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台北城市散步

每年年底某幾天,我的臉書上總會出兩種對立的訊息。一種是抱怨已經到了午夜,為什麼外面遶境隊伍還不斷放鞭炮、製造噪音與污染,根本無法入睡。另一種則是不斷傳來各路軒社、炮竹煙火照片,或是通報尊王聖駕已經到了哪個地區。

這是萬華區每年最重要的地方盛事「艋舺大拜拜」,或稱「艋舺青山王聖誕」,連續三天的遶境活動走遍整個萬華地區。

然而,住在萬華地區的朋友們,卻對青山王遶境有著不同的態度,也呈現出台北人對於傳統民俗活動的歧異觀點。

青山宮的由來

把時間拉回到數百年前,有句俗諺「六死三留一回頭」,意思是到台灣發展的漢人,十人中有六位死在黑水溝(台灣海峽),只有三位能留在台灣發展,剩下一位選擇回到家鄉。於是漢人移民多把家鄉神明帶至台灣,祈求航海順利或諸事平安。每個漢人聚落都會有幾間重要的大廟,如北港朝天宮、大甲鎮瀾宮、大龍峒保安宮等等,代表漢人與原鄉之間的連結。人們的生活場域以廟宇為同心圓擴散,不管是地方政治、經濟生活都深受神明祭典影響,只要瞭解聚落最重要的神明信仰來歷,多可斷定居民是由哪個個地區移民而來。

位於貴陽街上的艋舺青山宮是艋舺三大廟之一(其他二座為艋舺龍山寺、艋舺清水巖),祀奉的青山王相傳是三國時期孫吳的部將,本名張梱,派駐福建泉州惠安地區,因受地方愛戴,死後於縣衙立壇祭祀,後棺木牽至青山,建廟青山宮,故名青山王,又名靈安尊王。一八五四年艋舺地區發生瘟疫,在艋舺定居的泉州惠安人士迎請家鄉靈安尊王至艋舺。相傳尊王經過西園路時,神輿就無法前行,並指示就地建廟,因此一八五六年於現址建廟,一九八五年公告為國定三級古蹟,目前為直轄市定古蹟。

由於青山王具有司法及驅疫神格,巡視地方、驅邪避瘟,故從建廟之後即有小規模遶境,逐漸演變為艋舺地區最重要的遶境活動。

日治時期《台灣日日新報》對於青山王迎神賽會有多篇報導,「……首尾延長不下數里。通過須一時間餘。詩意閣五十餘閣。蜈蚣閣三閣。……人員之多。不減稻江五月十三。城隍賽祭……」(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記錄當時的盛況數十藝陣參與,足以媲美大稻埕台北霞海城隍爺遶境祭典。

艋舺大拜拜

遶境又稱為迎神賽會,「境」指的是神明的管轄範圍,遶境即是神明巡察其轄境,而遶境及相關活動是以「博爐主」方式決定祭典的頭家、爐主;由頭家、爐主集資負擔祭典所有費用,恭請神明出巡,以消除邪魅、安定人心。此外,頭家、爐主會在自家設置神壇、香案接駕。因此,「遶境」代表著廟宇信仰與地方生活的緊密連結,早期許多地區迎神賽會時,地方居民會放下手邊工作,誠心參與祭典,並準備宴席邀請外地親朋好友前來。

每年農曆十月二十三日是青山王誕辰,當日是為艋舺大拜拜,地方家戶皆會宰殺牲畜,在騎樓、路邊辦桌招待親友客人「吃拜拜」。台北各地民眾陸續湧進艋舺,警察需協助進行交通管制,全盛時期估計超過三十萬人。祭典結束後當日,在神明前擲筊選出次一年度的爐主一人、副爐主兩人及頭家數十人,出資準備次年度的遶境活動。

目前青山王祭典仍是台北市內最重大的迎神賽會之一,農曆十月二十、二十一兩日進行暗訪,二十二日則為正日遶境。遶境範圍從日治時期的艋舺,逐漸擴大至北邊西門町、南邊加蚋仔,走遍整個萬華地區。信徒相信青山王巡視至自家,可驅邪避凶。故每年遶境路線除了必須經過爐主、頭家紅壇,還得安排地方角頭宮廟擺設的香案,經過一番地方角力才能決定路線。

尊王駕前護衛

由地方人士組成的陣頭、軒社,更能呈現祭典的地方參與意涵及生活特色。艋舺青山王遶境時,必定有駕前護衛:義安社、義英社、鳳音社及青山宮八將團。八將團是由地方還願將腳慢慢組成,由枷將軍領頭四位紅臉譜將軍,鎖將軍則帶領四位綠臉譜將軍,手持各種刑具,中間有一位兒童手持葫蘆擔任引路童子;青山宮八將團成軍以來從未改變過臉譜、刑具。一九二一年西門市場(今西門紅樓)的肉販商四大金剛組成義安社,恭塑「謝大爺」、「范二爺」傳承至今,義英社則是西門市場魚販所組成,有三對范謝將軍,鳳音社則有文武判官、陰陽司、增祿司神將四尊,三個社團皆有北管樂團,與其神將團共同出巡。

日治後期,台灣總督府於一九三四年提出「統一祭典」的倡議,將日期相近的廟宇祭典集中辦理,皇民化運動開始實施「寺廟整理」、「禁鼓樂」政策,台北霞海城隍、艋舺青山王等傳統節慶活動被禁止,台灣寺廟快速減少了三分之一。

