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Flickr by bryan...

想家想得濃烈時,金瓜炒米粉是差點落淚的慰藉

文/蔡淑君

想家想得濃烈時,通常會找食物慰藉。一個下雨的傍晚,極想吃「金瓜炒米粉」,去了離台南住家五分鐘車程的澎湖海鮮餐廳,上桌一看,果真是熟悉的金瓜絲米粉,配上翠綠綴白的「海菜狗母魚丸湯」,眼淚差點滾出來。

「金瓜(南瓜)」收成的季節,總是一顆一顆擺在廚房地上,誰來了,阿嬤就會吩咐一聲:「去灶腳拿金瓜。」金瓜盛產時要想辦法解決,變出各種菜色:她會切塊加糖煮成甜湯冰在冰箱裡、金瓜絲做成蔬菜炸物或是炒米粉、做麵疙瘩時通常切成小塊。這種食物被處理成什麼樣子的肌理,無察覺地成為生命裡的「應該是」,例如端上的「澎湖金瓜炒米粉」裡,南瓜不是處理成絲狀而是塊狀,就會非常敏銳地被察覺。

而我算是觀察力薄弱、感受力敏銳的人。母親總是寄來一大箱金瓜想要讓我一解鄉愁,婆婆的台南式炒米粉就是切塊煮得熟爛,與米粉混合,濃稠好吃,但一直覺得哪裡不對,很久之後才發現是切法的差異。

這種切法的差異來自生活型態吧。刨絲後的食物易熟,可以節省瓦斯的使用,例如和易熟的米粉一起煮,就會刨絲。另一種常吃的南瓜麵疙瘩,因為麵疙瘩需煮,金瓜就會切塊下鍋。母親也補充說,刨絲後的金瓜,才能與米粉互相「食味」,不全然是為了省瓦斯錢。

我家不知為何,習慣在雨天吃金瓜煮麵疙瘩,先將魷魚乾、蝦米爆香,加上豬肉、青蔥,暖而香潤,阿嬤扯開喉嚨吆喝一聲:「食午啊。」我們推開客廳的大門,冒雨往廚房衝去……

金瓜麵疙瘩

材料:
南瓜切小塊、爆香魷魚片、青菜、蝦仁、蚵(依照冰箱現有食材)

作法:

  1. 配料加入調味,分開炒熟。
  2. 炒熟食料,放水煮滾。
  3. 放入麵疙瘩,一塊一塊放入沸湯煮熟即可。

※ 本文摘自《離島,以及離島的離島》,原篇名為〈金瓜炒米粉〉,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