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瑪德琳.查普曼;譯/廖崇佑、楊文斌

阿爾登是歷史上第二位在任內生子的世界領袖。第一位是班娜姬.布托(Benazir Bhutto),她在一九九○年擔任巴基斯坦總理期間懷孕生子。巧合的是,阿爾登後來分娩的日子是六月二十一日,那天正好是布托的生日。布托在整個任期間都被迫隱藏自己懷有身孕的事,同時還要想辦法保住自己的領導地位,但二十八年後,遠在半個地球之外的紐西蘭總理阿爾登,其懷孕及分娩經歷和布托相反。布托是剖腹產,而且沒有請產假,隔天就重返工作崗位。

當紐西蘭舉國難掩興奮情緒,都在期待阿爾登的第一個孩子出生時,大家覺得這個國家進步許多。之所以說是進步,是因為阿爾登有孩子之後,還可以繼續擔任這個國家的最高職務。這種情況在近三十年來從未出現過,而且大家未曾如此正常看待這件事。

話雖如此,世上沒什麼事比等待別人的孩子出生更漫長且無趣。生孩子本身是一件相當驚奇的事,但等待這件事就無聊多了。然而,在二○一八年六月,一個相當寒冷的某天,由於每個人都在等待總理的嬰兒出生,整個紐西蘭彷彿成為醫院的等候大廳。

紐西蘭媒體面臨前所未有的難題:他們該怎麼報導這件事?歷史上最接近的狀況,或許是英國皇室誕下子嗣的時候,每一次都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大眾對阿爾登的懷孕一事相當感興趣。對許多人來說,這件事帶來一種自豪感。紐西蘭人選出一位即將要生孩子的領導人。阿爾登讓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和她是朋友,所以每個人都希望她能順利生產。就連政治上的對手也拋棄成見,祝福她一切順利。有些人甚至代替阿爾登與媒體開戰,因為他們認為雖然政府有被監督的義務,但總理的孕事不該受到媒體監督。但這些人沒有意識到,媒體其實沒有對她窮追不捨,甚至因為留給她太多隱私,反而讓關心這件事的讀者,只能學到關於巨蟹座的特性(阿爾登孩子的星座)、在冬至出生的嬰兒有什麼特色等冷知識。

重返國會,只不過這次多了嬰兒相伴

紐西蘭從未出現過如此年輕的總理,也從未有一對如此年輕的伴侶能代表國家登上世界舞臺。蓋福德全心全意擔任這個不合常規的新角色。他在採訪中不會對阿爾登表示抗議、清楚知道自己的工作比另一半輕鬆,並盡力為她照顧家庭。如他當年稍早在採訪後的電子郵件中所說:「這對於我們兩人來說,是一個相當奇妙的時刻。我只想在幕後當一個最好的伴侶,輕輕推著她,讓她發揮出自己驚人的實力。」

在國際活動中,蓋福德會與其他世界領導人的配偶站在一起,而他通常是那群人之中唯一的男性。當阿爾登在世界領導人的合照中脫穎而出時(因為大部分都是中老年男性),蓋福德也會在配偶的合照中成為焦點。

因為妮薇還很小(尤其是當阿爾登還在餵母乳時),所以蓋福德通常會一同出席各種活動。在聯合國大會上,當他和妮薇走過大廳時,會吸引很多人的目光。蓋福德與阿爾登最著名的一次出訪,是在妮薇出生之前,出席白金漢宮的活動。當阿爾登懷著身孕、身穿傳統毛利斗篷走過宮殿大廳時,有一位攝影師偷偷為這對伴侶拍一張照。阿爾登走在中間,神情相當堅毅,蓋福德則在她身後不遠處大步跟上。

阿爾登在產假的六週期間,與蓋福德一起待在桑德令罕的官邸中,但她並沒有因此與世隔絕。有當地民眾會興奮的在網路上發文,說自己撞見那對新手父母推著嬰兒車在散步。由於暫時不必處理總理的職務,因此阿爾登只參加少數幾個活動,其中一個是當地的育兒書新書發表會。

全世界對於妮薇出生的反應相當踴躍。來自世界各國領導人和名人的祝賀紛紛湧入,就連英國女王也送上祝賀。妮薇出生後的隔天,谷歌首頁上的搜索列下方多出一個小圖片,是阿爾登當初用來宣布懷孕的三個魚鉤。那是由威靈頓的藝術家史蒂芬.坦普拉(Stephen Templer)所畫的插圖。這很清楚是來自世界上最大公司之一的祝福。不過那張小圖片很容易被忽略。事實上,就連阿爾登自己都沒有發現,直到有幕僚跟她說,她才注意到這件事。

