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unsplash

無法決定國名,但越南人創自己的字,越南文化有了靈魂

文/小倉貞男;譯/林巍翰

「越南」(VIETNAM)這個國名,並不是越南自己取的,而是中國為首次統一這個國度的王朝──「阮朝」所取的名字。當時,越南還沒有權力替自己的國家命名。

一八〇二年五月一日,越南最後一個王朝「阮朝」成立了。史上第一個統一越南全境的阮福映即位為皇帝,並定年號為「嘉隆」。因為當時的越南和中國之間仍維持著朝貢關係,因此嘉隆帝將自己平定全境的消息向中國報告,並提出希望將國號定為「南越」的請求。然而,中國雖然承認嘉隆為國王,卻沒有答應他可以使用「南越」這個國名。

對於中國來說,如此回覆是有原因的。西元前二〇七年,中國正處於秦帝國末年的混亂時期。當時,南方出現了一個反抗秦帝國的政權,這個政權的國名為「南越」,以廣州(過去稱「番禺」)為首都,統治著中國南方廣大的領土。這個政權又稱為「趙朝」,一般咸認此即為越南歷史的源頭。

這個政權的實力不容小覷,即使是滅掉秦帝國的漢帝國,也為之困擾不已。因此,對清帝國而言,當然不樂見有人使用「南越」這個國名,因為這會勾起不愉快的歷史回憶。另外,若是南方的獨立政權擴大其勢力範圍的話,也會成為棘手的問題。但是,對於嘉隆帝成立的新政權來說,當然會執著過去的歷史,因此不難想像,他們為了對海內、外宣傳其獨立的消息,一定會重新搬出「南越」這個國名來使用。最後的結果是,清帝國選擇無視嘉隆帝的請求。

剪不斷理還亂的中越關係

自古以來,中國和越南的關係可說是「剪不斷理還亂」。中國曾征服並支配越南長達一千年之久,而在越南獨立後的九百年間,越南人不屈不撓的反抗活動,更是中國歷代朝廷必須面對的燙手山芋。中國雖然屢次想要重新掌控越南,但總是被對方以巧妙的戰術擊退,損失慘重。儘管如此,每當戰事結束之後,越南仍會立刻向中國納貢,藉此獲得如「安南王」等象徵南國之王的封號。雖然乍看之下,這是越南對中國的屈服,但他們究竟心服到什麼程度,大概只有上天才知道了。事實上,對中國歷代朝廷來說,用「表裡不一」這個成語來形容越南,恐怕是再貼切不過了,因為不知道越南人什麼時候又會舉兵造反。

從越南的角度來看,既然付出了慘痛的犧牲,才終於從中國無理的侵略中贏得獨立,那麼膝蓋軟一點、諂媚一下也是在所難免的。儘管如此,在他們心裡面,其實還是不太情願低頭的。但說到底,中國還是掌控亞洲秩序的帝國,因此中國一聲令下說「國名就叫『越南』」,越南人也只能無可奈何地接受。畢竟,在「華夷秩序」的世界裡,是絕對不能違逆中國的。

「華」,也就是中國朝廷,始終是世界運轉的軸心。從前,在還沒有「亞洲」這個概念時,中國就等於世界的中心,同時也是領導者。至於那些位在中國疆域外的國家,不管有沒有和它接壤,都是所謂的「夷」,只能屈膝奉承、討中國的歡心。

嘉隆帝時代的越南,無疑也是籠罩在華夷秩序之下。中國絕對不會認可越南的國王使用「帝」的稱號。「皇帝」或「陛下」之類的稱號只屬於中國,其他國家的領袖頂多是個「王」而已;就算是日本,也不是什麼「天皇」,而是「倭王」。嘉隆向中國報告自己統一全國的消息以及希望使用的國名時,他交涉的對象是管轄範圍與越南國境相鄰的兩廣(廣東、廣西省)總督。這位僅是區區清帝國邊疆總督的官員,代表清廷命令嘉隆:「我國(清)既然已領有安南全土,汝等理應備妥國書與貢物,遣使入朝請封。」一八〇二年十月,嘉隆帝讓使節帶上國書和貢物,送給這位兩廣總督;然而對方雖然收下了禮物,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經過一番明查暗訪後,越方終於知道,原來問題出在中國朝廷裡的朝臣身上,他們對於越方想使用「南越」這個國名大為光火。如果因為這起事件引起兩國的糾紛,可謂得不償失,於是嘉隆逼不得已,只好重新遣使請封,這次提出的國號為「越南」。另有一種說法是,中國朝廷曾做出「雖然不接受使用『南越』這個國名,那麼『越南』如何?」的表示,看來嘉隆是有掌握情資的。