戰後,戒嚴時期政府政府擔心祭典人潮可能引發動亂,一九五一年頒布「改善民俗綱要」,一九五三年台北市政府進一步規定除了中元普度之外,台北市各廟宇只能舉辦春秋兩次統一祭典,一九五八年甚至規定台北市各區僅能統一一日舉辦祭典。甚至,一九七○年限制僅有七位主神能舉辦祭典,包括保生大帝、媽祖、霞海城隍、青山王等等,於是台北廟宇祭典逐漸減少,遶境規模式微,也連帶影響相關產業,如神轎神將製作、香燭金紙、糕餅等行業。

目前台北最重要的三大迎神賽會:大龍峒保安宮遶境活動,因各祖力士會的神輿燒毀而停辦遶境三年,近幾年多以定點民俗藝演形式舉辦,尚不知是否會恢復。台北霞海城隍廟由地方仕紳組成的祭典協會已經停止運作,改由廟方三年辦一次遶境。僅剩艋舺青山宮仍保有「博爐主」的習俗,由地方人士出資舉辦遶境活動。

無形文化資產的保存

二○一三年某日,我們突發奇想是否可以舉辦遶境導覽,帶著人們感受台北祭典氛圍、認識民間信仰,於是邀請廟會部落客尹德根,於台北霞海城隍祭典時,第一次舉辦暗訪遶境導覽,有十餘位民眾參與。第二年再次舉辦獲得熱烈迴響,將近百人報名參加,特別邀請台灣民俗研究學者謝宗榮老師帶領。其後我們陸續舉辦新莊大眾廟、台北靈安社及艋舺青山宮遶境導覽。二○一六年歲次丙申,艋舺青山王兩日暗訪,台北城市散步所舉辦的遶境導覽總共七團、一百六十六人次──顯示台北人想要探索屬於台北的祭典,但也代表過去台北人對於這座城市文化脈絡的冷漠。

某次導覽大稻埕時巧遇準備進慈聖宮參拜的陣頭,團員多是住在台北的年輕人,大家好奇地在廟前圍觀,記得當時有兩個人問我:「大仙尪仔身上串著的餅是什麼?」

那是掛在神將身上一串的鹹光餅,代表神將出巡時所準備的軍糧,將分送給沿途居民,吃了就可保平安。這是我小時候最開心的回憶之一,因為「看鬧熱」時,總會期待拿到鹹光餅,大飽口腹之慾。但對今日多數台北人來說,這卻是陌生的民俗特色。

其實台北各地區都有遶境活動,例如:現今地價最貴的大安區,在從前農業時代是泉州安溪移民的所在,並由十二甲、龍安坡、六張犁等五股庄頭,輪流舉辦保儀尊王保儀大夫遶境;台灣電影公司在一九五九年拍攝的影片中提到「台北市大安區的民眾舉行五年一度的大拜拜,慶祝保儀大夫的誕辰。……有些人特地以自己圈養的豬公祭祀神明,……三百多頭又肥又大的豬公成為祭典中的寵兒,……參觀的民眾人山人海,看看這個場合,相信比選美會還熱鬧。」今日台北市大安區居民生活已經與此祭典脫節,我相信多數人並不知道這個遶境活動,也很難想像在台北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有如此壯觀的祭典──二○一六年輪到十二甲股主辦祭典,僅剩三頭豬公,隨時都有可能停辦。

數十年來,台北城市的擴張逐漸消除以信仰為核心的地方脈絡,社區、里鄰取代傳統社群,於是城市生活與地方信仰逐漸脫節。戰後學校教育內容更偏離台灣地方歷史文化脈絡,人們所學習的知識與自己家鄉脫節,於是逐漸忘記那些曾經盛大的台北祭典,也不了解「遶境」活動這類無形文化資產的重要性。

屬於萬華地區最重要的「艋舺青山宮暗訪暨遶境」已登錄為台北市民俗文化資產,遶境前導的頭燈上書寫五位神明:靈安尊王、觀音佛祖、清水祖師、天上聖母、保儀大夫,則代表艋舺龍山寺、艋舺清水巖、台北天后宮等參與祭典。祭典期間行經萬華,可見到人們沿路搭設香案、紅壇,等待迎接青山王的到來,表達神明與信徒之間的深刻聯繫。

相較於大甲媽祖遶境,我相信多數台北人仍不知道艋舺青山王祭典。然而午夜燃放的鞭炮與北管樂聲,的確嚴重影響居民生活安寧,也讓人不支持傳統民俗活動。有人主張為了保存文化資產和信仰,請大家忍耐三天,但這對沒有青山王信仰的居民並沒有說服力。

或許,有一天,台北只剩下艋舺青山王這個大型祭典了。

期待台北人能消除歧見,逐步拉近不同觀點,有更多人參與青山宮遶境活動,讓此一重要無形文化資產繼續舉辦。

參考資料:
《迎神在台北》台北市文獻委員會,二○一三年
《八將》呂江銘著,一九九五年
《台灣的民俗信仰與文化資產》謝宗榮著,二○一五年
《民俗慶典活動與集體記憶的探討──以艋舺青山宮為例》陳雅芳論文,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歷史與地理學系碩士班,二○○○年

※ 本文摘自《台北城市散步:走過不路過》,原篇名為〈艋舺青山王遶境與爐主傳統〉,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