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歐陽靖

中目黑車站周邊沒有麥當勞,只有富設計感的書店跟文青咖啡店;這裡的居民穿著入時簡樸,說起話來也輕聲細語,感覺每個人都像是不食人間煙火、不需為五斗米折腰的高品味人士。除了能看到木村拓哉,目黑區還有好幾間大型演藝經紀公司,包括旗下有許多知名搞笑藝人的「ホリプロ」、堺雅人跟永作博美所屬的「田辺エージェンシー」,以及與廣末涼子合作的「藝映」……連日本皇后雅子的娘家都在目黑區。

就因為演藝人員、名人多,隨之在此守株待兔的狗仔記者也多,為了保護這群「貴客」的隱私,這一帶開設了許多沒招牌也找不到入口的小餐廳,卻又跟銀座那兒極昂貴的隱密料亭不同,目黑區的店家低調但並不高價,畢竟這裡的消費客層大都是年輕族群,而不是中央區那種政商名流或世家。

總而言之,在這裡能吃到東京最棒的新餐廳、治安良好、生活機能便利,只要騎個腳踏車就能到鄰近的渋谷、惠比壽、自由之丘,春天還能走出家門就看到盛開的目黑川櫻花(雖然也會被觀光客擠到水洩不通),完全跟名人們生活在同樣的水平線……更何況這裡的房價以東京來說並沒有想像中昂貴,現在依然能找到塊空地自己蓋棟透天厝。目黑區房價合理的原因據說跟目黑川有關,老一輩日本人認為住在靠近河流的地方會把錢財帶走,所以目黑的地價相較於東京其他早開發的區域便宜得多,更何況年輕人才不在意這種沒根據的風水迷信呢!

在種種看來完美到不行的因素之下,誰不想搬來目黑區?的確,東京有很多崇尚此道的年輕人都來到這兒成為「新目黑人」,好似只要對他人說一句:「我住在目黑區」就能達到精神勝利。但這些看來風雅的新住民們,真的「過得起」目黑區令人稱羨的生活嗎?

孤獨死與待機兒童

講起不為人知的一面:目黑區其實是東京都內「孤獨死」比例很高的區域,所謂的「孤獨死」指的是是獨居人口在家中的意外猝死,無論是疾病或突發狀況當下都沒有人營救與陪伴,屍體甚至要等待多日後才會被發現,被日本媒體視為現今冷漠社會下最悲哀的死法。比起東京其他區域,目黑區內小單位的獨居公寓的確特別多,人們懷抱著夢想搬來目黑,而人生也默默終結在此。

即使是跟家庭成員一起生活,目黑區也是「待機兒童」問題非常嚴重的區域。比起台灣跟華人社會,女人要在日本當個媽媽實在很辛苦;生產時沒有無痛分娩(日本醫院不為產婦打無痛分娩針)、沒有「坐月子」這件事,日本更沒有把小孩托給保母帶、或是娘家帶的文化,如果想這樣做,妳就會被社會輿論批評為是個「不稱職的失格母親」,所以日本女性在懷孕之後通常得放棄自己的人生規劃、放棄自己的工作,在家當個低聲下氣靠丈夫養的全職主婦。

跟其他住宅區不同,目黑區的雙薪家庭特別多,一來是如果夫妻不同時工作將難以負擔高額生活費,年輕夫妻也不願受傳統觀念束縛,雙方都希望能維持個人事業,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小孩送到幼兒園照顧。

在日本,想將小孩送進托兒所可不是報名交錢就能了事,父母還得經過重重面試,難度很高,而公立幼兒園的數量又嚴重不足,最後無法被甄選上的小孩只能在家成為「待機兒童」,逼迫得父母其中一方不得不脫離國家社會勞動力的一分子。根據 2017 年的調查報告顯示,光是目黑區的待機兒童就高達 617 人,是東京政府必須強烈重視的社會問題。

※ 本文摘自《歐陽靖.裏東京生存記》,原篇名為〈 MEGURO 目黑|表象的無限美好〉,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