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林世媛

當孩子說「我不要你了」

聽懂對方話中的真正含意

還不太懂得控制情緒的孩子,常會出現不理性的失控言語,其實大人不免也會。試著探索對方和自己內心的真正感受,並幫助孩子練習用合適的方式表達。

某個準備帶大寶出門玩耍的日子,一邊預備要帶的東西,一邊催促她穿襪子、鞋子。她一下抱怨自己不會穿、一下抱怨不要穿這雙,當我再次提醒她,時間快來不及了,我們要加快喔。近三歲的她卻冷不防地說出:「哼,我不要妳了!」

類似的情況最近反覆出現,一開始她可能是小聲嘟囔,如果看我們還是不為所動,她的反應會愈演愈烈──聲量加大、振臂跺腳,最後甚至可能演變成悲憤交加、涕泗齊下。媽媽的心裡也五味雜陳,頭一兩次遇到她這樣的狀態,我的心中也經歷了各種感受:有一點受傷──我自己大肚子不舒服在家休息多好啊,還想著把握機會帶妳出門玩,那麼用心地陪伴妳,妳卻說不要我了!有一點生氣──不要我?好啊,妳如果都可以自己搞定,我還省得輕鬆。有一點捨不得──聽得出她的話語中(至少一開始)也帶有受傷、撒嬌和討拍的成分。努力嘗試找方法──好說、歹說,邀請、警告,她常常還是鐵了心一路唱反調。於是,更多的無奈和無力感湧上心頭──到底該怎麼讓妳了解趕快弄好出門妳就開心了,不用糾結在這。最後,媽媽的內在火山或是冷鋒可能也會威力爆發,親子之間的拉鋸戰火又會繼續延燒。

當她真的完全失控了,大哭大叫,我沉默地看著她,心裡想著:「如果,我可以有個透視鏡就好了。孩子,妳到底怎麼了呢?是什麼讓妳為了小小的事情,反應那麼大呢?」理性上我知道,二到三歲的孩子正在發展自我意識,許多身體上的能力也急速進步,喜歡透過「不要、不行」來試驗自己的影響範圍,因此看起來好像進入了人生第一個叛逆期。

偏偏,他們仍然是小小孩,還是有很多期許自己做到、但卻做不到的事。他們內在有個部分還是很重視重要他人的期待,也同步面對著這個階段的發展任務──練習回應外在期待,慢慢長出自律、主動性與責任感。

這些知識幫助我多一點點理解她的內在困難,但是究竟該怎麼解套才好?我一直可能平和地提醒她、提出各種方案,她卻還是愈來愈氣,反覆強調「不要妳了!」有這麼嚴重嗎?到底問題出在哪裡呢?

角色交換後的領悟

直到某天,我無意中角色交換到孩子的位置,突然了解了這樣的心情。到了年底,老公工作愈加忙碌,偏偏這個月份又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加我的生日,再加上二寶即將卸貨的不適及焦慮,我發現自己的內心隱隱期待著對方可以有一些柔情的表示。想要體諒老公的我,決定不要讓他猜我的心意,直截了當地表達我希望可以收到他的卡片「就好」,而他也答應了。可是一週又一週過去,期間有過幾次提示與再承諾,但是重要的日子也一一翻頁了,卻還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有一天,我因為一件小事將這一切連結起來,認定他沒有將我的需要放在心上。忍耐與等待使我的語氣無法完全客觀,我覺得失落和委屈,而他可能接收成對他的指責,於是,他開始表達他的身不由己,也指出我沒有感激他忙碌之餘已經努力做到的部分,卻只追究那些尚未達到的。接下來,話鋒一轉,他想要找我理性討論:「妳也會有一些答應又沒做到的事啊,那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就事論事,做比較有建設性的討論?」我內心的情緒瞬間飆升,這個時候我最需要的才不是理性討論之後怎麼辦,更不想聽他說我也有哪邊不夠好,我只想要他承認卡片還沒寫,表達知道這對我的重要性,願意真誠道歉、表示自己會想有所彌補就好了!

情緒一旦被激發,接下來,就算老公試圖想找我好好談,或是想逗我笑,我都只想背過身去,不想再跟他浪費唇舌,因為,我太「切心」了!內心的OS一邊跑著,腦海則瞬間閃過孩子在情緒風暴當下,我很平靜的跟她講道理,告訴她「妳不用這樣」的畫面。我突然明白!原來「我不要妳了」,外顯的是憤怒、是推開,內心真正說著的卻是受傷和失落。如果有神奇翻譯機,翻譯出來可能要說的是:「我想要你用我需要的方式愛我,不要真的走開!請你用心感受我要的是什麼。」

此刻想要的是呵護與靠近,不是講道理、曉以大義。這並不是說講理與事實不重要,只是當一個人口乾舌燥甚感匱乏的時候,不給他水,卻要他吃點乾糧,即便乾糧有營養,他當下還是很難下嚥。我一個成人都如此,何況是小小孩呢?

本文介紹:
當我開始成為母親:心理師媽咪的腹內話》。本書作者/林世媛;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教孩子跟情緒做朋友
  2. 成為母親之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