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獻給世界失落一角的安魂曲)

成熟,風格與形式求新求變的詩人李進文自承,他的創作深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西班牙作家希美內思代表作《小毛驢與我》的影響。

最主要是「散文詩」的特殊形式、在精神與意境上的自由不拘泥,以及希梅內思著力於追求「詩」做為一門藝術,於思想與心靈高度如何企及美善。

我讀《小毛驢與我》最大的收穫是一人一動物在四季流轉的大自然遞變中相依扶持,彼此的生活和生命有了不需語言的牽繫,淡然而又親蜜。
因為有了慧黠、純真的小毛驢普兒的陪伴,主述者——一位孤獨的老者,才能施施然漫遊於偏處一地的莫格爾鄉間,諦觀外在世界,一處日漸衰頹的村莊,老去病弱破敗的底層人們、動物、屋舍,那不可挽回的失落。

同時,相反的,驚異於田野草木、生物的生生不息,日升日落,天天各異,變化萬千,有時又殘酷不仁。

在此對照下,老者諦觀內在,滿懷悲憫、哀憐,使優美而充滿詩意的篇章中,迴盪著揮之不去的哲思哀愁,又有滌淨靈魂的作用!

尤其最後普兒出了重大意外,詩人的傷慟詠嘆,宛若一首浩湯的安魂曲。

且聽進文在節目最後的朗讀⋯⋯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甫出版《野想到》的詩人,遠足文化總編輯李進文談希美內思的《小毛驢與我》。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