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丹尼爾.克羅斯比;譯/陳重亨

各位猜猜我們一天要做出多少決定?你可以花點時間,想想這一整天會做多少決定。不妨大膽地猜一下。我問過的人大都回答,大概一百個吧。但這實在是差太遠了!各位可以試試:三萬五千個。[35]

沒錯,各位每天會做出三萬五千個決定。

標準的決策模型處理兩種決策:確定決策(從幾個已經知道結果的方案中做選擇);以及,不確定決策(從不知道結果也不確定選項中做選擇)。理論上來說,在確定條件下做決策,就是對已知方案做排序,然後選出最好的那一個。很簡單吧。不確定決策的原理也差不多是這樣,只是我們對不同結果可能性的判斷,會被主觀意見所影響,而決策者又是根據發生機率高低來做權衡及選擇。

我們每天大概都會想到一些不錯的點子,也能事事考慮到合理,但各位沒想到我們每天竟然會做出這麼多決策吧。這樣算一算,一年要做一千二百七十七萬五千次決策,而且每次都要權衡發生機率,實在是不可置信啊。而且這樣好累啊!要做出那麼多決策。沒錯,研究證實,決策的確很累。所以啦,我們才會更加依賴熟悉的舊模式。

薩繆森(W.Samuelson)和察克豪瑟(R.Zeckhauser)的論文〈決策時的維持現狀偏誤〉(Status Quo Bias in Decision Making)指出,過去的決策模型都大幅低估我們維持不變的決定。在各種不同的決策中,不管是投票、商業決策、選擇健康保險或退休儲蓄帳戶,兩位專家發現,絕大多數人都會選擇維持現狀不變。

他們用現任政客面對挑戰者的比喻來說明這種傾向的強度:「從我們實驗結果來推斷,就好像現任政客會以五十九%對四十一%的差距贏得連任。而且在中立條件下只獲得三十九%支持度的候選人,如果是現任者尋求連任,還是能夠險勝獲選。」[36]各位還認為選民會冷靜思考政客的優缺點嗎?省省吧。他們更可能投票給現任者。

康乃爾大學的瓦辛克(Brian Wansink)和索巴(Jeffery Sobal)發現,我們每天做出二百多個跟食物有關的決策,也一樣受到保守傾向的影響。[37]在他們的第一項研究中,教授們研究受測者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做出食物決策。他們研究的一百三十九位受測者,平均做出二百二十一次食物決策,但每個人都低估這個數字。這證明了我們在意識層面上,仍然依靠「自動駕駛」般的自動模式做出許多決定。他們的第二項研究是運用「預設環境因素」(給受測者一個大碗),來檢視飲食過量的問題。被問到為什麼會吃太多時,幾乎沒人注意那個維持現狀的環境因素。有百分之二十一的受測者根本不承認自己吃太多,百分之七十五的人說是因為很餓,只有四%的人直接承認:只是把碗裝滿而已,而那個碗就那麼大啊。

你的「Netflix」影片櫃裡頭,那些實驗電影、藝術片、紀錄片,永遠都不會看是有原因的:因為你每天都面對數量驚人的決策,大腦已經太疲累。累了一整天以後,你只想看麥可.貝(Michael Bay)的電影,而不是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

愛德華茲(W.Edwards)針對這一點深入研究(一九六八年),發現我們的大腦因為太疲憊,所以不會理性地更新信念,而且「越是常用的證據,就越不容易做出合理的更新」。[38]各位可以暫停片刻,稍稍咀嚼一下,這句話是讓人多麼難以相信。重要資訊幾乎都是比較難以消化,所以我們疲憊的心智只會把新資訊擺在一旁,而去依賴過往經常使用的心智捷徑,儘管它的品質堪虞。

之前曾說過,大腦是身體中代謝率低落的部位,節能方法之一就是使用預設系統。所以我們不會刻意計算每天早上要吃多少麥片,只要把碗裝滿就是;不想列表比較退休帳戶的優缺點,五年前那一份就繼續用吧;重新調整投資組合好麻煩,所以就擺爛不理。

保守傾向是生活中常見的事實,因為我們的決策能力其實都已經到達極限。這也談不上好壞,而是實際狀況即是如此。但我們在之後的章節也會討論到,還是有辦法讓這個狀況轉為有利。

註釋
[35] Joel Hoomans, ‘35,000 decisions: The great choices of strategic leaders,’ Roberts Wesleyan College Leading Edge Journal (March 20, 2015).
[36] Samuelson and Zeckhauser, ‘Status quo bias in decision making,’ Journal of Risk and Uncertainty (1988), p. 9.
[37] Brian Wansink and Jeffery Sobal, ‘Mindless eating,’ Environment and Behavior (January 1, 2007).
[38] W. Edwards, ‘Conservatism in human information processing,’ in B. Kleinmutz (ed.), Formal Representation of Human Judgement (Wiley, 1968).

※ 本文摘自《非理性效應》,原篇名為〈人類都懶得用腦〉,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