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郭葉珍

如果遇見內心的小孩,別罵他了, 拍拍他、抱抱他,告訴他:「你做得很好了。」

 
雖然寫了許多和情緒相關的文章,但每逢有人問,氣噗噗時是不是要轉移注意力?我都沒辦法很乾脆地回答「是」或「不是」,因爲在轉移注意力之前,還有個更重要的步驟——陪伴情緒。而這個步驟,需要經過八週時間循序漸進的訓練,才能夠接得住強烈的情緒和感受。

為什麼我會說,氣噗噗的時候不能馬上轉移注意力?因為氣噗噗的時候,硬是轉移注意力,結果就是那股氣還是在,只是暫時被忘記,一旦哪天被勾起來,你都不曉得自己怎會積怨得那麼深。況且馬上轉移注意力,有點像是老公看到老婆生氣,用裝傻、裝笨的方式來轉移老婆注意力一樣,只會讓她更加火大:「你到底懂不懂我在氣什麼啊!」實在不是個好主意。

既然不能馬上轉移注意力,要做什麼才好呢?這時候要做的事情就是「陪伴」,像個溫柔的爸爸、媽媽、耶穌或是神一樣,靜靜去陪伴那個在內心氣得又叫又跳的小孩,不是勸他不要生氣,也不是勸他趕快去做點什麼轉移注意力。只要靜靜地陪伴就好,讓他知道,「我知道你很生氣,就讓我陪你一會兒吧。」

但是陪伴並不容易。有練過的人,就算孩子在地上又吼又叫地翻滾,依舊可以不動如山地等待著;沒練過的人,孩子不過哭五分鐘就崩潰了。要怎麼練這個「陪伴的基本功」呢?

首先,你要能夠一口一口專注地吃一頓飯,要能一次一次專注地呼吸,習慣靜靜看著一樣東西,好奇而不批判地看著。如此一來,往後碰到強烈的情緒,才有能力靜靜地陪伴它,不急著把不舒服趕跑,也不會隨著情緒波動。如果你還沒有機會去學正念認知療法,就先試試看好好咀嚼與品嘗每一口飯、專注每一次的呼吸,維持越久越好。

假以時日,就算你還是沒有能力陪伴氣噗噗的情緒,也能因爲心與口的滿足而瘦下來。

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陪伴生氣的自己要像陪伴一個生氣的小孩,然而有的時候人會莫名地感到憤怒,部分原因還真的是遇到了「小時候的自己」。

同班同學分組合作,總有人會多承擔一點,文依就是。平常下課她會來找我蹭一下,小聊一下,但這次她很認真地跟我約了時間要談,讓我感覺有點不對勁。文依跟我說,組裡有個傲嬌小公主總是撒嬌耍賴,看到她就覺得無法忍受,甚至有想要攻擊她的衝動。但她知道小公主其實沒那麼壞,也覺得自己反應太誇張,所以想找我幫她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我試圖想釐清她爆氣的點,便問她:「妳是生氣她都不做事,還把事情都推給妳?」

文依回說:「但同樣的事別人推給我做,我卻不會有那種衝腦門的怒火。」

我又問:「那妳是因為感覺到什麼,所以怒火衝腦門?」

文依想了想說:「好像是那種我一定會幫她解決的感覺。」

我聽了,身體一緊,覺得這感覺好熟悉。文依是個非常負責任,會扛起一切的女孩,但每次她在我身邊繞來繞去時,我的確也有種她覺得我可以為她「解決天解決地解決所有事」的感覺,如果我說了什麼肯定她,她還會有一種得到保證、如釋重負的樣子。所以,會不會在看到傲嬌小公主時,她和小時候的自己相遇、看到自己了?

於是,我試著問:「妳覺得她像誰?她的那種想要全部賴給妳,覺得妳可以為她解決天解決地的行為,讓妳想到誰?」

文依想一想:「沒有吔。」

我又問:「如果妳在家,想要家人幫妳解決事情時會怎樣?」

文依冷笑道:「怎麼可能?我肯定馬上被唾棄。我媽會說,大家都很忙,要自己想辦法;我姊會說,妳以為妳是千金小姐,每個人都有義務幫妳嗎?」

接著我小心地探詢:「那有沒有可能,妳看到傲嬌小公主時,就像看到小時候的自己?」

文依大驚:「對吔,就像看到小時候的我,懊惱自己什麼都不會。」

我繼續問:「對於什麼都不會的妳,妳的感覺是什麼?」

文依說:「嫌惡。我討厭帶給人家麻煩的我。」

我整理文依的回答,說:「所以看到傲嬌小公主就像看到小時候的妳,讓妳感到嫌惡?」

文依說:「可是我現在不是那樣了啊,老師妳有看到,我現在已經不是那樣了。」

我說:「是啊,從大一開始,妳就是那個會統整一切,讓我完全放心的人。但我猜測可能是妳看到她,就像看到小時候的自己,所以想訓誡她:『妳以為妳是千金小姐,每個人都有義務幫妳解決問題嗎?』」

文依說:「我沒有想過是不是,但也許我真的是這樣。」

我說:「其實每個人都會這樣啦。我也不例外。」

文依驚訝地說:「老師也會嗎?」

我說:「其實我是個脾氣火爆、講話直率、很會得罪人的人,但沒有人這麼說我。可能是因為小時候只要我的這一面顯現出來,我媽就會很冷靜地回應,讓我看到自己的暴衝有多麼不堪,慢慢地,我就修正到,連自己都看不見自己有脾氣火爆、講話直率的部分。然而,只要身邊的人講話很衝,或是不顧人家的自尊心時,我就會特別嫌惡與生氣。為什麼別的事情,我不會有這麼劇烈反應?像如果人家說我是驕傲的母雞,我就不會那麼氣。」

文依問:「為什麼?」

我說:「因為我知道我不是驕傲的母雞。」

文依說:「所以老師的意思是,一個人會對一件事有劇烈反應,都是因為心裡有個坎?」

我說:「是的。還好後來我學了很多自我療癒的方法,現在看到講話很衝,或是不顧別人自尊心的人也不會那麼難受了。譬如當我覺察小時候的自己出現時,我就會用成人的身分告訴她:『妳很棒,能夠做到不衝口而出,也會顧慮人家的自尊。』這樣做可以讓我心裡的那個小孩得到撫慰與鼓勵,而不是背負著罪惡感。此外,對那些講話很衝的人,我也會默默在心裡想:『啊,我了解你的不舒服,辛苦你了。』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彷彿也是在撫慰那個小時候的我。其實暴衝的人,心裡也是很矛盾和不舒服的。」

文依觸類旁通地問:「所以,有時候父母會對小孩有很大的情緒,會不會也是因為他們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

我說:「很有可能喔!雖然情緒與行為有著百百種可能,但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可能性。」

如果你也遇到小時候的自己,別再罵他了,拍拍他、抱抱他,跟他說:「你做得很好了。」然後,內心裡的那個小孩就會跟你一起長大了。

※ 本文摘自《和自己,相愛不相礙: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愛的正念生活》,原篇名為〈陪伴氣噗噗的自己〉,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