中國於一八〇四年正月派出使節進入越南,得知這個消息的嘉隆帝喜出望外,派出象軍和士兵們到國境迎接使節。但這個使節團其實不是來自北京,而是從隔壁廣西省[1]派出的按察使[2]。在河內的宮殿中,使節受到隆重款待,嘉隆從他的手中恭敬地接過了鍍金銀製的「越南國王之印」。送走按察使一行人後,越方立刻派出使節到北京回禮。同年二月,嘉隆定都於越南中部的順化,並於參拜祖廟時,將國號定為「越南」一事,向先人們報告。

「字喃」是民族的靈魂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中國統治下的越南使用的是漢字。一直以來,漢字都是統治階級的文字,被用於行政事務上,因此,一些需要負責行政業務的階層,就非學習漢字不可。漢學成為知識分子普遍必備的學問,始於李朝到陳朝這一時期,當時儒學建立起完整的學問體系,被置於國家運作的核心位置。在之後的後黎朝到阮朝,儒學又獲得了更進一步的發展。

然而,反過來說,如果統治階層都使用儒學與漢字,那麼市井小民又是用什麼方式來表情達意呢?從一般民眾到重視越南語的人士,想出了借用漢字來表示越南語的方法,但這麼做還是有不盡人意之處;於是,有人借用了發音和越南語較為相近的漢字,創造出擁有越南語義涵的「越製漢字」──字喃。

越南人利用漢字創造出了許多字喃。其中,有些字喃在意思與發音上都和漢字很相近,有些則採用了漢字的偏旁從而創造出新字,然後再配上越南語的發音。對於習慣漢字的人來說,字喃顯得有些複雜,但若是從越南人的角度來看,這是能夠表現自身文化內涵的文字,充滿越南人想用自己的語言來記錄事態的願望;故此,字喃正可說是呈現出越南本國文化的代表性文字。

在和字喃相關的歷史人物中,最著名的有陳朝末期的胡季犛,以及西山勢力的阮文惠。雖然胡季犛的政權只維持了八年就亡於明帝國,但在他掌權期間,朝廷的公文都是用字喃書寫,而且他還推動了行政改革。首次能在公文中使用字喃這件事,為胡季犛贏得了高度讚揚。在官方史書中,胡季犛是篡奪了陳朝政權的謀反者,負面形象深植人心;但若是從民眾的角度來看,胡季犛其實是一位推翻腐敗的宮廷暴政,試圖打造一個新時代、充滿活力與果敢的人物。

雖然阮文惠掌權的時間也很短暫,但他也在執政期間,把字喃應用在政府的公文和教育上,還請阮浹將四書五經翻譯為字喃。阮文惠在位的時間雖如彗星般稍縱即逝,但他的政策對於普及字喃一事起到了一定的效果。除了都希望脫離中國的影響,胡、阮兩人也都具有發展越南獨特文化的強烈意識。儘管在廣南阮氏的紀錄中,阮文惠是個江洋大盜型的人物,但在進入二十世紀後,有關阮文惠的評價開始轉變,他被視為統合越南史上最激烈農民叛亂的領袖人物,不但打破了原有的統治權威、開創了新的格局,還進一步擊退來犯的清軍,是一個受人景仰的民族英雄;尤其是阮文惠採用字喃這件事,確實提升了越南民族文化的地位,為他的歷史成就錦上添花。

註釋
[1]即現在的廣西壯族自治區。
[2]當時一省的司法長官。

※ 本文摘自《半島之龍》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