個世界上有兩件事無法勉強。一個是尊敬,另一個是愛。我們永遠無法強迫對方尊敬我們、喜愛我們。」

「如果你是真心喜歡對方,即使他移情別戀,你能做的也就只有努力改善你和他之間的關係,而選擇權依舊掌握在對方的手上。」

「沒有自信好好經營愛情關係的人,很容易產生這種想法。你不願意承認問題出在自己愛人的方式,才會下意識地喜歡上容易讓自己失戀的人。」

(摘錄自《重新相處的勇氣》岸見一郎著,阿德勒心理學派)

這樣的觀點是不是有點一針見血且太犀利?

深陷單相思的人常會出現這種尾隨、跟蹤,甚至「堵人」的行為,其實,反映的是一種與事實的脫節、對於客觀認識的欠缺。他們一直以為感情跟學業成績類似,「只要努力就能有收穫,有收穫最後就能成功」。但現實狀況並非如此,在愛情的配對過程中,其實自己能掌握的頂多只有百分之五十,另一半則是掌握在對方手中,也就是說:「感情是否能配對成功,決定權其實在對方心中,而不在自己手中。」

說穿了,感情跟學業、工作一點都不像。在感情的路上,並沒有「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種事,滴水不一定能穿石。

※ 本文摘自《關係破繭:走過愛情、親情、人際的關卡,綻放生命的新綠》,原篇名為〈恐怖情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