大量的祝福與鼓勵讓阿爾登倍感驚訝。她後來透露,她不只擔心小孩能不能平安出生,也很擔心外界會如何解讀她懷孕的事情。她告訴《澳大利亞婦女周刊》(The Australian Women’s Weekly):「我沒想到大家會這麼熱情,這麼正面看待我在擔任總理期間懷孕的事。我對宣布這件事很緊張,真的非常緊張。所以這件事讓我感到驚訝,就連大家後續的回應也讓我很驚喜──『既然孩子出生,我們願意隨時提供各種協助』。」

當阿爾登重返國會時,她的工作生活恢復正常,只不過多一個嬰兒跟在身邊。阿爾登在回歸的第一天,接受媒體採訪。雖然有些記者把重點放在她以新手媽媽的身分重返工作崗位這件事,但也有一些記者只是再次提起阿爾登在六週前尚未回答的問題:為什麼企業信心在工黨執政時下跌?政治果然還是一如往常。

當總理必須前往國會大廈辦公時(週一的內閣會議、週二的核心小組會議和答詢時間、週三的內閣委員會會議),阿爾登會從位於奧克蘭桑德令罕的住所搭飛機前往威靈頓,然後她、蓋福德和妮薇(有時還會有她的母親和婆婆),會在總理官邸過夜。

阿爾登位在蜂窩大廈的九樓辦公室裡騰出一個育嬰室,讓妮薇在媽媽工作時睡覺和玩耍。九樓以前原本沒有育嬰室,但真要說哪個辦公室可以騰出足夠空間和人手可以育嬰,大概也只有總理的辦公室。

媒體相當尊重阿爾登想要保護妮薇隱私的意願。這件事並非史無前例,過去其他首相也有孩子(雖然不像這次是剛出世),而且媒體知道他們的底線在哪。

有兩件事也對阿爾登很有幫助,一是在她之前,國會稍早已經迎來兩名新生兒,二是議長特雷弗.馬拉德,長期以來不斷致力於讓國會對家庭(尤其是母親)更友善。

在二○一七年大選前不久,工黨籍國會議員威洛.珍.普萊(Willow-Jean Prime)的女兒希妮(Heeni)出生。當年與阿爾登同期進入國會的工黨議員凱里.艾倫(Kiritapu Allan),他的妻子也在競選期間生小孩。馬拉德不但在普萊競選時替她帶小孩,當工黨勝選後,他也鼓勵普萊若有需要,可以將嬰兒帶進議會。她照做了,而且還在議事廳中餵母乳,但現在大家對這種事都已經習以為常。在之前,國會議員必須離開議事廳才能開始餵母乳。現在,國會的信差(原本的工作主要是在國會議員之間分發文件)有時會進到議事廳,將需要哺乳的寶寶送到母親那裡。

二○一七年十一月,當普萊正在為了延長有薪育嬰假的法案進行辯論時,馬拉德替她將三個月大的希妮抱在懷中。該法案在數週後通過,將有薪育嬰假從十八週延長至二十二週(到二○二○年變成二十六週)。當時,艾倫、普萊和他們的嬰兒正好都在國會中。

阿爾登在宣布該法案時,難掩她的興奮之情。這是當她還在反對黨時就一直力推的改變,也是她的政府最早採取的行動之一。

由於國會議員是民選官員而不是雇員,因此無法適用有薪育兒假的規定。阿爾登休的六週產假是無薪假。當然,國會議員(尤其是總理)的收入原本就遠高於紐西蘭人民的平均收入,因此受到的影響並不大。

在歷史上,紐西蘭國會直到近期才開始出現職業母親。一九七○年,工黨的惠圖.蒂里卡特尼.蘇利文(Whetu Tirikatene-Sullivan),是第一個在擔任國會議員期間生子的女性。兩週後,她重返工作崗位,並把嬰兒帶到辦公室照顧,但在這段期間,嬰兒從來沒有在議會中出現。

十三年後,露絲.理查德森(Ruth Richardson)終於可以在專門的哺乳室中餵母乳。二○一七年時,普萊和艾倫的嬰兒還只能偶爾帶去國會,直到兩週後才漸漸讓其他人習慣他們的存在。直到二○一八年八月,當妮薇首次被帶去國會時,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

註釋
[13] 指動物正常手指以外的手指贅生,是先天性手部畸形中最常見的一種。

※ 本文摘自《我可以當母親,同時當國家總理》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