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878年,患有脊椎等各種宿疾的博兒,再度接受友人的建議離鄉散心養病,她最終選擇了遠東日本。

這不是她第一次長途旅行,但所謂的散心養病,遠非我們想像的找一處湖光山色景致優美的溫泉地靜養,畢竟當她踏上日本這塊土地之前的二十年間,已去過美國、加拿大、紐澳、夏威夷群島和洛磯山脈地區,也寫過兩本書,包括著名的《山旅書札:一位女士在洛磯山脈的生涯》。

是的,博兒是其時罕見的女性探險家,抵達日本時,已47歲,且渾身病痛,然而在寫給妹妹的四十四封信的書信體遊記《日本奧地紀行》中,卻難以想像她竟是拖著病體,走遍內陸的一千四百英里,有些地方,不用說是歐洲人,甚至是日本人也不曾涉足過的。

書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有博兒遊東京淺草寺的印象,栩栩如生刻劃出一種歡鬧的世俗感,感受到舊時首都的活力。
其次,她由日光、經新潟、山形、秋田、青森,一路北上到蝦夷,路上所見除了草木林野山川湖泊等自然風光,還有眾多幾乎衣不蔽體、貧窮困苦的日本農民,他們呆滯的眼神、瘦弱的身軀,那悲慘的營養不良現象同時也出現在可憐的坐騎駑馬上,致使路途跋涉更加艱辛。

當然,重頭戲是蝦夷,即北海道,博兒是如何深入「野蠻人」的生活,信實地記錄北海道原住民愛奴人的信仰、風俗習慣、家庭、窮山惡水、馬匹、獨木舟和語言等等,更重要的,他們都是些怎樣的人?

這六個多月的旅程,她跟口譯伊藤鶴吉之間的雇傭關係多所轉折,讀來饒有趣味。而博兒以一介西洋女子出現在當地人眼前不免成為好奇、窺探的對象,也惹來諸多不便和令人啼笑皆非的情景,那又是怎樣一番景況?

第一位台灣女子徒步完成一千兩百公里四國遍路的小歐,會怎麼介紹《日本奧地紀行》呢?

更多精彩內容,請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由四國遍路同好會發起人、《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的作者小歐,領讀英國女性冒險作家伊莎貝拉・博兒的《日本奧地紀行》。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