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HUSH

結果我的上升星座是獅子座。

約莫接近二○二○年初,因為改名的關係,趁機到戶政事務所查了自己的出生證明。以往想起自己的「身世之謎」,我總是問不到一個絕對的答案。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拿到自己的出生時間之後,星盤全部重新算過,這才發現我的上升星座是獅子座。當下的那種驚訝,就如同我大約在好幾年前才認清自己的生肖,因為農曆生日還沒過年,所以其實屬老鼠一樣。

那段時間其實過得有點奇妙。一邊重新認識自己的出廠預設值,一邊像終於找到正確型號的說明書,對照著自己的使用說明。「好吧,是滿像的。」諸如此類的話,那幾天時常陪伴著自己。因為我活生生地過了三十四年自認是上升雙魚的生活啊!儘管星盤上只有上升星座改變,我卻突然整個都不太對勁了。

所有我以為我的選擇困難、優柔寡斷、不切實際的浪漫幻想,突然間被一紙官方的出生證明給赦免釋放了。那頭心裡的獅子打翻了水族箱,將魚生吞。接著而來的跑馬燈,是那本說明書上顯現的各種獅子意象。我的驕傲、我的自我爬梳和展示、我的不服輸……「搞了半天原來都是這頭沉睡獅子的夢境嗎?」我這樣想。

在那段調適的日子不久後,我突然感悟到人生很短。雖然看似沒有什麼關聯,但在知道自己真正的上升星座之後,我有一種得到第二生命的感覺。像拿著假劇本演出各種劇情的漫威演員,終於知道自己的演出在整個劇情架構裡,扮演怎樣的角色。放到一個更大的格局來看,那幾乎是一種催眠。帶著雙魚的假設,形塑了雙魚的樣子並接受了這樣的認知,就這樣過了三十四個年頭。

而回到改名這件事上,如果在出生時我們的名字就已被注入父母的心念,長大後是否就會長成那個名字形狀的西瓜?在多數的自我抗辯中,占去最多百分比的我的立場,時常認為,名字終究只是某種靈長目智人對於他者的意識標靶,而意識就像飛鏢,在想到某個人事物之時,就會飛往意識標靶去。如今我卻改了這個標靶的名字,而我卻依然感覺我仍舊是同樣的人。

在改名與星盤看似自相衝突的矛盾中,我突然想起有一陣子,臉書上很流行各種心理測驗,星座的性格的預測的各種測驗。可能是因為略懂塔羅牌的關係,日子久了,就對這些心理測驗開始無感了起來。我甚至想,人類在做這樣的測驗時,因為從答題開始,經歷一道道題目篩選,最後得出某一選項,便認為最終的那個宿命般的結果,必定是經過自我自由意志嚴刑拷打後,對自我的吐實與坦承,因此認為自己被歸類到的,必定是自我的反映。因為第一題到第十題的過程,彷彿濾去了雜質,在最後顯露出答題者的本質,才會得到「好準喔!」的驚嘆。但如果順序反過來呢?如果ABCD四個答案全部看過一遍,再揭露前面的題目,仍然是一樣的準確嗎?

我其實沒有什麼想法。

也許真正的我只是一團藏在神經元裡帶有電子訊號的迷霧,嘗試著看清一朵朵的生命之花。


※ 本文摘自 《娛樂自己》,原篇名為〈上升星座〉,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